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56章 他的成全是从未打扰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65 2016-05-11 20:19:02

  那张一向很有活力并且灵动精致的小脸此刻就犹如雪地上透明的冰晶一般,火红色的衣服更是衬的她整个人都好像水晶般一碰即碎,羸弱到让人心疼。

“安安……”容衍看着女孩紧闭的眼眸,卷翘如蝶翅般的眼睫上沾满了雪花,他的手刚碰上她的脸,便觉得冰冷得吓人。

一种即将要失去她的惶恐油然而生,让容衍抱着顾安笙的手猛的哆嗦了下,而后将她整个抱起,原路折返。

顾安笙一直抓在手上的手机,因为接触到信号,发出了“叮咚”的声音。

所幸顾安笙一开始走了很久离滑雪大厅也不是特别远,容衍抱着顾安笙原路折返,他的脚步很快,没有丝毫的停顿,身形飞速。

就连他进入滑雪大厅的时候,众人也只是感觉到一阵风划过,想看清楚是什么的时候人早已经走远了。

“衍哥哥?”莫悠悠在大厅里等待着,迟迟不见风雪停下,也不敢打电话告诉自己的哥哥,生怕他们会将服侍不周的罪名扣在自己头上。

可是当她准备去打电话找人的时候,便看到容衍匆忙的身影走出了滑雪大厅正门,当她跟上去的时候,早已不见人影了。

容衍带着顾安笙飙车往皇后镇的五星级度假村开去,速度已经飙升至一百二了可他还是觉得慢,于是将油门一踩到底,不管不顾地在道路上横冲直撞,好几次险些撞上那些车辆,都是擦着边过去的。

无视身后不断传来的恼怒咒骂,容衍神色未变,只是那张淡粉的薄唇紧绷地抿着,似在压抑着一股滔天的怒火和担忧。

车开进度假村里,容衍把车停好,开门下车,连车门都来不及关地将躺在后座的顾安笙抱起大步流星地朝着门口走去。

容衍素来喜静,无论是去什么地方,居住的地方一定是够安静的,所以乔南为他准备了度假村里最偏僻的房间,周围五十米开外,绝对看不到别的人。

“容总?您不是和莫小姐在雪山滑雪吗?怎么提前回来了?小安笙这是怎么了?”在度假村待命的乔南见容衍提前回来很是诧异,然后便看到了被他抱在怀里脸色苍白的女孩,心里大喊糟了。

“在雪地里呆了很久我感到的时候她已经失去知觉了。”容衍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就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如果当时他去晚了会有怎样的后果。

“什么?这不得被冻坏?”

容衍精锐的眼眸冷瞥他一眼,音质沉冷地吩咐:“去把瑞特叫过来,给你五分钟,他如果赶不到你们就一起去训练营过下半辈子吧。”

丢下这一句无情冷酷的话,容衍便抱着顾安笙踏进了房间,嘭的关上了房门。

乔南呆愣地看着那扇被关上的房门,嘴角抽啊抽,这个男人为什么一遇到和顾安笙有关的事情就冷静不下来了呢?!

等会儿?!

他刚才说什么?!

五分钟?!训练营!?

乔南猛的想起刚刚容衍的吩咐,顿时惊恐的睁大了双眼,掏出手机就是一顿猛按。

容衍抱着顾安笙径直走进了浴室,然后将她放在浴缸里,调试好温度开始往里面放水。

顾安笙现在身上是冻坏了,如果不快点让她身上回温,她就会失去生机,然后死亡。

她静静地躺在浴缸里,一动不动,像是任人摆布的瓷娃娃,精致易碎。

容衍薄唇紧绷着,伸出手去给顾安笙解开她身上的羽绒服,可他那双向来灵活的双手却不知为何,屡屡出错,指尖颤抖得不像话。

他的指尖时不时碰触到顾安笙冰冷的肌肤,像是一块冰,没有丝毫的温度。

容衍是谁?

颐城乃至整个R国的主宰者,人人敬畏的太子爷,自他步入商场或道上,从未有人敢挑衅这位杀伐果断冷血无情的冷面修罗。

他的手段,出了名的嗜血果决,无人敢挑衅。

可如今,他却因为一个女子,慌了神,乱了心。

第一次发现,死亡竟是离他那么近,不是因为别人,也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因为面前这个好似下一秒就会消失的女孩。

明明自从她三年前决然离开的时候,他就日日夜夜地告诫自己,若是有一天她出现在他面前,一定将她折磨至死……

不,是绑在自己身边让她再也无法逃离。

可是现在,他竟是慌了,他明明该厌恶该畅快,因为她当年离开他是错误的而开心才对,为什么会那么难受呢?

好不容易解开了顾安笙身上的羽绒服,还剩下打底的保暖衣和内衣,容衍却是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耐心,直接徒手撕开了里面的衣服把碎片扔掉,然后将她的裤子鞋子褪掉。

温香软玉就在面前,可是容衍此刻真的没有半分杂念,放好热水,伸手进浴缸里,细细地揉搓着她冰冷的身子,让她的身上回温。

可由于在雪地里呆了太久了,顾安笙本身的体温就将浴缸热气腾腾的水给降温了,容衍给她按摩的时候都感觉到浴缸的水渐渐冷了下来。

他的心里一沉,将浴缸的水放掉,然后放水,让水温保持恒温的状态,继续给她按压几个容易让血液流通的部位。

他从未如此耐心地对待过一个人,而唯一的一个,只有顾安笙。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安笙身上的体温依旧冰冷,在热水中冷得明显。

容衍眉心紧皱着,然后调高了浴缸中水的温度,双手像是不知道疲惫和感觉不到热水的温度一般重复着给她按摩。

过了五分钟,他将水放掉,然后把水的温度调到最低,试图用冷热交替的方法让顾安笙醒来。

重复了几次之后,顾安笙身上的体温终于渐渐回温了,放在浴缸边的手臂也明显能感觉到了温度。

在冷热交替的刺激和容衍的按摩下,顾安笙柳眉紧蹙着缓缓睁开了眼眸,却是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楚。

“安安?你醒了?”容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缓缓醒来的顾安笙,然后便见她又闭上了双眸,心知她已经渡过危险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一颗心便安定了下来。

给她擦拭好身子裹上浴袍容衍便抱着顾安笙离开了浴室进了房间里。

乔南和瑞特早已等候在一旁了,瑞特最可怜,因为容衍一句话,便从Z国的那一端赶来了皇后镇,而且这还是第一次让他来照顾除了那位以外的人,瑞特不由得好奇地多看了几眼。

容衍将顾安笙放在柔软的大床/上,然后将室内的空调温度调到最高,才朝瑞特看过去,“来看看她现在情况如何。”

瑞特不敢怠慢,提着医药箱连忙走了过去,拿出听诊器和一系列医疗用具给顾安笙检查。

越检查瑞特便觉得庆幸,还好容衍用了冷热交替的方法让她身上回温,否则现在躺在这里的,可能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这位小姐已经没有大碍了,只不过身体的各项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双手双脚也会有些行动困难,只要好好休养几天,很快就能够恢复了。”瑞特说着,收回了听诊器。

“只不过……”瑞特纠着眉,有些不敢去看容衍幽深寒凉的眼眸,“这位小姐的双腿因为之前可能在冷水中浸泡太久曾经有过旧疾,原本已经好了,而现在可能……”

容衍原本缓和了一些的眉宇骤然紧蹙,看着瑞特的目光危险而锐利,“我不想听过程,我要结果,能不能完全治好?”

“有的有的,我这里有几张秘制的药贴,用几天就会好,不会引发旧疾。”瑞特连忙解释,被容衍吓得连自己的压箱底宝贝都给拿出来了,心里一阵滴血。

嘱咐好一些注意事项把药贴留下,容衍才肯放瑞特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容衍和顾安笙,他紧盯着顾安笙许久,直到确定她还在才晦涩的眨了几下眼睛,走到床边,掀开了被子,将她的浴袍解开。

看着那双修长纤细的美腿,容衍眸光微暗,而后便将手放在了顾安笙的膝盖上,她的皮肤细腻而且光滑,像是绸缎般的触感。

可是瑞特却说,她的腿有旧疾。

就算当年顾安笙离开,容衍也只是将所有和她有关的东西封闭起来,隔绝了和她的回忆。

三年,一千零九十五天,两万六千二百八十个小时,一百五十七万六千八百分钟,九千四百六十万八千秒,而每一分一秒,他都没有停止过想念她。

是啊,哪怕她决然地和别人离开,他却犯贱地在心底希望她能够过得好,应该过得好。

他的成全便是从未打扰。

而他的不打扰,成全的却不是她过得有多好,而是如今被现实血淋淋的撕开伤疤,露出他最不愿看到的一角。

原来这么多年,她过得不好。

黑曜石般璀璨的眼眸中沉淀着狂风暴雨,而后归于宁静沉寂,容衍撕开药贴,轻柔地贴在顾安笙的膝盖位置,然后替她裹好的浴袍。

看着她陷入沉睡疲惫而且苍白的小脸,某种情绪在心里动荡着。

这次,他再也不会放手。

容衍微微俯身,在顾安笙光洁的额上,印下一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