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43章 冤家从此结(33)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038 2016-05-26 21:04:11

  东阿候越说越怒,突起一脚,照着高福就踢了过去。

高福不敢躲,生生受了,强为自己辩解:“老爷知道,乐平王那临时行宫安排的侍女里,有我一个姑表妹。这话是她从慕容夫人近前的侍女嘴里听来的,平白谁敢瞎传?且不传别个,独独传高公家的小姐,岂非别有原因?候爷不信,只管问问小姐,当日慕容夫人是不是对高公家的小姐分外看重?那日新兴王便是慕容夫人亲自传了当面对质的。候爷想一想,乐平王平日里极力低调处事,从不出头冒尖,为什么一个灵泉池宴,为着高公家的小姐,做事如此高调又张扬?”

东阿候听得更怒:“你是想告诉我皇上看上了那丫头,所以处处都随着那丫头的心意?那丫头才八岁,她就是天大的能耐,长得沉鱼落雁,也不过是个小孩子。我就不信她是如何花言巧语,进了一次宫就哄得个个团团只围着她转!”

他嘴里说着,心里却生了酸溜之意。

从前高秉淮一家在南边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比他,总是高高在上的。秉淮再有盛名,也不过是山野村夫。他曾为秉淮执拗不出仕而恼怒生恨,但内心里,又为秉淮不出仕而暗自心喜。他知道自己并不想被那家伙压过一头,他愿意享受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然而自从高秉淮一家来魏地,他心里总像添了一堵墙,时时想来心里不是滋味。秉淮无官无职,崔玦捧着他,皇上看重他,更是亲点了他去了杜大将军的麾下效力。而他,堂堂的东阿候,别人眼里他享着这份尊荣,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也不过是一个虚名,无职无权,更被那些胡臣冷眼低看。

如今居然连高家的丫头都要压候府一头吗?

东阿候表情阴晴不定。

高福偷偷打量,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候爷不会忘了,前些日子皇上无故高家赐赏,亲口点了高家的小姐去宫里谢恩。高公虽负盛名,然而无官无位,宫里向来没有平民入宫谢恩的道理……”

东阿候被揭了痛脚。

忽然意识到,从前自己不愿承认,然而事实好像已在眼前。他如果再自欺其人,难道要眼睁睁看着高秉淮靠着他那个女儿上位压过他的头顶?

东阿候想到此,仿佛一下子戳中了心头多年来浑浑噩噩的神智,起身推开书房的门,一路急走地向老太君院子里奔去。

从前他希望高秉淮出仕,是希望能借着自己的关系,助高秉淮一臂之力,得了一官半职,能将东阿候府增一个助力。他从前没有希望哪一天,高秉淮不是靠着东阿候府,忽然之间出人头地,甚至高高站在他的头顶。

他不能允许这一天的出现。他从小就是高高在上的那个,而高秉淮,他不过是个逃犯,是罪人之子。如果他有发达的一天,也是靠着东阿候府的背荫,绝不能是独立门户飞黄腾达,而东阿候府被他冷冷地踩在脚底!

老太君听到东阿候的一番述说,先是不可置信。然后勃然变色。

和东阿候不一样的是,她从来没有希望过高秉淮飞黄腾达,既然从此催着东阿候南下去说服高秉淮出仕,也是因为知道儿子无能,存了要把高秉淮拿捏在手心助东阿候府坚实了立足之地再除而后快的心。

东高家和西高家的恩怨,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因此她知道,不管东阿候的话是真是候,她绝不放过一丝的可能,放任高秉淮出人头地。

“去把候夫人请来!”老太君立刻发话。

东阿候脸上顿时尴尬:“母亲,她连候府里一个妾都没有管好,这件事找她来做什么?高福打听的话如果是真的,莹儿那日没有被慕容夫人选中入了宫,就是被她害的!连慕容夫人都对高家那丫头百般示好,她偏偏编排了那般不体面的话!”

老太君气得一巴掌挥过去,到了东阿候脸边,又颤颤地收了回来,厉声骂道:“混帐!湖涂!你现在嫌弃她了?当初是怎么死气白咧要嫁她过门的?你不看别的,你儿子是不是她生的?你女儿是不是她生的?你指望着拿你的女儿换个好前程,这般对待她们母亲,你让她们怎么看你?你以为当初我为什么许你娶了她?不是看她家的门第,不是看她有几分能干,你以为你想娶哪个就能娶进候府的门?男人再喜新厌旧,也该有个度!结发妻子你即使心头不喜,好歹也该纵她个面子敬着她!这几年你东一个妾西一个妾,纳了卖,卖了纳,她不吱声不埋怨,你还不知足,难道是想要把她休回家你才甘心?我且跟你说,莫说你休不了她,即使你能了,也等我闭了眼蹬了腿,你撤了对我的那份孝心。但凡你对我还有一点点孝敬之意,对她嫌弃的话莫再露半点!”

东阿候被母亲今天连番训斥,都是为东阿候夫,不敢当面顶撞,然而嘴上却是呐呐辩解:“母亲如今将她看得愈发重,儿子却看得愈发薄!为了她竟然连番教训儿子起来了。”

老太君气道:“我教训你不是为她。我护着她不是为你。我为的是这候府。你再嫌弃她,她为候府真心操持了这些年。她为的是什么?你莫要以为她为的是你,她为的是她的儿子她的女儿!她这儿女尚且知道维护候府的名声。你是候府的主子,你做了什么?我看你天天的行事作为,只恨不得要将候府的名声败光了才算!银娘那样的人你也能招进来,千好万好地护着,事情露了,还怨自己媳妇管家管得不好!从今后,再让我见你东一个妾西一个妾地家里置,你看我容不容得你!”

东阿候被揭了痛处,不敢再吱声。只好呐呐站在一边。

不一时,听着外面侍女禀道:“老太君,候夫人来了!”

老太君狠狠剜了东阿候一眼,脸上立刻作了笑意,亲热地喊道:“候夫人来了你不赶紧往屋里领还要来禀报?赶快让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