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护花狂少

第二十一章 这是什么阴谋

重生之护花狂少 鱼不乐 3300 2016-03-19 09:10:01

    白少看到单少峰,惊弓之鸟般的吓得从沙发上一下可掉下来!

  

  白少抓紧了父亲白中天的衣角,瑟瑟发抖,双目中闪烁着惊恐,噤若寒蝉。

  

  “小白,不要怕!”白中天手下的几名龙组队员起身,把他从地上搀扶起来。

  

  白少连站都站不稳当了,直接软瘫在他们怀里。

  

  而他曾经被单少峰拔光头发的“秃头”,油光锃亮,上面的伤已经愈合。

  

  看来单少峰的药不但医治好了他的怪病,还治好了他受的伤!

  

  与此同时,白中天和几名龙组队员也看到了悲催的狼野!

  

  狼野是龙组队员中的精英之一,身经百战,经验丰富,身手又十分了得,居然还输的如此狼狈不堪!?

  

  白中天的神色凝重起来,看了身边的队员一眼,示意他们照顾好自己的儿子。

  

  于是,几名队员又把白少搀扶在沙发上,围在他身边,给他点安全感!

  

  单少峰看见白少如今的怂样,明知故问地道:“白少怎么了?”

  

  白中天立刻陪上笑脸,“原来是恩人来了!”站起来,伸出双手去跟单少峰握手。

  

  单少峰丢掉狼野的一条腿,伸出了右手。

  

  白中天以为他要和自己握手,但是,单少峰没有,而是把右手放到头上,挠了挠头发。

  

  白中天的脸抽搐了一下,露出一丝尴尬的微笑!

  

  身为华夏龙组首领,拥有至高无上的荣誉和殊荣,向来都是有人巴结他,讨好他,高攀他!

  

  而如今,他讨好单少峰却还遭到嫌弃!

  

  “呵呵,恩人,请坐请坐!”白中天热情地招待单少峰坐下。

  

  单少峰也不客气,坐在了对面的沙发里,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白中天,似笑非笑地道:“老白呀,你儿子的光荣事迹,你都知道吗?”

  

  白中天寒暄笑道:“知道,知道,我都知道了!”

  

  他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地道:“我住在市区,没有跟我儿子住一块儿,平时也对他缺少管教,他做的那些坏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真的很痛心!”

  

  说着,白中天朝单少峰深深的鞠躬,“对不起,白某在这里给您道歉了!给您的姐姐道歉了!”

  

  单少峰点点头,“嗯,不错,你比你儿子有教养多了!”

  

  白中天尴尬地笑笑。

  

  “老白,你儿子的伤和病,都是拜我所赐,这一点你也知道吧?”单少峰笑眯眯地问道。

  

  白中天道:“我也是刚知道!不过,是您的药又把我儿子治好了,你就是我们白家的恩人!”

  

  单少峰故作谦虚地道:“哦,不不,我教训了你儿子,做你们的恩人受之有愧呀!”

  

  白中天忙道:“不不,恩人您教训的对呀,你要是不教训他,我还要教训他呢,他不应该仗势欺人,都是我平时对他缺乏教育!”

  

  “嗯,以后要他好好做人!”单少峰道。

  

  白中天点头道:“是,恩人说的是!”

  

  单少峰笑笑,“对了,说到做人呢,我觉得监狱是个改造人的好地方,你说呢?”

  

  白中天叹口气,说道;“恩人啊,我正想对你说呢,我儿子之前去自首了,这不得病了吗,所以保释出狱了,不过你放心,现在他好了,明天就要返回监狱里了!”

  

  单少峰终于露出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微笑,“很好,白先生,希望你不要包庇他!”

  

  白中天忙道:“不会,不会的!”

  

  单少峰忽然站起来,面带微笑,朝对面的白少走去。

  

  “他已经知错了,你还想干什么!?”一名龙组队员挡在了单少峰跟前,拳头攥得咯吱响,不满地质问道。

  

  单少峰冷笑,看了看蜷缩在地上的狼野一眼,之后把目光转移到该队员身上,“如果你不想和狼野一样,就给我滚开!”

  

  “你不要太狂妄!”该队员气呼呼地指着单少峰的鼻子道。

  

  他刚才看到单少峰拉着狼野走进来的一刹那间,就想站出来说话了,现在,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单少峰眯眼望着眼前的家伙,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到底是谁狂妄?白少毒打我姐姐,难道我讨回公道也不行吗?”

  

  “你已经教训过小白了,况且他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明天也要返回监狱里了,你还想怎样?”

  

  单少峰目光变得犀利起来,“听你的口气,你们觉得挺委屈的是不是?”

  

  白中天对该队员道:“你让开,单先生是受害方,又是救治小白的恩人,不要无理!”

  

  该队员这才勉强让出一步。

  

  单少峰看了他一眼,和他擦肩而过。

  

  突然,该队员使了个小动作,他想伸腿绊倒单少峰!

  

  “砰!”单少峰抬腿就跺了上去,接着“咔嚓”一声,该队员一声嚎啕惨叫,倒在了地上。

  

  他的腿折了!

  

  白中天无奈地摇头叹气,闭上了双眼!

  

  而其它龙组队员,只是愤怒地看着单少峰,却又不敢言语!

  

  单少峰冷漠地看着该队员,“不要怪我,我刚才有警告过你!”

  

  “你,你,单少峰,你给我等着!”该队员捂着腿,眼中迸射出怨毒的仇恨!

  

  “嘿?我这个暴脾气,我不等着,就现在吧,你还想怎样?”单少峰倒觉得自己很委屈,蹲下来,冷冷地看着该队员。

  

  单少峰霸气侧露的眼神,像一座大山,压得该队员喘不过气来。

  

  “说啊,你特么的想怎样!”单少峰突然冲他大吼一声,吓得他猛打一个激灵。

  

  “啊——!”也把白少吓得一个惊叫!

  

  而该队员的口气果然软下来,结巴地道:“不,不怎样,你,你弄折我的腿,我,我发个牢骚,还,还不行啊?”

  

  既然对方软了下来,单少峰也不咄咄逼人了,笑了笑,“对不起了哥们儿,刚才我出脚有点重!”

  

  说着,单少峰站起来,又朝白少走去。

  

  这下,再也没人敢拦他了。

  

  单少峰坐在白少身边,露出一个春天般的微笑,“白少,到监狱里好好改造,不要让你父亲再替你操心了,重新做人,争取早日出狱!”

  

  白少全身哆嗦着,一双小黑豆的眼睛敬畏地看着单少峰,小鸡琢米似地连连点头。

  

  “呵呵,乖!”单少峰伸手摸了摸白少的秃头。

  

  白少以为单少峰又要出手,吓得叫道:“不要,不要,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饶了我吧!”

  

  单少峰摇摇头,拍拍他那因为受到惊吓而惨白的脸,和蔼可亲地道:“小白啊,不要怕!我是个好人,不会伤害你的!”

  

  这时,白中天笑道:“单先生,您既是神医,又是绝世高手,您可否考虑加入我们龙组?”

  

  单少峰轻描淡写地道:“不好意思,没兴趣!”

  

  “哈哈,也是,单先生是世外高人,看不上我们的小庙!如果单先生不嫌弃的话,白某想和单先生,结为兄弟,如何?”

  

  单少峰一愣,心想,“我不但打伤了你的队员,而且还把你儿子折磨得不成样子,你却要和我结拜?到底是何居心?”

  

  单少峰好奇起来,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看着白中天,笑道:“好啊!能和白先生结拜,是我的荣幸啊!”

  

  他并不是真想和白中天结拜,而是想知道白中天内心的真实想法,虽然知道,这也许是个阴谋,但是他单少峰何惧?

  

  “好,单先生是爽快人,白某佩服!择日不如撞日,单先生,我们今天就结拜如何?”白中天笑道。

  

  单少峰耸耸肩,“我无所谓啊!”

  

  白中天道:“单先生,我们就学古人结拜的方式,歃血为盟,如何?”

  

  单少峰道:“好啊!”

  

  于是,白中天当即让人从吧台找到一瓶五粮液,两个玻璃杯!

  

  而单少峰始终坐在白少身边,没有动。

  

  白中天倒满一杯白酒,咬破手指,把自己的鲜血滴了进去,递给了单少峰,“单先生,哦,不对,白某比你年长,称呼你单兄弟怎样?”

  

  单少峰接过装满白酒的玻璃杯,笑道:“可以啊,白大哥!”

  

  说着,他握着玻璃杯,将里面的白酒“咕嘟咕嘟”的一饮而尽!

  

  白中天伸出大拇指,“单兄弟果然是真男人!”

  

  “哈哈,白大哥过奖了!”单少峰笑道。

  

  接下来,白中天又倒满另一玻璃杯白酒,笑道:“单兄弟,该你的血了!”

  

  单少峰看看自己的右手食指,一口咬了下去。

  

  白中天趁机走过来,单少峰在玻璃杯里滴了一滴血!”

  

  然后,白中天也一饮而尽!

  

  “哈哈,单兄弟,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白中天笑道。

  

  “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单少峰重复道,扫了白中天手下的队员一眼,见他们一个个愁容满面的。

  

  “想必他们不同意老子和白中天结拜吧,但是,却又无法阻止!”单少峰心想。

  

  “小白,我和单兄弟结拜了,以后,单兄弟就是你干爹,听到没?”白中天看着儿子,语重心长地道。

  

  白少看着父亲白中天,点了点头!

  

  “小白啊,你这孩子,还愣着干嘛?快叫干爹!”白中天催促道。

  

  白少盯着单少峰,从嘴巴里挤出两个字:“干爹!”

  

  “哎,哈哈,乖儿子!”单少峰开心地笑了,“来来,干爹送你个礼物哈!”

  

  单少峰走近白少,伸开右掌,暗中运起内劲,在白少的秃头上方来回按摩着,嘴里念念有词,胡扯起来:“嘛咪嘛咪哄,万物生长。嘛咪嘛咪哄,万物生长”

  

  当单少峰放下手掌时,白少的头发居然长出了一寸之长!

  

  “啊!?这,这!”白中天和他的队员,目瞪口呆,叹为观止!

  

  太神奇了!

  

  白中天朝单少峰伸出大拇指,“单兄弟,绝世高手,绝世高手啊!”

  

  单少峰谦虚地道胡扯道:“气功,气功而已!”

  

  之后,单少峰和白中天说了一会话,便离开了!

  

  单少峰刚离开白少的别墅,白中天终于坚持不住,口中吐出一团鲜血来!

  

  什么情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