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81章 你,你昨晚很棒!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4 2016-05-12 20:00:31

  “叶总,您也来了,真是太巧了。”见到叶逸风也在,李董立刻推开了妮洛的手,上前去跟叶逸风打招呼。

叶逸风淡淡地点了点头,他向来对李董的印象不好,若非因为他和他们家交好,董事的位置是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做的。

“这位小姐原来是您的女伴,我说怎么有些眼熟,原来是……您的助理啊。”李董见叶逸风不想搭理自己,也没有尴尬,继续扯话题。

看着李董前后反差大到没边的顾安笙嘴角抽啊抽的,没有理会李董的讨好。

“嗯。”叶逸风敷衍地应了声,看了眼站在李董身后的妮洛,牵起了顾安笙的手走了。

妮洛不甘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死死地咬着唇瓣,她在翡叶两年多都没能换来叶逸风一个注目,凭什么顾安笙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轻易接近他?

她不甘心!

“还看什么?走不走?”李董的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尴尬又气愤,一肚子的气只能对着妮洛发泄了。

妮洛收敛起脸上的神色,看着李董那肥胖的脸心里一阵厌恶,这种人,根本不能和叶逸风相提并论。

可是再厌恶她也只能吞下这口气,娇笑着挽住他的手臂讨好他。

叶逸风拉着顾安笙来到一个展柜前,里面摆放的东西一下便吸引住了顾安笙。

那是一个简单却十分突出的手镯,上面的花纹迤逦大方,透着浓浓的典雅和高贵。

可这些都不是吸引顾安笙的主要原因。

而是这个手镯,她曾经见过,在她妈妈的手腕上,曾经星辰还没有被方若秋设计拿走的时候,顾安笙经常看到她妈妈戴着这个手镯出席各大宴会。

所以她对这个手镯印象非常深刻,更重要的是,这就是方若秋还给她之中的首饰盒中缺少的那一件!

怎么会在墨石大师的珠宝展上?

“逸风哥,这个手镯,是墨石大师设计的作品吗?会不会弄错了?”她记得方若秋的确说那个手镯在容衍手上,又怎么会在这里?

以容衍的性格和作风,是不可能会把这样的一个手镯卖给任何人的,更何况,他也曾经见过那个手镯,他一定知道那个手镯的来历,更不可能出售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的确是墨石大师的作品没有错,是不会弄错的。”叶逸风见她对这个手镯很有兴趣,温润地笑了。

不会弄错……

难道是在容衍那里的手镯,被人偷了?

顾安笙的脑袋里乱成了一团,看着展柜中和当年她妈妈戴的那个如出一辙的手镯,咬住了唇瓣。

她要去问容衍!

拜托叶逸风送她回到庄园,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左右了。

“逸风哥,今天谢谢你了,这次展会我收获很大。”顾安笙站在车旁对车里的叶逸风说道,眉眼弯弯,笑容清浅,十分真诚的笑容。

最大的收获就是那个手镯了。

“不客气,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你一起去。”叶逸风笑着回答。

寒暄了几句之后顾安笙便走进了庄园大门,朝着别墅走去。

此时别墅的三楼落地窗前站着一抹欣长的身影,看了叶逸风的车许久,目光便落在了往别墅赶的顾安笙身上。

“少夫人,你终于回来了。”丁叔见顾安笙回来,总算松了口气,她再不回来整个家里都要遭殃了。

少夫人?她?

好一会儿,顾安笙才消化了“顾小姐”变“少夫人”的这个称呼,有些不好意思地朝着丁叔笑了笑,换好鞋子走进客厅,结果一看客厅的落地钟,艾玛完了!

十点半了!

“丁叔,那什么,我……”顾安笙咬了咬唇瓣,心里想着用什么来拖拖时间比较好,离约定回来的时间,她可是晚了整整两个小时!

天啊,劈了她吧!

丁叔面露苦色,看了眼楼上的房间,坚定地对顾安笙说道,“少夫人,您还是快点上去吧,少爷已经等了您三个小时了。”

而且少爷今天还特意提早回家,给您做了一顿很唯美的晚餐,结果被您放了鸽子,可想而知少爷的心理阴影面积啊……

什么?!

顾安笙浑身一震,被丁叔这句话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了,一脸的欲哭无泪,“丁叔,你别吓我,我胆子小……”

她的大胆都是用在别的地方的,在容衍身上可算了吧,她有那铯心没那胆啊呜呜。

丁叔也是一脸苦色,觉得顾安笙这幅模样有些逗趣,可是现在这情况,他是想笑都笑不出来啊。

在楼下犹豫了好一会儿,顾安笙才被丁叔推上了楼,一步作好几步地走到了三楼,容衍的房间门前。

然后一脸视死如归地打开了房门,推门进去。

她一走进去,手腕便被人拉住,被用力地扯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中,撞得她鼻尖生疼,身后的门被嘭地关上。

鼻尖萦绕着一股清淡的冷香,顾安笙知道这个人是谁,抬起头喊了一句“容衍”,后面的话还来不及出口就被一张滚烫炽烈的唇瓣给堵住了唇。

“唔……”

容衍封住了顾安笙的唇瓣,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地啃咬舔舐着,像是狂风暴雨一般来的猛烈而炙热,攻城略地一般夺走她的呼吸。

顾安笙被他的攻势吓得下意识地躲避,可每一次都会被他吃得死死地,由他索取。

到最后,顾安笙只能被迫攀附在容衍身上,身体发软,手臂无力地圈住了容衍的脖颈,谁知这样却更方便了他。

他的手滑进了她的衣服中,在她光滑的后背游移着,室内的气氛逐渐升温,连空气都变得躁动起来。

容衍幽深的黑眸看着顾安笙嫣红的小脸,她清澈如洗的眼眸此时沾上了几分娇媚,显得越发动人了。

感觉到身上叫嚣不断地浴火,容衍没有再犹豫,抱起顾安笙走向房间里的那张大床。

顾安笙迷离的眸子渐渐清明,感觉到容衍的用意,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衣服,声音娇软道:“容,容衍……”

她未经人事,但是有个污密友在这些事情也是了解的,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不可能在这上面拒绝她,只是心里多少会有些害怕。

听说,第一次是很痛的,叶千千说就像她来姨妈的时候一样痛的死去活来的样子,顾安笙很有阴影。

而且,今晚的容衍,很奇怪。

感觉到怀里小女人的拒绝,容衍暗热的眼眸微微深了深,在她的脸颊上轻啄一下,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床铺上,欺身而上……

室内,一片旖旎风光。

室外,朦胧的夜景如诗如画,寂静安然。

顾安笙感觉自己就如海上的一叶孤舟一般,起起伏伏,有种身体快不是自己了的错觉……

酣战淋漓了一个晚上,直到天边泛起了一抹鱼肚白,容衍才终于放过了顾安笙,搂着她疲惫的身体沉沉睡去。

顾安笙迷迷糊糊间醒来了一次,刚好看到容衍在换衣服,身姿清贵翩然地站在那儿,不急不慢地系着身上衬衣的扣子,优雅矜贵,说不出的迷人。

换做平时,顾安笙早就流口水了,可是今天,她实在太累了,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容衍换好衣服,转身的时候看到顾安笙睁开了眼睛,微微一顿,面色清冷地走到了顾安笙身边,居高临下地对她道:“下次再敢那么晚回家,就不只是一晚上这么简单了。”

顾安笙的小脸腾地一声红了个透。

好想捂脸,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本正经地对她说这么污的话?

“嗯。”顾安笙声音细细地应了声,经过昨晚,她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不敢太大声说话,怕伤了嗓子。

容衍一双黝黑的眸子盯着她,就那般站在床边也不离开。

顾安笙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只要一对上他的眼睛她的脑海里就会自动放出昨晚的画面来,简直太污了!

“那个,你不去上班吗?”

为什么一直盯着?难道她脸上有东西?

容衍轻哼了声:“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顾安笙一脸懵逼,她能有什么想说的?

等等,听千千说过,男人一般那什么后,都会想知道女人的感受?

卧槽,容衍该不会指的是这个吧?!

顾安笙有些娇羞地抬起眼皮看了眼容衍,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说:“你,你昨晚很棒!”

这是什么跟什么?

容衍其实只是想让顾安笙老实交代昨晚她去了哪儿送她回来的是谁,结果,这女人张嘴就是这么一句?

不过不得不说,这句话很受用。

容衍冷峻的面容缓和了许多,眸光轻柔地看着顾安笙,带着一抹促狭的笑意。

他微微俯身凑近了顾安笙的小脸,看着她脸颊上的红晕,缓缓道:“顾安笙,你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难道我昨晚没有满足你?”

说完这句话,便起身离开了房间,留下一脸凌乱的顾安笙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

什么跟什么!

不是他问的吗?

不是他问的吗?!

她又做了什么蠢事啊啊啊!

顾安笙生无可恋地倒回床上,继续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