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的天价前妻

第21章 叶君谦的暴怒

首席的天价前妻 寒七七 2175 2016-03-25 15:36:40

  叶君谦回来的时候梁夏的衣服还没选好。对这女人无语了。叶君谦倚在门口悠哉悠哉的看着她。

“这件怎么样。”梁夏拿起一件天蓝色的连衣裙满脸期待的问叶君谦。

叶君谦嘟嘟嘴说不好看,走过来挑了一件米色的连衣裙,米色素净,最适合梁夏了。梁夏怕来不及急忙换上,换完之后才发现后面的拉链自己拉不上,于是红着脸去求助叶君谦。

叶君谦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见到梁夏过来:“怎么了。”

梁夏红着脸低头说:“我拉链拉不上,你帮我拉一下。”这个女人真是别扭,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叶君谦帮她拉上了拉链,指尖不小心触碰到她的肌肤,感觉好像有一股电流通过全身,梁夏并没有什么感觉,转过来看着呆愣的他晃了晃手,叶君谦回神,两个人开叶君谦的车回了家。

叶宅

佣人开了门,叶君谦将车开进了院子,院子两边绿菜如茵,像是世外桃源。还有叶君谦喜欢的香槟玫瑰,在一片翠绿中,香槟玫瑰的乳白色显的很鲜艳,梁夏突然想起一件事,扭头看着叶君谦。

“叶君谦,你小时候为什仍掉我送给你的香槟玫瑰”梁夏问,当时的她很伤心,闷在家里好几天不出门,好不容易缓过来却不愿意来找叶君谦了。

“因为十三朵香槟玫瑰的花语。”叶君谦并没有看梁夏。

花语?梁夏不知道,看叶君谦没再说话,她也没有说话,直到下车,叶君谦腿长走的很快,梁夏追上去狗腿的问他:“十三朵香槟玫瑰的花语是什么?”

“……”叶君谦没说话,坏坏的笑了,走的走的更快。

“喂,叶君谦,你等等我。”梁夏小跑着追上去。屋里的万莲心听到声响走了出来让他们快进来。

“妈咪,小然呢?”梁夏见叶君然没在屋里便问万莲心。倒是叶君谦,作为亲哥哥,也太不关心弟弟了吧,梁夏心里鄙视他。

叶君谦看她焦急的样子忽然就不高兴了,也不看她径直坐到了沙发上。正说着叶君然下楼来。

“梁夏,我很想你!”叶君然不由分说的抱住了梁夏,梁夏非常激动,也紧紧地抱住了他,两个人开心的笑着,聊着,不远处的叶君谦更像是多余的人……

“小然,你该叫小夏嫂子了!”万莲心笑看他们,他们小时候万莲心觉得梁夏喜欢的是小然,还曾经撮合过他们,没想到梁夏喜欢的是叶君谦,宣布婚讯的时候,叶君然也宣布要去留学,家人都觉得是巧合,都认为叶君然只把梁夏当成是很好的玩伴,所以也就放心了。

梁夏抢了话:“妈咪,没关系,我们俩认识那么多年了,就别让他叫了,叫了我也很尴尬。”确实是,梁夏可不想要个这么大的小叔子。

叶君谦在沙发上点燃了香烟,吐了一口烟,透过烟看着他们,那么朦胧,那么扎眼,就像…小时候一样。

“哥,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了,少抽点,对身体不好。”叶君然听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原来是叶君谦在抽烟,他记得他去留学的时候叶君谦还不吸烟。

“我先上楼了,晚饭的时候叫我。”叶君谦熄灭了香烟,走上了楼梯,叶君然望着他的背影,哥哥,你还是无法爱上她吗?我的离开或许是错的。

“梁夏,你跟哥过的好吗?”他问,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听到什么答案,好?还是不好。

“挺好的啊。”梁夏拿起桌子上的橙子,并未在意他的问题,她和叶君谦的关系最近好像还和点了,说不出来的感觉,梁夏拿起一瓣橙子给他。

“吃橙子,你小时候最喜欢了。”

叶君然低头看脚尖,她过的好吗?哥对她貌似对她并不好,听妈咪说他们这两年一直在分局,哥德绯闻也满天飞,她到底在心底藏了多少忧伤,到底隐藏的多缜密才能做到这样云淡风轻。

结果她的橙子,她一直都是这样,会观察别人的爱好习性,总会为别人考虑。

“小然,在国外谈恋爱了没?”她依然在吃着水果。

“外国美女都在抢我啊,我的魅力到了国外也是丝毫未减啊。”说着用手撩了一下飘逸的刘海,当然,他收起了刚才的情绪和眼神。

梁夏噗嗤一下笑了:“你自恋的功力也是丝毫未减啊。”说起自恋,她便想起了叶君谦,那个男人平时冰冷,没想到也有自恋的怪癖,想着想着笑的更欢了。

“梁夏,有什么好笑的,我说的是事实。”叶君然用鄙视的眼光看她。

“没什么,我上去看看你哥哥。”梁夏起身,只留下了沙发上的皱褶。

叶君谦房间

叶君谦听到房门响了,便知道是她来了,心里的怒火一拥而上,放下手机气冲冲的向她走去,梁夏看他过来刚想开口问他怎么了,铺天盖地的的吻席卷而来让她懵了。这次的吻很粗暴,不给她任何反击的机会,用力的扣上她的后脑勺,几乎要将她吞没。

“唔唔…叶……”梁夏试图推开他,他却抓得更紧了,让她无力挣扎。

叶君谦暴躁的吻着她,他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他一向理性,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

久久不停地吻让梁夏喘不过气来,她想躲,但却无论如何也躲不开。在梁夏快要窒息之际,用尽力气咬了叶君谦的嘴唇,一瞬间血腥蔓延,叶君谦吃痛的放开她,用手抹掉了嘴上的血液,透露着嗜血的气息,向恶魔一样。

“叶君谦,你干什么啊。”梁夏的嘴角也残留着他的血迹,血液的味道很腥,但她却莫名的心疼他。不知道他今天到底怎么了,处于无奈,才咬了他,梁夏的心里还是有愧疚的。

叶君谦没有说话,依然像刚才一样看着他。梁夏心软了,刚才态度有点强硬。

“君谦,你没事吧。”说着想用手触碰他受伤的唇,却被叶君谦一把打落。她的手还微微悬在半空中,叶君谦便掠过他进了洗手间。梁夏失神很久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不是故意的。

饭桌上万莲心注意到叶君谦的伤口,便问他:“君谦,你嘴唇怎么弄的。”

“不小心碰的。”叶君谦并没有抬头,只是无所谓的回答。

碰的?当群众都是傻得吗?怎么碰才能碰到嘴唇?万莲心也没说话,她大概能猜到了,他们的关系……对面的叶君然眼神深邃,似乎在想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