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49章 思量计短长(6)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054 2016-06-01 21:12:55

  “崔哥哥,也要跟着去出征么?”琉璃愣愣地问崔浩。

崔浩道:“生逢乱世,魏地暂安。柔然在北面虎视眈眈,夏国在西面伺机待动,又有南边的宋地屡屡进伐。如今杜大将军已在攻伐柔然,想必十月便能力克强虏。宋地若是联合了夏国,一南一西,一进一伐,魏地必然应付吃力。如今夏国国主赫连勃勃去世,身后数子争位,国内正是明争暗斗之时。我们正好趁着关中大乱,攻伐过去,必然事半功倍。一旦夏国被灭,魏地便少了后顾之忧。”

琉璃年纪虽少,然而自从阿爹随军出征后,日日担心,多少也了解了一些战局战况,问道:“夏国有崔哥哥说的这样好打么?夏国定然也有精力强将吧?”

崔浩笑道:“夏国新继位的国主赫连昌,是赫连勃勃第三子,人传他身长八尺,魁岸俊美,勇猛非常。曾独率一万骑兵败退前太子赫连伦三万人马,收了赫连伦八万兵众。此人虽不可小觑,然而颇有些刚愎自用,自以为是。凡人皆有弱点,但有弱点,皆可降服。况且皇上英武难当,十二岁就曾率兵败过柔然骑兵,到今柔然还被朝诸将戏称为蠕蠕。再者,如今魏地,诸将一心,唯皇上马首是瞻,而夏国几个皇子各自为政,一盘散沙。赫连昌再勇猛,独阵英雄焉能敌过群雄同心?”

琉璃低声说道:“我知道其实才没有你说的这般轻松容易。阿爹已经随了杜大将军去北伐柔然,你又要随皇上去西征夏国。我帮不上你的忙,你要好好保重。”

崔浩揉了揉琉璃的头发,笑道:“说得这样伤感,我又不是现在就要走。皇上有了决定,点兵备粮也要一个多月。真正发兵大约要到九月。那个时候,你阿爹 离回来时间也不会太长。”

琉璃道:“我讨厌打仗,可是阿爹说,一时的打仗是为了永久的安宁。可是看着你们要出去打仗,我心里也十分不舍。”

崔浩笑道:“你不用担心。攻伐征战,一半靠的是武力,一半仗的是计谋。所谓知己知彼,有谋有略。除非天时不与,否则绝没有战败的道理。况且皇上已着寇天师看过天时,占过星相,此去征伐,乃是大吉之卦。”

琉璃自己并不太信占卜之术,又听崔浩提到寇天师,想起上次见面他对自己说的一番话,于是问道:“寇天师这个人很有能耐吗?皇上这般信他?”

崔浩微微一笑:“他占卜相术很是厉害。以后你便知道了。”

且说姜夫人,因着阿原在皇上面前告的一状,被皇上召到面前,狠狠斥责一番,便派人将她遣回新兴王封地,再也不许生事。连带着东阿候夫人也被皇上下旨责问一番,只说她居心不良,有失教养,要她在府里闭门思过。

东阿候原本想着与高宅虚候示好一般,先稳着那边,待得了时机好将他一番打压,万万没想到阿原居然不管不顾地撕破了脸,甚至跑到皇上告了东阿候府的状。贬责的旨意直接到了府里,虽然并未公开,然而也被皇上训斥得诚惶诚恐,觉得失了面子。一番怨气又转到东阿候夫人身上,无论如何都不能看着东阿候夫人顺眼了。

老太君万也没想到阿原居然来这么一着棋,虽然知道是自己一时走棋不慎,连累东阿候夫人受了委屈,然而对东阿候的恼怒也有些无可奈何。

琉璃在崔家别院住得甚是惬意,因潮热闷出来的病迅速撤了个干净,日日在别院外面的桃林中走一走,兴致来时采几个青色毛桃玩一玩,摘几朵溪边花朵嗅一嗅,简直不要太开心。

这一日午休起来,居然收到门房下人递上来的帖子。

打开一看,是邀请她上门做客的帖子,落款是昌明公主。

琉璃很是吃了一惊。这昌明公主她是听说过的。先帝的公主,前面有几位远嫁和亲的,她不太清楚。然而后面的几位公主她倒是知道。之前华阴公主就是受了这位昌明大公主的算计,才越而下嫁吕大肥。当时详情她虽不知,但这位大公的行径还是知道的。

听说这位大公主的驸主是她自己先看中的,嫁的是前任丘穆司空的次子。

她与这位大公主素未谋面,又不相识,且因着之前她算计华阴公主竟然利用了她和阿娘,因此对这位大公主印象并不好,如今缘何帖子送上门来请她上门做客?

琉璃拿着帖子去找崔浩。

崔浩看到帖子,脸色立刻便掉了下来。冷冷说道:“不想理会他,他自己倒这般托大,上门来送帖子。不用理会便是。”

琉璃:“……我虽然并不喜欢这位大公主,也不打算应她的约请。然而不理会总是不礼貌。没有必要平白得罪人。不如我写了帖子回绝了她。”

崔浩看了琉璃一眼:“你倒要怎么写回帖?”

“简单得很。只跟她说我病体虚弱,上门不吉,谢她好意。”

崔浩淡淡道:“说得何必这般客气?她能什么好意,想着不知道从哪里得了皇上偏疼你和你阿娘的信,想着能跟你套套感情,利用你一番而已。”

琉璃好奇道:“她一个公主,我一个平民,她能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得上忙?”

崔浩道:“她那个驸马在府里做了丑事,正惹了皇上不高兴。她大约天真地觉得你能为她和她的驸马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琉璃一时失笑道:“她居然有这种想法?我便是高看了她。”

崔浩扭脸看琉璃。

琉璃也不隐瞒,说道:“当初她设计华阴公主嫁给吕大将军,巧不巧地利用我和阿娘做了一场戏。我原以为她手段多高,原来也只有这么一点点。华阴公主想来是太心善,才着了她的道。不过这样看来,她挑夫君的眼光并不好,倒是那位吕大将军,倒听说是个好的。”

崔浩拿眼看琉璃:“你听谁说他是个好的?”

琉璃一愣,看了崔浩一眼,笑起来:“谁好也不如崔哥哥对我好!”

崔浩嘴角一挑:“你知道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