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67章 人心最难测(7)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222 2016-06-13 22:34:41

  琉璃陪着始平公主在庄子上走了一时,始平公主旁敲侧击几变话题却总围着崔浩说话。琉璃心里揣着明白,面上装着糊涂,什么也不肯露给始平公主。她不是对这位公主心有防备,而是从崔浩对这位公主的态度中知道,崔浩并不想和这位公主有一丝亲近的关系,自然不会违着崔浩的意思透露他的一丝一毫。

始平公主终于意兴阑珊,一边往回走,一边跟琉璃说道:“上次在别院,没有跟你说几句话,你素与柳家小姐常有往来,哪一日再约了她,我们一起喝喝茶,坐在一起说说话。”

琉璃想了想,说道:“实在不瞒公主,自去年始,柳家姐姐倒不怎么出门了,我阿娘管得我紧,也少许我串门,我与柳家姐姐,倒有许多时日没有见过了。”

始平公主听得一怔。琉璃这话,是在跟她说,她与柳元元已不似从前亲近,还是在拒绝她的约请?她贵为公主,从前都是别人顺着她的话说,却是第一次,琉璃透了别的意思。若是真与柳元元交恶,寻常女孩儿,不是该对她遮掩么?

始平公主没有猜透琉璃的意思。但她至少知道,琉璃有那样懂得审时度势,也知道先发制人的阿娘,必定不似平常柔弱单纯的闺中小姐。何况连她自己的阿娘都赞过琉璃为人聪慧。

始平公主隐隐觉得,她和琉璃之间,既没有她以为的那种臣子常见的恭谨,也没有知心相交的亲昵。她从琉璃身上,隐隐体察到了疏远,和崔浩对她的一样,不过是琉璃的疏离作得更隐晦,表面上看不出来罢了。

始平公主对这个认知很不舒服,心中甚至有些恼怒。

崔浩对她的疏离是因为他本人的清高自傲,她爱慕他,所以不计较他的疏离。然而琉璃凭的是什么?

两人一直走回去,始平公主都没有怎么说话,琉璃乖巧地落后始平公主三步跟着,自然也不会主动搭话,毕竟那是一国的公主。

元韬抬头看看两人的样子,眸光闪了一闪,笑道:“天寒地冻,可看到什么景致不成?”

始平公主在元韬面前,撒娇则撒娇,然而知道他对琉璃别有不同,并不想叫他看出来自己对琉璃不喜,笑着说道:“天寒地冻不就是景致么?”

元韬看琉璃,琉璃浅浅笑道:“看到了冬麦,天寒地冻中仍见生机。”

元韬笑起来:“这倒确是景致了。”

崔浩不动声响地看了看琉璃没有任何异色的脸,为始平公主和琉璃各倒了一杯热茶,说道:“天寒地冻,正好回来喝一杯热茶暖一暖。”

他眼看着茶壶,没有指名道姓是在关心谁,然而始平公主知道,这话是绝对不会说给自己听的。心里更是带了三分恼怒。

琉璃看着元韬几个又吃了一会儿,吃得已经很少,倒是喝了不少酒。于是轻声对元韬说道:“我出来时间长,怕阿爹阿娘挂心……”

元韬笑道:“想着你在家里闷得慌,才叫崔浩带你出来,一时三刻,你又要想家。罢了。今日吃得已尽够,喝得也尽兴,又是年节里,正该跟你阿爹阿娘在一起过个年。今日就散了吧,崔直郎没有喝酒,依旧让他送你回去。”

始平公主张了张口,然而她到底是要跟元韬回宫的,争也是徒劳,何况她的阿娘早就教过她,她的明日如何,端看元韬对她的宠家程度,因此叫她不要做惹元韬不快的事情。她很早就从和亲外嫁的公主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命运,知道如果不想走那些公主们的前路,只有紧紧抓住元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