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72章 人心最难测(12)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270 2016-06-16 21:53:35

  正月初六,都城豪商乔家家主备了豪礼,携了幼子到高宅递帖求见,言是为子求师而来。

秉淮辞官不受,仍回书院主持事务的消息一传开,从初一开始,高宅门上便是络绎不绝,时有人拜。

宗明报到秉淮面前,秉淮正与阿原煮茶轻啜。听到乔家家主来拜,秉淮先看阿原。他虽得多人上门拜见,全为书院就读之事。然而乔家家大业大,想为家中阿郎请先生教书必不是难事,实在不必重礼来见他。且自从阿原推了乔家的生意后,当时已言明,两家不必有何往来,只作陌生人见。为何今日却竟重礼上门了?

“我想他今日登门,求师是假,另有所图才是真。”

阿原沉吟一下,说道:“我为他家牵线,为前番伐夏大军承办粮草,本来已言明是一片私心,有利而图。两边各不相欠,也不必有所牵连。他总不会是为着要我再牵线搭桥为皇上办差而来。”

秉淮接话道:“他已经为皇上输送过粮草,若居然还想着要你再牵线搭桥,倒叫我有些瞧不起了。”

阿原失笑道:“你以为皇上那里是做一次买卖就能套住交情的么?我看皇上并不想要乔家一家做大,我找乔家为大家承办粮草,皇上定不是未想过,不过不想给乔家这份荣耀罢了,正好借我的手圆转。乔家若是聪明些,也应知道,财富尽归他一家并非好事。”

秉淮想了想,说道:“乔家若是连这点都想不到,也做不到今天了。如此我便应该见见他,看看他此来是要做什么。”

回头对宗明说道:“去请人进门吧。人可进,礼不收。”

阿原见宗明走了,才对秉淮说道:“行军打仗向来讲说,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皇上不是不知此理,然而我见他对粮草一事并不是太上心,一应征伐,全是速战速决,一应供应,多靠征掠。即使前番伐夏回来,也未重视粮草一事,乔家想走皇上这条路,几无可能。乔家若有不甘之意,能劝他止了还是劝一劝。自苦没有帝王愿意被人捏住钱袋者。如今皇上态度不表,旨意不下,便是不情愿之意了。乔家已是豪富之家,水满则溢,实在没有必要再争荣耀。”

秉淮叹道:“他若真存了追名逐利之心,又怎是我一个劝能了的?我看乔家五叔还算清明。然而人心不足,自有争好。名利一旦入了心窃,不到撞上南墙是不是幡然醒悟的。这位乔家家主,其人如何,还要观后再说。”

阿原听了,说道:“我从前与乔家五叔打交道最多。他的三个儿子,并不熟悉,只是听说他这个大儿子沉稳机变,颇有志向。近几年将乔家打理得的确也不错。否则乔五叔也不会放心地将掌家大权交到他手里。”

两人说着话,宗明却是将乔家父子引了进来。

秉淮和阿原起迎。

看这位乔家家主,三十多岁,中等的个子,身材微胖,短须细目,颇有儒相。步履之间颇见从容,站在那里又是一派沉稳,抬目之间端的不动声色。

又见他身后跟着的孩子大约有十来岁,身形偏瘦,长相随了乃父,长眉细目,肤色微白。这个孩子一脸的活泼跳脱,看秉淮夫妇的时候,不大的一双眼里眼珠转动,带着几分打量又有几分使坏的意思,

秉淮一下子觉得乔家这位小郎有些意思,看着那孩子表情不动,脸上不笑,只将目光注视在他身上,皱眉说道:“见长者不行礼,不问安,为何如此失礼?乔家竟是如此教的孩子么?”

那孩子未料到秉淮会当面挑理,先是意外地怔了一下,然后看着秉淮,迅速地上前行礼,深深作揖,口中脆声说道:“乔家向来教育子弟谦逊知礼,只是我久闻高公大名,见面有些好奇,一时只顾着打量先生,竟然忘了行礼。失礼数的是我自己,非是乔家教子不良。”

秉淮心中暗暗点头,脸上却沉着说道:“想来乔家,豪富之粗,交游者广,往来者众,小郎竟会见我而失礼忘言,也令我心生诧异。”

那孩子立刻回道:“乔家往来者众不假,然而能如高公不惑于名利,不耽于官场,淡泊如此者少。因此情不自禁要打量一番,故而失礼。”

秉淮点点头,说道:“倒有几分歪里。然我不愿耽于官场,并不是我不惑于名利,更无淡泊之意,而是我已得名利,自觉不必再为官声所累。小郎说错了我。我其实也和世人凡夫一样,不过是比别人更懂得待价而沽而已。”

那孩子愣在那里。有些疑惑地看着秉淮,眼里显然有几分不信,又带着几分意外。

乔家家主这时笑道:“高公若是待沽,不知道谁能出得起高价。”

他说完,那孩子脸色一松,露出笑意,再次看向秉淮时,脸上带了些许的恭敬之情。

这一次,不用秉淮挑礼,主动地再对秉淮一作揖,脆声说道:“小侄乔谨,拜见先生,师母!”

秉淮站着不动,也不说免礼,看着乔谨弯下去的身子,说道:“我何曾说过要收你,为何口称先生、师母?”

乔谨弯着腰,并不直起身子,也不动,只是声音恭敬地说道:“先生见面就教导我知礼,又教我人可向利,然要待价而沽,不可自贬己身。乔谨想先生既当面教诲,因而以师相称。”

秉淮不觉脸上有了笑意,对阿原笑道:“此子甚是聪慧,且懂屈伸,大丈夫立世,最该如此。”

阿原原听秉淮对乔家一派疏离,转眼居然这般轻易认了弟子,不觉有些好笑。然而她自己,也颇喜欢乔谨,笑着对乔谨说道:“既然先生应了收你,从此你但有疑难,便常来请教吧。”

乔家家主大喜过望。因着阿原从前说过两家互不往来的话,他来之前,并不抱多大希望。没想到自己的孩子如此聪慧,见面就得了秉淮的欢心,自己不用费一唇一舌便认下了先生。

向来沉稳内敛不露声色的脸上带了大喜之色,对秉淮拱手喜道:“高公肯收小儿,真真是开年之喜!我原备了薄礼,高公不肯收,请允我为书院捐书阁一处,以此为小儿的拜师之礼。”

秉淮笑着回道:“乔家主果真捐书阁一处,我当请旨,为家主具碑以表。”

阿原笑着将乔家父子往座上让。

乔家家主礼让两句,依着坐了。才对秉淮说道:“今日此来,一来为小儿拜师。心愿已成,可喜可贺。二来是听到有人欲对阿璃小姐不轨,想着该在高公和夫人面前道明。”

秉淮和阿原听着后面的的话,齐齐吃了一惊。一下子紧张起来。

什么人竟然会对阿璃不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