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71章 人心最难测(11)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173 2016-06-15 21:42:20

  正月初二日,宗明报说门外东阿候来见。

秉淮冷笑一声,说道:“趁我不在,千方算计我的女儿,他倒有脸来见我!跟他说,同姓同宗相煎急,他我早已是冤家。高宅的家门不招冤家惹晦气!”

宗明出去撵人,阿原便对秉淮说道:“他府上当日虽然做得过份,心里明白便好,何必明着撕破脸?”

秉淮说道:“你以为不撕破脸他就能怀一丝慈悲之心吗?早已被功利蒙了眼,堵了心,他即使登门来见,也绝不是示好,必是明着修好,暗里算计。我何必给他机会,让他有一分机会再打着我的名声外面招摇惑人!”

阿原还待要说,秉淮问道:“你当日轰了那府里的夫人出门,难道是打算修好来着?”

倒把阿原说笑了。

“他真心来修好,正该绑了他那个夫人过来,作作样子也让我们看看,让我们也能从他薄情处看出几分真心的讨好来。说来说去,不过自作聪明地以为别人是傻子,妄想觉得他一示好别人就会信!存了恶意算计人想法还如天真!他也算是个极品了。”

秉淮哂笑一声:“高家家门败于妇人之手,不知道叔祖泉下作何感想。”

阿原撇嘴道:“家门败了就是妇人之过么?真是妇人之因,也是他有眼无珠,娶妻不贤,眼光失准之故!”

把秉淮倒说笑了:“倒是我一言不慎,连带了你。”

且说东阿候被宗明传了秉淮的原谅,不客气地拒之门外,十分觉得没面子。他原想着,因着之前的事情,秉淮虽则生气,然而事情到底是东阿候夫人出面做的,他亲自上门来示好,秉淮但凡事理分明些,都不会将他拒之门外。只要与秉淮见了面,一应事情都往东阿候夫人身上推,只说她自作主张,将自己摘了干净,此事便算揭过。没想到秉淮不但不见他,反而说出“早已是冤家”的话来,一下子让他大失面子。

从前在候府里,他对东阿候夫人时冷时热,颐指气使,好歹还能找回几分面子。然而自从上次东阿候夫人撂了回挑子让他出了回大丑,母亲又百般偏着那女人叫他一忍再忍面上作够样子后,东阿候夫人像是有了撑腰一样,对他也淡然起来,再不像从前那般恭顺。他再冷着淡着,东阿候夫人居然也再不像从前一样着慌讨好,反倒惬意无比自在非常,仿似他不存在一样,该到母亲处问安则问安,该管教女儿则管教女儿,该理家事便理家事。对他该有的照顾一样没少,却让他感觉不到丝毫的妻子恭顺。

家里已是让他十分郁闷。没想到纡尊降贵地来到平民宅第的高家宅上,闭门羹吃了一个不说,当面还被撂了话,简直是太不将他放在眼里。

东阿候待要发一发怒,宗明却是将门一关,里面门闩声响,竟然是连门闩都上了,唯恐他会闯进去一般。

东阿候何曾受过这般蔑视?怒气冲冲地一回头,沉着脸对车夫喝道:“扶我上车,回府!”

东阿候回到府里,气冲冲直接去了书房。

东阿候夫人彼时正带着两个嫡亲女儿和从书院难得回家一趟的嫡子高忱围着火盆说话。从老太君那边院子回来,知道高忱过了初六又要走,高莹怜惜弟弟,高芸依恋兄长,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倒也亲热。

侍女这时过来,俯着东阿候夫人耳边说了两句话。

东阿候夫人心里淡淡,脸上却轻笑了笑,说道:“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若无其事地拢了拢火盆,依旧笑着跟儿女说话。

高莹看了看母亲,迟疑着欲说什么,到底咽下了嘴边的话。

她正坐在母亲身边,侍女的话隐隐是听见了的,说的是“候爷回来了,想是遇到了不顺心,书房里发脾气呢”。

她很想跟母亲说去看看父亲,然而却也深知父亲薄情,母亲早被冷了心,尤其上一次,当着众人的那一巴掌。这些年,她看着父亲对母亲忽冷忽热,小妾换了卖卖了换,家里乌烟瘴气,母亲强打精神,祖母强和稀泥,早已厌倦,恨不得早日离了这个家。她尚能有一日解脱,她的母亲,终生却要在这个家里面对一切。她既想父亲母亲如别家的父母一样,至少面上和和美美,又深知父亲的秉性,终究失望。

最后反而是对母亲深怀同情和怜悯,到嘴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劝说了。且为人子女,父母的事情,哪有她开口的余地?且也说不出口。

高芸此时正倚在高忱怀里,笑嘻嘻问东阿候夫人:“母亲,可是有什么事情?”

东阿候夫人微微一笑,说道:“小孩子家,最爱听事,什么都要问一问。哪里有什么事情?不过是说庄子上送了一头鹿过来,问晚上要不要取些肉来做一做!”

高芸眼睛一亮,立刻叫道:“当然要!哥哥久不在家,要给哥哥多做些!”

东阿候夫人笑道:“芸儿知道心疼哥哥了!以后你们三个这般互相疼惜,我看着就高兴了。”

且说东阿候,在书房里等了半天,不见东阿候夫人来安慰规劝,一腔恼怒,无处发泄,端着茶杯本要摔下去,想着正月里正值岁首,摔摔打打岂非不吉利?且让母亲知道,又是一番斥责。忍了忍,茶杯丢到桌上,泼了茶出来,湿了桌上昨晚才写的一方字。

那方字原是因为昨日数家登门拜礼,一时高兴,晚上便挥毫写就。原要晾好了装裱了挂起来,没想到一杯茶水便污了个彻底。

一腔怒气更是冲了头顶,回头想指着丫头骂一顿,一转头,却才发现,书房中一个丫头也不在,敢情是都鬼精油滑地躲了。觉得这东阿候夫人最近真是越来越不像话,夫君心情不顺回了府,不过来看望一番还罢了,居然教唆着下人躲起他来,真是有失妇道!

连番受气,实在受不过,起身出了书房门,走到廊下,只见两侧各有丫头缩了肩,低着头,身子微退,带着避意,简直怒不可遏:“不知道夫人怎么管的家,越发猖狂了你们,回头一个个都卖到人市去,由着你们自在!”

恶狠狠说完,便直望老太君的院子里去。

想着那秉淮的猖狂嘴脸,他虽未亲见,然而一定要母亲知道知道,再拿个主意,万不能等他做大气势起来,东阿候府想压也压不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