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47章 思量计短长(4)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178 2016-05-30 19:48:43

  阿原待琉璃一走,第二天便肃容梳妆一番,径直去了乐平王的临时行馆,拜见慕容夫人。

门房传话进去,很快便又出来,恭敬请阿原进去。阿原跟着下人一路进去,面容平静,目不斜视,穿廊过径,最后来到慕容夫人住的院子。早有仆妇在廊下迎着,亲热地将她迎进去。

里面进去迎面一股清凉,慕容夫人从座上起来,笑道:“天气潮热,懒得出门,夫人莫要怪我怠慢。”

阿原立刻说道:“我冒然前来求见,倒是夫人不怪我唐突。”

慕容夫人请了座,笑道:“我素来不爱拐弯抹脚,夫人用了一个求字,想来是有为难的事情?”

阿原立刻拜了下去:“我平民之身,来这王府行宫求见,已是唐突。然而实在是逼不得己,只好厚颜来求夫人。”

慕容夫人说道:“你一个逼不得己,让我这心里七上八下。我与夫人虽然只有两面相处,然而知道夫人是个处事周全之人。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将夫人逼到不得己的地步?”

阿原道:“我想进宫,平民之身,哪来资格觐见?因此来求夫人援手,引我宫中一行。”

慕容夫人笑起来:“别人想进宫,或许是痴人说梦了些。夫人想进宫,恐怕不须我引见。我看皇上,视高公甚高,待你家甚厚,只怕你不肯往宫里行走,没有不让你见的道理。况且我知你们与崔家关系甚近,想进宫,崔夫人难道不是更合适引你的人选?”

阿原道:“崔夫人固然能进宫,然而并不能如夫人这般自在,进宫必有名目。前番灵泉池,承夫人出面解难处,此番情义,我自记心间。已知夫人善意对我,也不怕再欠夫人一次,因此厚颜来求夫人。”

慕容夫人笑道:“你进宫所为何事,我也能猜知一二。你来求我,不虚言奉承,也不假意委蛇,我爱你这脾性,进宫举手之劳,引你同去,也无不可。你想什么时候进宫去?”

“所求之事,一日不能解决,我一日心里难安。若能得夫人方便,感激不尽。”

慕容夫人笑起来:“我原来只道你是个沉得住气的,今日才知道你也有心急的时候。罢了,你且稍等,容得妆扮一番,好歹进宫一趟,庄重些总是应该的。”

阿原深深谢过,耐心地在旁边等候。一时慕容夫人出来,急忙站起身来。

慕容夫人带着阿原上了自家的牛车,一路往皇宫而去。

在宫门口递了牌子,宫人哪肯怠慢,急忙报到太妃处,太妃一听慕容夫人进宫里,急忙着宫人请了。

慕容夫人带着阿原进去,一院子的花木扶疏,曲径幽深,避了燥热,添了清凉。

宫女引着二人进了宫室内,慕容夫人迎着太妃便笑道:“近日天热,想着你这宫里能凉快些,我便过来贪个凉。这一路走着一身汗,赶快捡着清凉爽口去热的上一碗来!”

下面的宫女笑着,太妃已经笑道:“说你贪我一口凉饮我才是不信。”

起身迎着,一眼看见了慕容夫人身后跟着的阿原。恍然竟然像看到了琉璃的样子,不觉愣了一下。这位妇人看着,一派从容自在,满面不卑不亢。她再没见过哪一个女儿进了宫门来,还能表现得如此镇静从容的,从容之间,又见恭谨。

慕容夫人对太妃笑道:“你没有见过,我便与你介绍一番吧。这位是高公秉淮的夫人。”

太妃立刻笑道:“我恍然看着有些面善,你这一说,我便知道了,前番见过琉璃,原来与夫人肖了七分。果真是母女俩。”

心里有些诧异。高公的夫人进宫来,定然不是随着慕容夫人来闲聊的。

就坐的工夫,宫女奉了冷饮上来。

慕容夫人一边端了冷饮,一边笑道:“实话不瞒你,我这是送佛来了。这事我不掺和则罢了,既然掺和了,索性掺和到底。”

太妃这才确定,原来的确是事出有因才来宫里的了。皇上对高家如何,单看前番特特召琉璃进宫谢恩便知道了。她自己女儿的婚事还求着皇上能成全,将来不管嫁不嫁得成崔浩,只要皇上念着这份情份,总不会亏待了始平。因此也乐得皇上面前卖个人情。

笑道:“连慕容夫人都嚷着要掺和了,但我能尽一份力,敢不尽力?只不知是什么事情,这般让夫人为难?”

后面却是问阿原。

阿原起身拜了下去,太妃慌忙让人扶起来,说道:“我素来敬重高公,上一次琉璃来宫里,又分外招人喜爱。夫人有事,但我能为夫人解忧,夫人不要客气。千万莫要如此。”

阿原虽然未拜下去,仍然福了福,才慢慢说道:“我自认心性坚韧,如果是为我自己,也不敢麻烦太妃和慕容夫人。只是事关我的女儿,有人居心叵测,处心积虑利用算计,我是平民之身,那些贵人们惹不起,然而又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女儿被人诋毁,因此才斗胆到宫中来求个恩典。我今天进宫,不为求为难谁,也不求惩戒谁,只求为我的女儿讨个安宁,不再被小人所害。”

太妃一听,便明白了。灵泉池宴上,东阿候夫人出言不逊失礼失言的事情她自是听说了了。新兴王当面对质,也承认了是姜夫人授意。当场听到的,后来听说的人,哪个是傻子?一听便知道东阿候府和姜夫人打的什么主意。只是姜夫人也是鬼迷心窍,你算计哪个不成偏巧要算计到高公母女身上。东高家西高家的恩怨,哪个不知?东阿候府如今眼看着今不如昔,想拉上高公一家东山再起,拉拢不成,竟然兴起了算计的念头。且不说个个不是善茬,只说皇上对高家的特别恩重,脑子进了水才趟这浑水!

从前先皇还在的时候,太妃对姜夫人就心有不喜,上次进宫敲打了她几句,非但没有听进去,反而变本加厉回头便将高夫人惹了。

太妃实在也没有想到阿原竟会想到进宫来讨说法。大约姜夫人更没想到这一层, 否则哪来的胆子会起这种事情?

皇上的态度,便是太妃的态度。阿原和姜夫人之间,根本不用权衡,便知道应该站在那一边了,立刻说道:“女孩儿家的清白,自然该分辩,就要分辩清楚。这种事情莫说是你,即使是我,也会如你这般。夫人有什么委屈,只管说出来,即使我无能为力,总有皇上会明辨是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