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58章 思量计短长(15)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515 2016-06-20 20:15:48

  琉璃跟着阿娘去前院,见到叔孙恭的时候,几乎惊个倒仰。再想不到,这个叔孙恭竟然是当日在南山看桃花时将自己掳走的人。心下惊讶不定,原来当日和柳元元说话的,竟然是他。这样想来,两人私下里接近,岂非是……顿时明白当日叔孙恭为何要掳自己走,差点将自己灭口了。

叔孙恭尽管早有所料会见到琉璃事先作了心理准备,还是表情一僵,面带惭色,站起身来,有些拘谨地对阿原行了个礼。对琉璃却是不敢看,然而知道自己当日实在是唐突又过份,拿眼神看了看琉璃,带着祈求之意,希望她不要将当日的事情说出来。倒不是他怕惹了高公夫妇的怒气,而是怕说出来会坏了柳元元的名声。

鲜卑女子没有汉族那么多礼教讲究,喜欢哪个男子,会跑到男子面前表白,一男一女也会私下相约见面谈情。然而汉族女子被种种礼教束缚,并不能随便与男子见面,更虽提说话聊天。何况柳元元出身氏族旺族柳家,更是重名声。否则那一日他也不会因琉璃撞破情急之下生了恶念将琉璃掳走。

秉淮这时对阿原笑道:“这次出征柔然,无伤无病地完好回来,全得他时不时护在我身侧。”

阿原看叔孙恭高大魁梧,相貌俊伟,心里先有些喜欢,又听他对丈夫数月相护,对他更是好感倍增,笑道:“从前听闻叔孙将军乃众臣中的佼佼者,鲜人能及。有子如此,可见将门有后。”

叔孙恭敛了心神,连忙施礼道:“跟高公相处数月,得高公点拔无数,才知从前自持眼界,所虑极短。实在有愧夫人如此夸赞。”

秉淮笑呵呵对阿原说道:“小阿郎武力过人,将才难得,我已将他收在门下了。”又对叔孙恭说道,“以后只以师称,不用高公夫人地挂在嘴上了。”

叔孙恭连忙又行礼,口称师父师母。

指着琉璃说道:“这是我女儿琉璃,顽皮得很。既然认了师,你们就兄妹相称吧。”

琉璃已经复了神色,不等叔孙恭开口,上前乖巧地喊“叔孙哥哥”。

叔孙恭讪然回礼,多少有些尴尬。

阿原只当叔孙恭拘谨,笑道:“难得你师父今天高兴,你第一次上门,以后少不得常来常往。今日就留下来用顿便饭。”

这顿饭叔孙恭吃得颇有些坐卧不安。一边是他颇敬重的师父,一边是他差点伤害性命的师父爱女。

他自那日得了崔浩嘱托,想及自己犯下的过错,时时愧疚于心,因此对同时杜大将军帐下的高公不免殷勤看顾些。高公不明就里,闲下来倒提点他一些兵法谋略。两人交谈之下,他立刻被高公的高才大略折服,后来倒是真心实意地护着高公。因此这次一回来,第一件事便是上门来拜望。然而跟琉璃一碰面,心里的尴尬可想而知。

叔孙恭这边心里惴惴,琉璃却表现坦然自若。当日叔孙恭没有伤及她,她自己也并未太将那天的事情放在心上。今日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知道这叔孙恭定是喜欢柳元元喜欢得紧,怕她多嘴坏了柳元元的名声,才对她动了恶念。

自从她南山被劫之后,柳元元自觉已与她疏离了起来。偶尔见面虽然极力做得若无其事,面上也做得亲热,然而却已极少来往。而且她恍然听说柳元元正被家里张罗着定亲事,不知道亲事定下来没有。那个定亲的对像,应该不大可能是随军在外的叔孙恭。不知道叔孙恭知不知道此事。

饭后,叔孙恭又被秉淮留下深聊了一会儿才起身告辞。

叔孙恭一走,秉淮就对阿原说道:“此子心肠忠厚,危难能虑及他人,且我观他日常与人相处,正直柔顺,少有喜怒之色。此次在外,不行阿谀之媚,不做压制之恶,此子可教,可托。”

阿原讶然失笑:“阿璃才多大,你还真存了要对他托付琉璃终身的心思?”

秉淮还没有开口,琉璃从外面进来,听个正着,立刻说道:“我才不要他那样的终身,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秉淮笑道:“哪里凶巴巴了,明明形容俊伟。”

琉璃道:“个子那般高,肩膀那般宽,跟着一站跟个铁塔一样,看着就吓人了,再长得凶一点,可不要吓死人?”

秉淮:“……”

阿原扑哧笑出声来,揶揄秉淮道:“阿璃平日里文弱书生见惯了,平白来个习武的,倒不看不上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