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老公的阴阳萌妻

第4章:他为什么捡了个疯子

腹黑老公的阴阳萌妻 安云昔 2240 2016-01-31 00:35:08

    月未央童颜的脸面上有着微微的怒气。柳安儿还是一直跟着。“未央,你不能走啊,合同在三天后起效,你得好好和华泠夜说话啊。”

  她停在阶梯下,口气不是很平静:“和他,没什么好说的,三天后合同起效,我就在这里等上三天。”她的肚子突然不争气的咕噜的响了,她咽了咽口水,心里喊道:好饿啊。

  “未央,要不你跟着他!”柳安儿突然想起在谈合同时,华泠夜一直盯着她看,合同瞧都没瞧上一眼。“他有钱,你跟着他有饭吃。”

  月未央瘪了瘪嘴,一听到他不仅有钱,还有好饭的。不禁又咽了咽口水。有些半疑半问到:“真的吗?”柳安儿不禁有些愧疚的点头,这丫头活的时间是长,但是思想一直是孩子的心思,很好骗。

  “华董!我们从西门出!”华泠夜没想到正门堵的都是记者,看的麻烦。“华董,我去开车。”说完,跑走了,车还在正门那边停着,等等又是一阵的追逐。

  “安儿~我好饿啊,快顶不住啦!”月未央突然有一种想要回到族里的念头,可是回去的路又何曾好找。

  华泠夜突然定住脚步,他突然感觉此时这个女疯子才是他最应该躲的人,真是冤家路窄。今天倒了什么运?

  月未央远远的听到脚步声,感觉到这脚步声戛然而止,便回头去看,突然,小脸上充满了喜悦,啊!她的吃的来啦!

  “未央,你记得跟着他上车,你可以赚钱。”柳安儿还是存了私心,她让月未央跟着他不过是怕他毁合约罢了。可她始终是不了解华泠夜这个人。

  “嗨!你…你好!”月未央笑了笑,突然想起自己骂了他还要死皮赖脸的跟着他,自己就觉得尴尬。

  华泠夜理都没理她,迈着修长的腿继续走他的路。他还不知道她的那点心思?不就是怕他毁合约吗,他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吗!?

  “那个…哎…啊诶~等等我!”月未央跟在华泠9夜的屁股后面。

  华泠夜冷峻的面孔上终于有些不耐烦。跑出了一句:“我不会毁约的!”言外之意是你可以滚了。柳安儿当然知道,可是未央知不知道啊。

  “毁什么约?不是啦,不是啦,我只是……”总不能和他说我跟着是,我想吃饭之类的话吧,丢死人了。对啊!她可以赚钱的,说不准他宅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华泠夜冷冷的瞟了月未央一眼

看到她捂了捂自己的肚子,又听到一个咕噜的声音,该不会是想要跟着他吃饭吧?别和他闹了,这个玩笑还真不好笑!

  车很快开到了华泠夜的跟前。

  “未央,你不是饿吗,上车!”柳安儿似乎发现华泠夜并不会伤害未央,手推着让她坐上去。

  月未央一个机灵,抓住车门,坐了进去。

  “华董……这?”司机不知道该不该开车。就看见华泠夜一脸的阴沉。

  “先生,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可不可以让我借住一宿?要多少钱?我找不到客寨!我也还没定居在一个地方,而且…”月未央又摸了摸自己咕咕作响的肚子。随后又是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华泠夜。

  “看!华董在那!”

  “华董!!”不一会,围在正门的记者都跟着车跑来。可是在有一个人影一直立在人群中,随着人群的推动而飘着。

  “是罗叉私!”月未央不惊说了一声。这种鬼怪是比较少在这样红火的市井里能看到的。

  “开车!”司机亭房道指令,急忙就是开车,等等记者围上来,车根本就开不走。

  尽管这样,记者们还是不放过一丝一毫可以拍照的机会。因为他们在看到了车窗边一个女人的影子。

  司机一路上觉得气氛很是怪,一个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一个像是生了气的大男孩,他是看着华泠夜长大的,从来没有见过华泠夜会有大男孩的神情。

  况且,他有个出了名的洁癖,不许别人做他的车,不许拉扯他的衣服,就是他的那些名义上的女朋友都是绝对不可以的。这小姑娘是乡下来的吗?身上还有些脏脏的。

  一下车,月未央就赶紧拉扯住他的衣角,紧紧的撰在手里。又偷偷的看了华泠夜的脸一眼,有干咳一声,抬起头装作理直气壮地样子。这个样子居然让华泠夜勾起一抹微笑。

  刚出门迎接华泠夜的老管家以为老了眼花了看错了,刚刚是他家的三少吗?

  月未央抓着华泠夜的衣角走进门时,转头扫了一眼,那罗刹私站在离这宅子200米外大门的那边,定定地看了眼她抓华泠夜衣角的手。这罗刹私想要前进却不敢再多走一步,只得停在那里。

  一进这别墅内,所有的装饰都是精致的,却显得自然,轻松,而又休闲,沙发都是有檀香木制成的,她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木香,她喜欢极了这样的房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窗户都是水晶制成的,整个别墅都是明亮宽敞的,坐向好,阳光有这么好。简直就是一块风水宝地。

  月未央坐在木沙发上,好奇的看着这所有的东西。华泠夜吩咐管家给月未央端了一杯牛奶。

  “可不可以再来一杯!”又不止她一个人。怎么能她一个人喝?!管家又给端上一杯。华泠夜只是弯着嘴角,有趣的看着她。

  月未央另一把被牛奶放到了旁边的位置。

  华泠夜只是觉得奇怪:“你不喝?”

  “柳安儿来了,她不能不喝吧!”华泠夜本邪魅的笑容瞬间停止,看了看她旁边空空的位置,柳安儿早死了,哪里来的人?管家在一旁显然是听到了,咽了咽口水,显然有些害怕。

  他想问很多话,到了嘴边只成了一句:“你是谁?”

  月未央一口气喝完牛奶,舔了舔唇边,一脸满足的样子。“我叫月未央,我是从月氏族出来找人的。不管你信不信,我是月氏族的阴阳师师继承人。看到的那些东西,你们看不到。话说你才29岁啊!好小啊”

  “小?你才多大!还有,我不信邪的。”华泠夜靠在沙发上,冷冷一笑,显然是不相信。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把一个疯子捡回家?还居然说他小?

  月未央恍然大悟,怪不得连那凶恶的罗刹私都不靠近他。

  “我多大?我的年龄是你的十几倍,不信?”她带着眼罩的小脸有些不满,那黑色眸子也到看得出来。口气也就随意了起来:“那罗刹私和你什么关系,一直跟着你。手上带着一个黑天鹅钻石的结婚戒指。”

  华泠夜突然紧紧的盯着月未央看着:“你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