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75章 被绑走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8 2016-05-12 20:00:30

  容衍露出这种目光的时候,说明他已经动怒了。

“容总,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您的未婚妻,您,您不要相信她……”夏妃触及到容衍的目光,原本只是有些慌乱的,可是被容衍这么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哪里想得到顾安笙竟然会拿这个来说事,不是应该被她威胁之后藏在心底最好谁也不说吗?这个女人真是!

“诶,我有说是你说过你是容衍的未婚妻吗,夏小姐?”顾安笙打断夏妃的话,继续反问道。

藏在顾安笙心里的一个结,不知不觉悄悄解开了。

原来容衍并没有未婚妻,一切只是夏妃的自作多情,而她还因为这个心塞了好久。

“你!”夏妃很想把怒火全部都发泄到顾安笙的身上去,可是自从那天在容衍的别墅里看到顾安笙,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和容衍的关系不简单。

更让她不敢轻举妄动的一个原因是,容衍看这个女人的目光近乎偏执的宠溺,偏执到连莫秋扬说一句不好听的话都不允许。

这种宠爱,无疑是让人嫉妒的。

“够了。”容衍冷瞥了夏妃一眼,眸光沉冷,如尖锐的刀刃一般仿佛能剖析人心。

夏妃是夏氏的千金,容衍多少会给夏家一个面子,但是夏妃在顾安笙面前乱说话,是他绝不允许的。

难怪顾安笙之前会问他那种莫名其妙的话,原来是夏妃在背后推波助澜。

夏妃咬着唇眸中浮现出一抹不甘,很想就这么离开了,可是如果她走了,反而会让顾安笙有机会接近容衍!

想到这里,夏妃便忍下了心里的怒气,默默地站在容衍身后。

“小安笙,你的地位被别的女人顶替了,请问感觉如何?”莫秋扬不怕事一样凑到顾安笙面前,逮到了能压一把顾安笙的机会,他怎么能不把握。

“你的女伴被你吓跑了,请问感觉如何?”顾安笙嫌弃地看了眼莫秋扬,反驳道。

莫秋扬:……

这个一点儿亏都吃不得的臭丫头!

“秋扬,跟我来下。”容衍看向莫秋扬,淡淡说道,率先离开了这里。

“哦。”莫秋扬应了声,朝顾安笙和顾安潇眨眨眼然后跟着他走了。

夏妃见容衍并没有带上自己的打算,愤恨地跺跺脚,看着顾安笙,再看看她身边的顾安潇,讥讽道:“水性杨花!”

然后便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离开了。

“姐,你要吃东西吗?我去给你拿?”顾安潇完全无视了夏妃,对她说的话更是当放屁,转头问顾安笙。

顾安笙看着容衍离开的方向看了几秒,被蹙着柳眉回答,“不了,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我有点事。”

“去找容衍?”顾安潇并不意外。

“你帮我去拿吃的,等我回来。”顾安笙没有回答他,白了他一眼然后离开了。

顾安潇轻笑一声,只是有些叹息,顾安笙注定要被容衍吃的死死的啊。

可是他一转头,又看到了先前盯着他们的那群人了。

顾安潇眯起眼睛紧盯着他们,想从记忆中搜索出这几个人的资料,却没有多少印象。

那些人看了顾安潇一会儿就离开了,可正因为如此,才让顾安潇觉得不对劲。

这群人,十有八九的可能是冲着他来的,如果他一个人还好对付,可是……

等等!

姐姐!

顾安笙从就会现场来到外面,却没有看到容衍和莫秋扬的身影。

这外面是一个喷水池花园,在月光下绿茵投射在鹅卵石小路上,影影绰绰间有种渗人的感觉,而且此时的花园一个人都没有。

这种时候,人的脑海里很容易脑补出各种各样的灵异故事,比如现在的顾安笙。

她试着朝里面走去,如果还看不到容衍的话就离开。

“……你应该很清楚,如果她回来,一定会阻止你和小安笙在一起的。”莫秋扬的声音半虚半实地传来,惹得顾安笙脚步一顿,然后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那又如何?”容衍清冷的声音夹杂着一抹狂傲,对莫秋扬的话轻嗤了一声不屑反问。

顾安笙疑惑地蹙起柳眉,透过一人高的草丛,隐约能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容衍和莫秋扬。

莫秋扬像是叹息了一声,“我只是担心,你和小安笙之间有些怪。”

“怎么怪了?”

“你不觉得三年前那件事情并不是偶然吗?”莫秋扬没有正面回答容衍,而是抛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一提到三年前的事情,容衍身上静淡的气息渐渐转凉,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从顾安笙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能够看到容衍沉冷淡漠的神色,透着丝丝嗜血的杀气。

她拨弄着草丛的手指不由得收紧,脑海中闪过三年前的一些片段。

“这是他让我拿给你的东西,你收下之后就立刻离开吧……”

“你可以执意纠缠,但是不要怪我狠心,你连什么都不是,有什么资格和他在一起……”

你连什么都不是,有什么资格和他在一起……

这些话像是梦魇一般,一直缠绕在顾安笙的脑海中。

一句又一句,残忍直白。

她立刻停止了回忆,甩了甩有些发晕地脑袋,刚想拨开面前的草丛去看,口鼻突然被人捂住了。

“唔唔……”顾安笙惊恐地睁大了双眼,本想制造出一些动静让容衍和莫秋扬发现,可却发现身上的力气再渐渐消失,眼皮越来越沉重,意识渐渐消失……

顾安笙被人迷晕之后并没有立刻把人弄走,而是把她藏了起来,等容衍和莫秋扬离开之后,才把她给搬离了这个地方。

顾安笙是被水给泼醒的,当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眸时,看到眼前陌生的景色,心中一震。

“她醒了!”一声粗犷的声音响起,惹得顾安笙抬头看去。

她的面前坐着几个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见她醒了立刻向坐在沙发中央的那个男人汇报道。

这个房间有些眼熟,像是在酒会现场。

顾安笙下意识地在这个房间里寻找着时钟,发现现在离她被人迷晕过去只隔了十多分钟的时间,那也就说明,这里离酒会现场很近。

那么这些人,又是谁?

“你就是顾安潇的女伴?”坐在沙发中央的墨镜男人发话了,看着顾安笙说道。

安潇?!难道这些人是安潇的仇家?

“你们想做什么?”顾安笙抿紧了唇瓣,手指已经在微微颤抖起来,却没有露出半分怯色。

她经历了两次生死,前两次都没能要了她的命说明她命不该绝,这些人恐怕是想利用她对付安潇,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只要你帮我们一个忙,我们就立刻放了你。”墨镜男人说着,举起了一杯红酒,喝了下去。

“什么忙?”顾安笙皱起了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墨镜男人示意身边的人把东西放到顾安笙面前,“把这个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地下在顾安潇的酒里面,不能被他察觉。”

顾安笙拿起了地上那一小包东西,里面是一些白色粉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

“别怕,情药而已。”墨镜男人勾起一抹邪笑,松开了手中的玻璃杯,啪地一声落在了地面上,碎成数片。

竟然是那种东西?!

顾安笙的眼眸一瞬间变得冷凝起来,捏着药包的手指节有些泛白,“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让他身败名裂而已,你只要做成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给你很多钱让你离开,如果你做不成。”墨镜男人突然站了起来,踩着地上那些玻璃碎片走了过来。

碎片咔擦咔擦碎裂的声响十分刺耳,顾安笙看着男人走过来,一脸戒备地看着她。

墨镜男人走到顾安笙面前蹲下,捏住她的下巴看了几秒,才残忍地开口:“那么这张脸,也就别要了。”

居然想毁了她的容!

“顾安潇得罪你们了?”顾安笙用力地甩开了男人的手,厌恶地皱着眉,反问道。

“呵呵,你的问题太多了。”墨镜男人冷笑几声,掐着顾安笙脸颊的手越发的用力了,捏的顾安笙一阵吃疼。

顾安笙眼眸冷凝起来,“你们休想得逞!”

她一个转头便用力地咬在了墨镜男人的手上,力度很狠,像是要从他手上咬下一块肉来。

“啊!”墨镜男人痛的大喊了一声,站起来朝着顾安笙的肩膀踹了一脚,看着自己的手,竟然被咬出血了!

“贱女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墨镜男人发狠地瞪着顾安笙,连忙让人拿纸巾来止血。

“老大,要怎么处置这个女人?”墨镜男人的手下看了要顾安笙,问道。

墨镜男人痛得直抽气,在这么多手下面前被一个女人咬了,简直丢了他的脸!

这么想着,墨镜男人开口,“我把这个女人赏给你们了,只要不玩死,随便你们怎么玩!”

顾安笙的小脸瞬间苍白了下来,听着墨镜男人的话只觉得从心底感觉到悲凉。

“好好,谢谢大哥。”墨镜男人的手下邪笑几声,应下,走向了顾安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