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护花狂少

第3章 白少

重生之护花狂少 鱼不乐 2110 2016-03-25 15:34:54

  杜雪梨和他们理论:“放肆,你们把这当成什么地方了?”

黄毛二话不说,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硬生生地把她扯倒在地!

两名护士正要过去搀扶,其它三个混子又将护士推倒。

之后,他们捡起药瓶,在医院走廊里就是一阵摔砸!

眨眼间,所有输液药物,全部毁于一旦!

单少峰闻声赶来,抓起走廊里的一把椅子,就朝那带头的黄毛头上砸去!

“砰——!”一椅子下去,黄毛只觉得天旋地转,头上的鲜血流了一脸,满眼都是小星星,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其它三个小混混看傻了眼,呆呆的,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单少峰搀扶起杜雪梨和两名护士,问道:“你们没事吧?”

杜雪梨看到那晕倒的黄毛,生气地对单少峰道:“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她又忙吩咐身边两名护士,说道:“快把这个黄毛抬到医疗室上药!”

单少峰轻描淡写地笑道:“放心,我知道轻重,他不会死的!”

护士搀扶着黄毛离去,杜雪梨再去取药,走廊里只剩下单少峰和三个混子。

“大……。哥……。我……。我们也是替人做事的啊,不……不管我们的事!”混子们战战兢兢地为自己澄清。

单少峰扫了他们一眼,“带我去见你们白少!”

三混子小鸡啄米似地连连点头。

白少的独栋别墅里,是夜!

当三个混子把单少峰带到白少跟前时,白少疑惑地眯眼问道:“这个人是谁?”

三个混子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眼,没有回答,而是知趣地道:“白少,我们三个还,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他们逃之夭夭!

白少越来越迷惑了。

单少峰微微皱眉,问道:“你就是白少?”

白少听单少峰的口气很冲,问道:“你谁呀你?”

单少峰道:“我是你祖宗!”

白少一下可火了,“艹,你特么有病吧?”

在里面房间里打牌的四个保镖听到客厅里有点不对劲,扔下扑克牌,纷纷赶来。

“白少,什么情况?”

白少道:“来了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煞笔,给我教训他!”

白少话音一落,四个保镖把单少峰包围在核心。

单少峰冷笑,扫视四名保镖,“你们为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败类卖命,值得吗?”

白少气得暴跳如雷,“还等什么,搞残他!”

四名保镖一涌而上!

“旋风腿!”单少峰纵身旋转,两条长腿在空中左右翻飞,空气中传来“啪啪啪啪”的踹耳光声音。

四秒钟过后,四名保镖已然被踹翻在地,疼得再也爬不起来了!

白少不可思议地看着单少峰,眼中全是惊恐,瞬间软了下来,“哥们,咱们无冤无仇,有事好商量!”

单少峰走近白少,霸气侧露地目视他,强大的杀气让白少心头一惊,几乎不敢看他的眼睛。

“哼,有事好商量?晚了!”单少峰冷笑,突然出击,随手在白少脖子上一拨,白少的身体失去控制,软瘫在沙发里,暂时动弹不得。

白少吓得脸色惨白,叫道:“哥们,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还请你明示啊!只要你饶了我,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金钱、美女、香车,随便你挑!”

单少峰嗤之以鼻,“有钱了不起啊!”一只手掐住白少的脖子,另一只手暗中运起内劲,抓着白少的一簇头发,猛地拔起。

“嗷——!”白少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他的头发,全部被单少峰用最原始而简单粗暴的方式拔个精光,成了秃子!

白少疼得晕死过去。

“妈咧,还装死?”单少峰在白少的别墅里找到一壶热水,直接泼到他头上!

“嗷——!”白少触电般的跳起来!

因为刚拔完头发,所以白少那光秃秃的头上还红红的,有血迹渗出,如今又被泼上热水,可谓是“雪上加霜!”

白少疼得哭丧着脸,见单少峰不吃软的,便试探着来硬的,“你,你竟敢欺负我?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会后悔的!”

单少峰道:“我特么管你是谁,老子欺负的就是你!”左手掰开白少的嘴巴,右手提着水壶做要灌下去的样子,“不知道开水流进你喉咙里会是什么滋味!”

白少吓哭了,“呜呜,哥,哥,我错了,饶了我吧,求你了!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还请你明示啊!”

单少峰满意地笑了,把水壶放到地上,道:“你哪里得罪我了自己不知道?给我好好想想!”

“嗯嗯嗯,我好好想想!”白少哭丧着脸,悲催至极。

单少峰指着地上的一名保镖道,“你爬过来!”

这四名保镖刚才见识了单少峰的狠辣手段,哪敢不从,于是,其中一名保镖果真朝单少峰爬来。

单少峰道:“趴在地上别动!”

保镖毕恭毕敬地点头,“知道了哥!”

单少峰坐在了这名保镖的脊背上,对白少道:“想起来了吗?”

白少不确定,试问道:“难道昨晚和我去开房的女人是你老婆?”

“啪——!”单少峰一巴掌抽了过去,“老子像是戴绿帽子的人吗?”

白少捂着被打得通红的脸颊,连忙道:“不像,不像,哥你只会睡我马子!”

“啪——!”单少峰又抽了白少一耳光,“老子像那么卑鄙无耻的人吗?”

白少又哭了,“不像,不像,可是哥,我真的是想不起来哪里得罪您了呀,求求您给个暗示吧!”

单少峰叹口气,“算了,我还是直接浇热水吧!”

“别别别,哥,我想,我好好的想!”白少软瘫在沙发里,绞尽脑汁地想,忽然灵机一动,问道:“难道,上个星期天,我酒后开车撞成重伤的那个老头,是是哥的亲戚,哥呀,对不起,我要是知道那老头是你亲戚,我一定不会逃逸,一定会支付医疗费的!”

“啪——!”单少峰又来一耳光,“尼玛,原来你还做过这种缺德的事!不是这件事,再想!”

白少愁眉不展,竭力苦想,“哦,我知道了哥,肯定是我找人打伤的那个慈善家,是你的朋友吧!”

“尼玛,你小子真是坏事做绝啊!”单少峰欲扬手去抽白少耳光,可是白少有了经验,自己抢先抽了自己一耳光,“哥,我自己来,别累着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