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89章 半世深情,一世安笙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8 2016-05-12 20:00:33

  不会是他,绝对不会是他的……

顾安笙捏了捏手指,在心里默默念道。

“嗯。”一声低沉清冷的声音自顾安笙身后响起,虽然简短,可是顾安笙却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是容衍的声音。

真的是他。

顾安笙的小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乌黑的发丝遮住了她的小脸,她又是侧对着容衍和莫悠悠的,因此很难看见她的脸。

莫悠悠听见容衍回应了,以为他也很喜欢这款对戒,有些娇羞地垂下了眼眸,“衍哥哥喜欢就好,这样以后悠悠也可以用到。”

顾安笙的身体几不可见地僵住了,她用力地抿紧了唇瓣,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外漏。

以后会用到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容衍跟她结婚,只是一时兴起,他其实是想和这个女孩结婚的吗?

容衍敷衍地又“嗯”了一声,目光落在莫悠悠旁边的顾安笙身上,眉宇轻皱,眸光幽深。

“小姐,这款对戒的设计师是Sun,设计采用了心形切割,将这两枚戒指合在一块儿,中间的心就会变得完整,寓意是爱有你才算完整。”店员将对戒的寓意娓娓道来,说得人心动。

莫悠悠看着这款对戒,双眼发亮。

“戒指里面用法语刻着一句话,翻译成中文是,半世深情,一世安笙。”

“半世深情,一世安生?”莫悠悠没有体会过来是“安笙”不是“安生,”看着店员继续说道,“这个设计师一定是个很情深的人。”

店员看了顾安笙一眼,笑着点点头。

“衍哥哥,这个寓意是不是特别好?好浪漫啊~”莫悠悠拿着那对对戒,期待地看着容衍。

容衍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背对着自己的顾安笙身上,虽然穿衣的风格和她平时不一样,可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她。

半世深情,一世安笙?

那么你要对谁半世深情呢?

容衍眼眸低敛,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衍哥哥?”莫悠悠没有得到容衍的答复,好奇地凑过去看着他。

“嗯,很好。”容衍看着莫悠悠手里那对熠熠发光的对戒,狭长的黑眸中浮起一抹温柔的色彩,让人迷醉。

莫悠悠差点看得呆了,以为容衍眸中的温柔是因为自己,心里就像是飞起来了一般愉快。

“那衍哥哥给悠悠买下来好不好?”莫悠悠觉得这对对戒真是可爱,说不定还能和衍哥哥一起戴上。

顾安笙心头一刺,粉唇抿得死死的,看不见血色。

“不行。”容衍立刻回绝了她,顾安笙心中一喜,刚想转头,就听到容衍继续说道:“你若喜欢亲自找设计师定做就好了,何必买一款连设计师名字都没有听过的首饰,不像你的风格。”

他的声音一贯的清冷淡漠,可顾安笙却听出来了,带着丝丝宠溺的味道。

他从未对她这么温和地说过话,无论是三年前,或是三年后。

这证明这个女孩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吧?

“可是……”莫悠悠咬着唇,其实挺喜欢这款对戒的,可是衍哥哥都这么说了,如果她还要会不会让他讨厌?

于是莫悠悠放下了手里的戒指盒,对店员说,“我不要了。”

店员将东西收了回去。

“衍哥哥,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嗯。”

听着他们离开了珠宝店,顾安笙才用手撑着玻璃专柜直起身来,小脸苍白,光洁的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半世情深,一世安笙。

是曾经他给她最美最长情的告白。

他很少说甜言蜜语,也很少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表达出来,她很多时候甚至很难看懂他。

可是当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她就知道,他爱她,并不比她爱他少。

原来,只不过是她的自作多情而已,她倾心设计的对戒,在他眼里,一文不值,犹如她在他眼里一般。

“小姐,您还好吧?看您脸色很差,需要我为您叫医生吗?”

顾安笙牵强地扬了扬唇角,朝店员摇摇头,然后离开了珠宝店。

如果人生是一场偶像剧,她丫一定是剧里最倒霉的女八十号。

顾安笙离开了珠宝店之后并没有回公司,而是找了一个阴凉的位置坐下休息。

“给你。”一杯可乐递到顾安笙的面前,顾安笙顺着那只白皙得有些病态的手往上看,眼眸中有着一抹惊讶,“是你?”

莫齐一向没有表情的娃娃脸上绷得可紧,朝她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了她的身边。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安笙结果冰可乐喝了一口,顿时觉得心里的难受似乎好受了一些,看着阴凉外面的行人匆匆,眯起了眼眸。

莫齐不语,因为他总不能说他从她出门到现在就一直隐藏在她身边保护她,莫里说这样可能会被当成变太对待的。

而他,想和她做朋友。

顾安笙见他不说也没有在意,她看人凭的是第一印象,莫齐虽然总是绷着张脸,可是性格不坏,还是她的粉丝,更不可能是坏人了。

顾姑娘这是连带着把自己也给夸了一遍。

“你不开心的话,可以跟我说说。”莫齐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了。

“嗯?”顾安笙哧溜一声把杯子里的可乐喝了一大口,然后把杯子放到了一边,整颗心拔凉拔凉的。

“有人说,你把不开心的事说出来,可以让我高兴高兴。”莫齐这孩子,又被莫里坑了一把。

咳咳咳!

顾安笙差点喷他一脸盐汽水,她现在可算是看出来了,莫齐不仅长着一张娃娃脸,心智也不怎么成熟,一看就是被人坑的。

“假如你很喜欢一个人,可是你不知道这个人喜不喜欢你,你会怎么办?”顾安笙看着莫齐,这个孩子骨骼惊奇,一定是个被坑的货。

莫齐想了想,好半天才皱着眉问她,“为什么一定要知道?”

顾安笙:“……”

好吧,不该和单纯的孩子说这些。

可是在莫齐的世界里,喜欢就是喜欢,他的喜欢,与那个人无关,只要那个人安好就可以了。

顾安笙咬着唇想了想,如果她想把那些首饰换到明显的位置,就一定要通过容衍,否则世纪里没有人有这个权利决定这些事情。

但是,如果她去找容衍,会被他掐死吗?

顾安笙吞了吞唾沫,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她还年轻,不想英年早逝啊……

在别的珠宝店观察了一下午,顾安笙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销售额惨淡到她想哭的原因。

位置偏僻还有光线,都是问题,更重要的是那价格,如果摆放在正常的位置那个价格并没有问题,可关键是位置不仅偏僻,还给人一种劣质珠宝的感觉?

哪个脑袋抽了的会去花大价钱买一款劣质珠宝?被门夹了不成。

更重要的是,就算她去找夏妃理论,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只能靠自己了。

浑身疲惫地回到了庄园,顾安笙在外面走了一天,鞋子磨得脚后跟起了几个水泡,疼得她恨不得提鞋光脚走路了。

刚走进别墅里,顾安笙就看到丁叔正在让人把一些床-上用品扔掉换了新的上楼,拖着伤痕累累的脚走过去问道:“丁叔,有客人要来家里吗?”

她看到这些东西都是往一间卧室去的,那个房间并没有人住过。

“是的,少夫人,有一位贵客来了。”丁叔笑着对顾安笙点了点头,一边让人把衣柜什么的放上去。

顾安笙恍然大悟般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这些用品看起来,有些太过女性化了啊,难道容衍的客人是一位娘炮?

“呵呵,衍哥哥,你对我真好。”思考间,顾安笙便看到两道身影肩并肩地走下楼,男的身姿欣长清贵,女的娇小可爱,俨然一对情侣的模样。

这一幕就像是一根刺一般扎进了顾安笙的眼睛里,不知道是灯光,还是别的原因,顾安笙觉得眼睛里一阵刺痛,慌促地低下了头。

“丁叔,我想吃那家法国餐厅的芝士蛋糕。”莫悠悠走到丁叔身边,很亲昵地抱着丁叔的胳膊撒娇道。

“好好好,丁叔这就去帮你买。”丁叔连忙点头答应。

莫悠悠噘着嘴,目光落在了一旁低着头站着的顾安笙身上,以为她是这里的佣人,也没多想,就对她说道:“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孩,你去帮我买吧。”

丁叔脸色一僵,看了顾安笙一眼,立刻解释道,“莫小姐,这个不是别墅里的佣人……”

“有什么不一样吗?悠悠现在就想吃蛋糕。”莫悠悠一派天真无邪地说着,姿态高傲地看了顾安笙一眼,有些不屑。

顾安笙由始至终便低着头,面对莫悠悠的使唤一句话也没有解释,愣愣地站在那儿。

直到丁叔给莫悠悠解释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莫悠悠,素雅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我不是这里的佣人,莫小姐想吃蛋糕,找别人吧。”

无论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如何,无论容衍有多么喜欢这个女人,她都有属于自己的尊严,容不得别人践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7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