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61章 人心最难测(1)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165 2016-06-08 19:28:19

  新年这一天,秉淮门前车来马往,络绎不绝。

只因他不愿为官,仍然揽起了书院的事情。又得了皇上首可,要他在书院开增开兵术兵法课,且还靳令官中子弟,但习武者,均须在年后到书院应考,择良才而教之。

那些鲜卑老臣,在朝堂上极及排挤汉臣,然而他们的子弟正是少年心盛,都有追逐沙场,建功立业之心。又知年前虽然败了柔然和夏国,然而两国未除,强敌未克,开年或早或晚,定会再起征讨。前番叔孙恭走了一圈回来,皇上又是封又是赏,大家早已心羡难忍。鲜卑子弟向来好武厌文,一听书院要开兵课,哪里还管父辈在朝堂上的排汉心思,三两相约地到高宅来拜年。且都知道叔孙恭早已被高公收在门下,更是拉了叔孙恭来当荐门石。

琉璃这一天本来打算了要与阿爹阿娘亲亲热热地守在一起过个好年,没想到居然被一群热血子弟打扰,前院热热闹闹,她在后院好不郁闷。想郭家姐妹、柳家姐弟、并卢家的卢绽,他们家大业大,亲朋好友无数,都在都城据守,各家走动走动,才显得亲热欢乐,不像他们南边移居过来,无亲无戚,只有寡落落自家一家人,饶是如此,居然还被一群不知看别家脸色的子弟打扰了一家三口的欢聚。

崔浩进来的时候,琉璃正拿着一套九连环的套环无聊地解,屋里榻上放着打开的陈旧小皮箱,正是当日进都城时送她的。

看了看榻上虽然陈旧却干净整洁不染尘土的小箱子,崔浩抿唇一笑,顺势往榻上坐,说了一句:“解了这几年,居然都没有解出来么?”

琉璃看是崔浩,脸上有了欢颜,撇嘴说道:“一年都解好几次呢。”

收了套环,问崔浩,“掬心姐姐被阿娘放回家去过年,我一个快无聊死了。我阿娘本说你们府上今日人多宴盛,为什么你有时间过来了?”

崔浩微微笑道:“人多宴盛为的又不是我。我不过来,怎知你无聊成了这般模样?”

看琉璃拿眼瞪他,笑道,“穿衣服吧,带你出去走一走!”

琉璃惊讶地看崔浩:“大过年的,出去走走?去哪儿?我阿娘允了?”

崔浩不答,只笑道:“不去我便自己走了。”

琉璃哪肯不去,起身就往榻下跳,一边到门口喊聂阿姆为自己找衣服。

屋里再暖和,毕竟是冬天,地面也是冰凉地寒。

崔浩急忙伸了手将琉璃往榻上拉:“真凉到了你,一个正月都别想出门了!”

琉璃一听,忙着要往榻上跳,然而离得远了,一步两步怎能过去?被崔浩拉着,急得一跳,两脚便踩到崔浩靴面上。崔浩又怕跌了她,只得将她拉紧贴着自己。

聂阿姆听着琉璃的喊声进来,先被两人的样子唬了一跳,及至看到琉璃只着棉袜的脚,立刻便明白了怎么回来,又是好气又是无奈地道:“小姐,这冰凉的地你也敢往地下跳。幸好是崔阿郎在,否则回头你闹肚子疼都不晓得怎么个遭罪!”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要抱琉璃。

琉璃道:“我现在长了个子,又沉了许多。阿姆你抱不动的,把我的鞋子拿过来给我踩了就好。”

聂阿姆一想也是。她倒不是琉璃沉了抱不动,只怕自己摔了她。于是赶忙将琉璃的鞋子拿过来。看崔浩被踩了半天,摇头道:“小姐只管胡闹,都不管崔阿郎是否吃疼。崔阿郎脚可还好?”

崔浩笑了笑:“无妨。”

琉璃踩了鞋,趿到榻前,一迭声地道:“阿姆,阿娘许我嗖崔哥哥出门去。快帮我找了衣服来吧。”

聂阿姆回头看崔浩。崔浩点头笑道:“婶婶在前院帮着世叔待客,腾不出身来。出去庄子上走一走,并不需太多时候。年节里,带阿璃出去走走,也省住她在家里闷得无聊。”

聂阿姆忙道:“是这个理儿。我正说呢,大过年的,小姐本来欢欢喜喜要与老爷夫人好好过一过,来了这些人,小姐自然不好前院去。”

一边说着,一边去衣柜里为琉璃拿衣服。

崔浩又说道:“阿姆尽可为她找便利的衣服实用些。”

琉璃一听,立刻凑近崔浩问道:“去庄子上要穿便利的衣服,是要教我骑马么?”

聂阿姆一听,连忙要出声制止时,便听崔浩笑道:“你阿爹不跟在身边,哪里敢教你骑马?不过是皇上想偷个闲,偷偷叫我喊了你,约了乐平王,想找个地方吃烤肉去。”

琉璃一听,立刻眼上亮,笑道:“皇上原来也像从前一样孩子气的么。要去要去!”

想起什么,又问道,“不要带着那个宋使吧?我可不喜欢那个人。”

崔浩失笑道:“你与他素未谋面,他如何就得罪了你,惹了你不高兴?”

琉璃撇撇嘴:“听说他那个人品行不好。”

崔浩道:“你何时如此道听途说了?别人嘴里说出来的,十分未必有两分真。”

琉璃哼道:“别人说了几分我可不管,说他抛弃妻子别娶难道是假的吗?”

崔浩噎了一下,说道:“郭凭其人,颇有才学,又有气节,宋帝对他多有倚重。”

琉璃哼了一声,才要说话,只听棉衣落地之声。回头一看,聂阿姆正弯腰捡地上的衣服,有些自嘲自责地摇头叹道:“真是不中用了,拿件衣服都捧不稳。这身衣服弄脏了,我再为小姐重新寻一件吧。”

琉璃急着出门,道:“阿姆将这地收拾得一尘不染,掉了又能脏哪里?不妨事!”

跑过去接着聂阿姆手里的衣服急着往身上套。

聂阿姆看她的样子,只好说道:“我去为小姐拿了棉靴子来。”

自去外面鞋柜里找棉靴子。

琉璃看聂阿姆往屋外走,笑道:“阿姆忘了,新做的棉靴子昨晚我临睡前放在床边的。”

聂阿姆愣了一下,脸上有些不自然地笑道:“我这记性真是差得很了,昨晚放的靴子,这才多时的事情,居然都忘记了。”

琉璃笑道:“阿姆才不是记性差。是平时为我做的事情太多了,忙得乱了。”

伸胳膊,踮着脚,对聂阿姆亲热地抱了一下,笑着说道,“阿姆镇日里心思都在照顾我。如果今天有烤肉吃,等我回来,一定会阿姆带回来。”

聂阿姆眼眶中有泪,差点落下来,说道:“小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就当是对我的回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