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80章 离开他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24 2016-05-12 20:00:31

  她轻轻瞥了眼落在地上的那张支票上的数额,唇畔漾开了一抹迤逦的笑容,看着夏妃说道:“一百万?夏小姐出手真是阔绰。”

当初那个人拿了张一千万的支票威逼她离开,她都没有收下,难道会在乎夏妃的威胁?

那个人比起夏妃,可是更狠更直白。

夏妃讥讽地笑看着她,双手环着胸,姿态高傲自负,“拿了钱就赶紧滚,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出现在容总身边。”

哦,原来还是情敌啊。

顾安笙可算知道夏妃这么针对她的原因了。

顾安笙轻笑一声,清眸中光芒冷凝,笑容却越发的狡黠,“夏小姐不会以为,区区一百万就能把我打发了吧?”

“你什么意思?”夏妃皱着眉问,难道一百万还满足不了她?

“跟着容少他随手给我的都不止一百万,为什么我要为了你的一百万离开这么大的金主呢?”顾安笙眨巴眨巴几下眼睛,很无辜地说着。

这幅模样,俨然像是一个为了钱而心机算尽的拜金女。

可顾安笙的目的,只是为了气死这个夏妃而已。

“你,你这么贪财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待在容总身边?一百万竟然都堵不住你的胃口!”夏妃毕竟是名门千金,论脸皮厚的程度当然敌不过顾安笙,只能说几句不痛不痒的狠话。

“一百万怎么堵的住?”顾安笙的表情更无辜了,“怎么着,也要个一亿两亿吧?”

一亿两亿?

夏妃简直想吐血,这个女人竟然这么不要脸,胃口还真不小!

“你知道我是谁吗!”拿钱威胁不了,夏妃只好搬出自己的身份来压顾安笙了。

“不知道又怎样?”顾安笙耸耸肩,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夏妃抬高了下巴,一股傲气油然而生,“我是夏家的千金,市长是我的叔叔。”

哦,官二代啊。

顾安笙看着她,脸上表情不变,没有任何波动。

“我们家和容家关系很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不是你这种小人物可以介入的。”见她没有反应,夏妃继续说道。

“哦。”顾安笙很好心地应了她一句,总不能让人家唱独角戏不是,她可是时代的善良公民。

可是顾安笙这声哦还不如不开口呢,这么敷衍的回答夏妃再听不出来顾安笙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就是她傻了。

她有些恼羞成怒,总觉得顾安笙脸上淡然如风的笑容十分刺眼,“我和容总未来是要结婚的,我会成为世纪的总裁夫人,你以为你现在迷住了他就代表了一切吗?”

“我告诉你,容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这种人进入容家的,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这些话,真耳熟。

顾安笙露出一抹淡嘲的微笑来,神色有些默然,可是,如果她们知道,她已经成为了容衍的正宫皇后,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夏小姐说的这番话容衍一定不知道吧?”顾安笙看了看时间,不想和她纠缠下去了,开口说道。

夏妃皱着眉,哼了一声。

“所以这一切,只是你的自作多情吧?容衍从来没有把你放在心上过,所以你在嫉妒,因为我能接近他,而你不能。”

对待情敌,而且还是这么嚣张的情敌,如果顾安笙还软声软语地跟人家说话,那就会让别人以为,她是很好欺负的主了。

可是顾安笙,从来就不是好欺负的对象。

被顾安笙说中心底的想法,夏妃的眼睛里浮起了一抹怨毒的光彩,死死地瞪着顾安笙,“你是在向我炫耀吗?”

顾安笙轻笑:“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告诉夏小姐,不要再用这么幼稚的手段来针对我了,你这些话,应该对容衍说才对。”

至于容衍会如何,是他的事情,否则的话,她就算做尽所有都没有用。

说完这些,顾安笙转身,朝着大厅走去,十公分的白色高跟鞋踩在了那张支票上,背影清丽,身姿绝美。

明明只是一个身份平平的女人,却给人一种优雅得不得了的感觉,夏妃的眼睛好似要喷火了一般。

当初就应该更狠一些,让她死在舆论里的!

顾安笙回到休息大厅的时候,珠宝展已经快开始了,客人们都在往楼上走,叶逸风见顾安笙回来,松了口气,“你再不回来我都要以为你是不是迷路了。”

“没有,刚刚有点事,我们走吧。”顾安笙微微一笑,没有告诉叶逸风刚才碰见夏妃的事情,一笔带过了这件事。

叶逸风不疑有他,和顾安笙一起上了二楼。

二楼的灯光有些暗,没有楼下那么光线充足,像是为了故意营造气氛一般,防弹玻璃展柜中的光线却十分充足,能够看清楚里面摆放的东西。

顾安笙粗略地扫了一眼,大概有二十来个展柜,并不多,但是里面的东西却让人惊叹不已。

她走到其中的一个展柜前,里面是一件很小的饰物,上面雕刻的花纹繁复却凸出了高贵和特殊,有一种别开生面的感觉。

这件东西虽然小,可精髓都在上面的花纹上,正是因为小所以雕刻的难度会很高,可是上面的花纹非但不拥挤,还十分清晰,让顾安笙觉得惊叹。

和墨石大师的作品相比,顾安笙的设计很随性,而且蕴含的意思大不相同。

顾安笙喜欢在作品里藏下自己想说的话,或是想比喻的意思,而墨石大师,更加注重作品的内在以及外在的美观和实用性。

顾安笙曾经在网页上浏览过少数墨石大师的作品,可是每一次,都没有今天来的这么让她觉得离自己偶像很近。

在展览厅的客人都没有说话,有的甚至拿出了放大镜去观察这些珠宝,一边记录着什么。

展厅不允许拍照,所以大家的手机以及能够摄像的东西都被人收走了。

顾安笙想拍下来以后看看养养眼的想法也只好打消了。

“去去去,一边去,别挡着我观察。”顾安笙正站在展柜前观看,谁知道却突然被一个人推开了,差点撞到展柜的尖角。

她转身一看,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穿着一身名牌西装,应该是哪个企业的高层人物,看着有些眼熟。

“大叔,这里是我一直站着的,您这么做是不是应该向我道歉?”顾安笙脸上带着一抹得体的笑容,用不会打扰到别人的声音说道。

西装大叔看也没有看她,拿着一个放大镜装模作样地在展柜前观察着。

顾安笙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地说:“大叔,你的放大镜拿反了。”

这次顾安笙的声音刻意提高了一些,站在他们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朝他们看了过来,捂嘴偷笑。

西装大叔手里的放大镜尴尬地放了下来,转过头狠狠地瞪了顾安笙一眼,“你懂什么?你能看懂这些珠宝吗?不要在这里碍事!”

“我能不能看懂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强占了我的位置,是不是应该向我道歉?”顾安笙蹙起眉,眸中滑过一抹厌弃。

“我向你道歉?你知道我是谁吗?无知的女人,一边去,别在这里碍着我。”大叔不耐烦地挥挥手,看了放大镜一会儿,好像是不知道应该是用哪边看,干脆收了起来。

顾安笙真是服了这个大叔了,明明看不懂这些珠宝中的奥妙,还装得很懂一样,也就算了,竟然说她无知?

“李董,您怎么来这边了呀,人家……”一道熟悉的女声响起,娇嗲的声音听了骨头都要酥了一般。

顾安笙抬起头看去,就看到妮洛那张化着艳丽妆容的脸蛋,扑着厚厚的一层粉底,如果不是她出声的话,顾安笙是绝对认不出她来的。

她穿着一身没有多少布料的礼服,只能勉强遮挡住身上的重点部位,娇滴滴地倚在体型硕壮的李董身上。

顾安笙就想在哪里见过这个大叔,原来是翡叶的一位董事,妮洛为了留在翡叶攀上的一棵大树。

“我去哪儿你不用管,老实待着就行了,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念旧情。”李董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因为这个女人他也被拖累了,如果不是和叶家关系交好,恐怕早就被叶逸风赶出翡叶了。

如果不是看在妮洛这张脸还有床-上攻夫不错的份上,他早就把她一脚踹了。

妮洛脸色有些僵硬,没想到李董会这么不给她面子,为了今天能跟他来这个珠宝展,她可是费尽了心机去讨好他。

若非和方若秋做的事情败露,她又怎么会被赶出翡叶?如今那边的生活费也给她断了,如果她不好好抓住李董这根线,就真的完了。

想着妮洛也只能忍下屈辱和愤怒,笑脸看着李董,娇软的手臂状似不经意一般滑过李董肥胖的腰,“人家错了,李董您消消气。”

李董浑身一酥,色眯眯地看着妮洛,伸手在她的腰间掐了一把,低声道:“回去再收拾你!”

顾安笙嘴角抽了抽,在这种地方调情真的好吗?

“安笙,你跟我过来一下。”叶逸风在展厅里找了一会儿才看到顾安笙,走过来对她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