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45章 思量计短长(2)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116 2016-05-28 22:07:56

  阿原和东阿候夫人撂了狠话,从此划清了界限,都城里的各府夫人却和她亲近起来。隔三差五总有人相请过府做客。而从前和总来亲近的柳夫人却客气起来,带了些许的疏离。

阿原心里生着疑惑,也没有亲近那些夫人的意思。恰好琉璃因为天热贪凉,闹了肠胃,以此为借口拒了各府夫人的约请。

这天倒是郭夫人听说琉璃身子不适,带着郭妍上门来看望。慰问了琉璃几句,掬心带着郭妍去看鹿,郭夫人便和阿原到前院闲聊。

近来两家因着郭妍对琉璃的亲近上了几次门,倒显得亲近起来。

阿原便有意无意地提道:“近日柳夫人便不常过来了。因着阿璃身子有恙,也未去上门看看她。不知道是不是身边有什么事情缠身走不开。”

郭夫人看了看阿原,笑着说道:“忙的倒是你才对。近来大家都说那几位入宫的小姐是得了你家阿璃的好处。她大约看家家上门来约请你们,怕你忙得顾不上接待她,因此少过来了。”

阿原心里吃了一惊,面上诧异地说道:“皇上选后宫明明是派给慕容夫人的差事,怎么就扯了我家阿璃?她一个孩子家,大家居然会以为几位贵人能入宫有她的好处,这是怎么说的?”

郭夫人见阿原一脸的不可置信,心想原来她确实不知道,笑道:“也不知道怎么传的,都说那几位小姐之所以能入宫,先是得了你家阿璃的青眼。我当时也觉得万分诧异,然而听别人一说,才觉得也是奇怪,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的,入宫的那几位小姐,当日在灵泉池,都是曾和你家阿璃亲热友好的几个。尤其舒家小姑和贺家小姐,你家阿璃更是亲口对慕容夫人夸了的。”

阿原想了一想,竟然发现的确如此。不觉心里一惊。

郭夫人低声道:“也不知道是谁先传的。各府里都说,皇上要重用你家相公,因此要给你们做脸。都说慕容夫人这次帮皇上选后宫,是得了皇上暗示。有了这一层,皇上肯给这般脸面,以后各府里都不敢开罪你们。那东阿候府,如今是往枪尖上撞呢。”

阿原这才明白,原来东阿候夫人上门请罪,还有这样一层关系。

然而皇上选后宫选成这样,未免太有些儿戏了吧?从前看他少年老成,如今长大了,皇位都坐了,居然还藏着这般孩子心性?

郭夫人看了看阿原,又低声说道:“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然而跟你不见外,如果我说了不当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你家阿璃现在是年纪小,皇上一心在国事上,也不急着立后宫,再过两三年,你家阿璃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你觉得依皇上对高公的高看,你家阿璃……”

阿原心里扑通一声,只觉得一颗心跌了下去。

郭夫人看阿原的表情,就知道她果真没有要女儿攀龙附凤的心思,现在点明了,也不再深谈。说着转了话题。然而阿原再也没有心情闲聊下去。郭夫人坐了一会儿,看出了阿原的心不在焉,心里叹了口气,便起身告辞,带着郭妍走了。将心比心,换了是她的女儿,知道皇上有意纳入后宫,她一样会心烦意乱。

阿原在郭夫人走后,细想一下皇上对琉璃的种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过份亲昵的地方。然而再想一想,皇上自从即位一来,后宫冷清,也少近女色,即便朝里大臣一再相谏要求填充后宫,也一概置之不理。然而他对琉璃,又是送玉坠,又是送鹿,前番更是大张旗鼓地赐了赏到家里,还要琉璃到宫里亲自谢恩。那日灵泉池,慕容夫人之前也不过是寺庙中与她们见过一面,琉璃再讨人喜欢,哪里就可能见过一面就惹得外人掏心掏肺得喜欢了?

阿原捂住心口,好久才慢慢静下心来。目前好在琉璃还小。皇上即便有意,也是三四年之后的事情。在那之前,还有许多可能,皇上可以打消念头。

阿原这样想着,慢慢舒了一口气。只要有时间,许多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的。

这个时候,分外有些想念起丈夫来。如果秉淮在家,这种事情,想来轻而易举便可被他破掉。不觉有些苦笑道,她这些年真是依从丈夫依从惯了,忽然一下子,竟然有些无措起来。

那边琉璃因着近来天气越加闷热,胃口便有些差。热饭不想吃,冷饮不敢碰,聂阿姆想方设法地变着花样地做东西哄着她吃,总是勉强两三口便没了胃口。她从到大没怎么闹过病,这一闹, 阿原和聂阿姆都有些发急。大夫请了又请,全是开胃消暑的药,喝得琉璃更不想吃饭。

阿原无计可施,崔夫人听说了,便过来看琉璃,顺便跟阿原说,琉璃年纪小,总吃药也未见是好事,不过让琉璃到崔府的南山别院住几天。山里清凉,住几天过了潮热天气再回来。

阿原原本不想麻烦,然而看着琉璃精神恹恹的样子,又想想最近各府传的那些话,她自是不想让琉璃知道,最后便允了。

隔天崔浩一大早过来接琉璃,聂阿姆早准备了琉璃的衣物用品,带着掬心一起上了车陪着琉璃过去别院。

琉璃身子虚,就在马车里半躺半坐地歪着,崔浩怕她无聊,便弃了马坐进车里陪着她说话。聂阿姆则和掬心坐了后面的车。

崔浩在里面铺了凉席,放了凉枕,车窗用了透气的青纱蒙着,车在路上一走,风从镂空的车体透进来,琉璃倒有了些精神,吃了几口崔浩备的点心,又喝了几口清茶,一时间便有了几分欢心。

崔浩看她才不过几日就瘦下去憔悴的脸,有些心疼,便说道:“为着一口冷饮,将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从前说你,总是不听话。”

琉璃有了精神,便调皮笑道:“我不听话,崔哥哥才会心疼啊。”

崔浩一指头敲过头,说道:“你听话,我照样也是心疼你。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不怕气了我?”

琉璃笑起来:“崔哥哥再气也是心疼我!”

崔浩再一个指头敲下来,琉璃便只是脆声欢笑。

聂阿姆在后面车里听见,心里一松,说道:“阿咪托佛,阿璃这一开心,我可是放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