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护花狂少

第26章 挚爱的人

重生之护花狂少 鱼不乐 3258 2016-03-31 20:00:17

  尽管单少峰忘不了神界挚爱,但是面对一个漂亮女生,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潜意识里是无法拒绝的。

所以,他鬼使神差地朝舒雅走去。

舒雅摆着S型,半躺在床,她扭着腰肢,左手托着香腮,微笑地看着他,眼神里闪烁着某种情愫,柔媚又风情。

“舒雅,叫我干嘛?”单少峰明知故问——他可能已经猜到了,舒雅也许会亲他。

“来,躺下来嘛,陪我说说话!”舒雅甜甜的笑容意味深长。

单少峰爬了上去,和舒雅并肩、面对面躺下。她的床很柔软,香味扑鼻。

舒雅拿水汪汪娇滴滴的眼眸瞅着他,这使单少峰心中顿生出丝丝柔软,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温柔乡一样,非常的爽。

所以,他也静静地看着舒雅,她长得很美,尤其是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充满灵气。

单少峰从她的目光中看出了热切的期盼,还有鼓励,鼓励他做出某些行动!

单少峰恍惚起来,双眼迷离,依稀中把舒雅错看成了神界挚爱。

“紫沐雪,我爱你!”单少峰将身一翻,将要去亲舒雅,不料舒雅眼圈一红,把他推开了,“紫沐雪是谁?”

单少峰一怔,意识到了刚才的失口,心想我怎么把仙女姐姐的名字叫出来了?

于是,他起身坐起来。

“山峰,紫沐雪是谁?”舒雅跟着起身,不甘心地追问。

“哦,紫沐雪是一部电视剧女主的名字!”单少峰灵机一动,笑道。

“呵呵, 原来是电视剧女主的名字啊,那么看来你很喜欢女主喽?刚才居然把我当成了她?哦?你这个大坏蛋,我知道了,你是想借紫沐雪这个名字占我便宜吧?”舒雅伤心地笑道。

她知道,单少峰在骗她,好吧,既然他有了喜欢的人,那就默默的祝福他吧!

舒雅心想。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了,气氛稍显尴尬!

“哈哈,被你猜对了,我就是想借紫沐雪这个名字占你便宜!嘿嘿,美女,你就从了哥吧!”单少峰想打破尴尬的气氛,开玩笑地道。

说着,他转身就朝舒雅扑去,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舒雅是一个开心的人,爱说爱笑,很快就暂时修补了心里的伤,嬉笑道:“来人啊,救命啊!”

“别叫了,再叫也没有人过来,嘿嘿!”单少峰俯身做个要亲吻舒雅的动作。

舒雅笑骂着:“死山峰,臭山峰,你是个大坏蛋!”

手机来电铃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玩笑”,单少峰放开舒雅,掏出手机,一看是杜雪梨打来的。

他接了电话。

“少峰,你在哪?怎么还不回家啊?明天你就要去沈家了,是不是要炼制一些药啊?我已经把鸡蛋、胡椒粉、辣椒面都买回来了!”杜雪梨道。

单少峰哭笑不得,“谁让你买的?”

杜雪梨糊涂了,“上次去炼药的时候,你不是让我买这些东西吗?”

单少峰道:“这次不一样!”

“到底哪里不一样啊,你都把我弄糊涂了!”杜雪梨郁闷地道。

单少峰故意拿神秘的语气道:“这我就不能告诉你了,是我的独家医疗秘方!”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家嘛!”杜雪梨问道。

“一会儿就回,挂了哈!”单少峰挂了电话,对舒雅道:“舒雅,我回家了哈!”

舒雅笑道:“哎呀,再待一会呗!”

单少峰抱歉一笑,“反正我已经知道你住哪儿了,以后会常来的,走了!”

舒雅坐了起来,朝单少峰眨眨眼睛,“好吧,那你以后来的时候要敲门哦,千万不要不敲门就进来,说不定人家不方便呢!”

“呃?”单少峰坏坏地看着舒雅,“你有什么不方便的?”

舒雅笑骂道:“你想哪儿去了,我平时在家的时候,不喜欢穿那么衣服,你看天气也越来越热了,穿那么多难受嘛!”

“哦,知道了,那我以后专门趁你不方便的时候来,嘻嘻!”单少峰打趣道。

“走啦你!”舒雅娇嗔地赏赐单少峰一个白眼。

“哈哈,那我走了!”单少峰转身,朝门口走去,舒雅从他身后叫了一声,“山峰!”

单少峰转身,看见身穿迎宾旗袍的舒雅已经向他走来,并且十分认真地看着他。

难道她要和我吻别?

单少峰心里YY起来。

没想到,舒雅走近他以后,一把抓住他的左胳膊,张口在上面不轻不重地咬着。

舒雅的唇柔软而且有温度,银牙咬着他胳膊上的肉,有些微微的疼,却又痒痒的。

这时,舒雅松开,抬头看着单少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某种感情,笑道:“没有什么可送你,就送你一块儿手表吧!”

单少峰朝胳膊上一看,发现被舒雅咬过的地方有了一圈牙印儿,乍一看,还真像手表。

“呵呵,舒雅,你真有创意!这个礼物,我收下了!”单少峰笑道。

“好了好了,收下就好,赶紧走吧!”舒雅打开门,把单少峰推了出来!

单少峰离开舒雅家里,来到自己家里的时候,发现杜雪梨和姐姐单晓敏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少峰,我怎么感觉,你对沈宇的事情不上心啊,人家老爸可是已经预付了一百万的医疗费了啊!”杜雪梨一看见单少峰回来,就提醒道。

“是啊,小峰,既然收了人家的钱,你就要认真一点嘛,咱可不能出尔反尔啊!”单晓敏的语气里带着责备。

面对两个女人责备,单少峰笑了笑,坐在了她们中间,装作无辜的样子道:“我没有不上心啊,这不你们一给我打电话,我就回家了嘛!”

“那你明天确定要去沈家吗?”杜雪梨问道。

单少峰道:“去啊,当然要去了!”忽然话题一转,说道:“不过呢,当务之急,我还要处理一些事情!”

“处理什么事情?”杜雪梨问道。

单少峰背靠着沙发,说道:“今天在餐厅发生的事情,想必那个女财务和她弟弟绝不会善罢甘休,我要把这件事彻底处理好!”

“你不会又要打架吧?你已经用筷子把人家的手穿透了哎!”杜雪梨道。

“少峰,得饶人处且饶人!”单晓敏也劝道。

单少峰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只是过去想告诉他们,以后老实点!”

单少峰在家里待了一会,便出发了!

经过打听,他得知了酷头的住院地址,并且特意买了一个水果篮。

来到医院,单少峰又打听到酷头住在5号病房。

单少峰推门而入的时候,发现病房里此刻没有别人,只有酷头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而他的一只手被白色纱布包裹着。

酷头正在安静地睡着。

单少峰关上病房门,走到酷头跟前,把手中的水果篮放到桌子上。

“喂,醒醒!”单少峰伸手夹着酷头的鼻子,不让他出气。

酷头憋得满脸通红,终于苏醒了。

“啊!是你,你还想怎样!?”酷头惊恐却又怨毒地看着单少峰。

“不想怎样,就是过来看看你!”单少峰笑道。

“哼!”酷头把头偏向一边。

“看着我!”单少峰霸道地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脑袋扶正,让他看着自己。

酷头的眼神更加惊恐和怨毒了,“你,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都说了,我是来看望你的嘛!”单少峰从水果篮里拿出一个苹果,“来,吃点水果!”

酷头既紧张又怨恨,身体开始发抖。

“哦,对了,苹果要削皮的对吧?”单少峰从水果篮里拿出了水果刀!

“啊!啊!杀人了!”酷头望着明晃晃的水果刀吓得不由得大叫。

单少峰眉头一皱,放下水果刀,一下可捂住了酷头的嘴巴,和蔼可亲地笑道:“嘘,别出声,乖哈!”

可是当他把手从酷头嘴巴上拿开的时候,酷头再次惊叫起来。

“你不乖是吧?”单少峰失望地摇头,提起内劲,打出一道无形的“哑符”,进入了酷头体内。

酷头一张口,居然叫不出任何声音了!

“哎呀妈呀,这到底是咋回事啊!”酷头惊慌失措地心想,“为什么我说不了话了?难道是我眼前这个家伙的手段?他居然能让我变成哑巴?太恐怖了吧!”

酷头急出一头冷汗,他看单少峰的眼神里,有之前的惊恐怨毒,转化成了谦卑的哀求。

“你不要怕,一个小时后,你就能说话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吃个苹果,乖哈!”单少峰重新拿起水果刀,开始了削苹果。

他装作不会用水果刀的样子,笨手笨脚地削着苹果,忽然叹口气,“哎呀,水果刀太难用了!”

说着,单少峰放下未削完的苹果,把水果刀用双手轻轻的一揉,于是乎,水果刀在他手中像一张纸片那般,被他揉成了一团,随手丢进垃圾桶里!

酷头看到这一幕,虽然不能说话,但心中却惊道:“天啊,这家伙太牛了吧,居然轻松地把水果刀揉成了一团?他,他还是人吗?”

想想自己是如何变成哑巴的,想想水果刀是如何变成一团的,酷头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之前对单少峰的一丝怨毒,立刻消散不见,被敬畏取而代之!

这时,单少峰轻轻拿起了酷头受伤的手,拆下了白色纱布,他的手掌上血迹斑驳,上面还被医生涂抹了药。

酷头如今像个绝望的小白鼠,认命地等待着被宰割。

可是,酷头错了,只见单少峰拿着他受伤的手,右掌在伤口处轻轻抹了一遍,缕缕白色寒雾从指缝间升腾而起,带着一股浓郁的药味。

单少峰收回右掌时,白色寒雾也消散了,酷头那只手上的伤口,竟奇迹般的愈合了,并且没有留下一丝疤痕,完好如初!

酷头的眼睛一下可瞪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