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41章 冤家从此结(31)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856 2016-05-25 21:34:17

  东阿候为母亲一番狠话撂得慌了神。情急地拉着老君直要跪倒:“她两次三番地受了她那个妹妹的挑唆,前一次被人当街传了闲话,弄得儿子脸上无光。这一次当着慕容夫人丢这样的脸面,连莹儿好好的前程都送了。母亲为何只是护着她?想一想那姜夫人都知道出了主意不出面不去招别人的闲话,你倒顶着胆子做出头的那个,连着候府跟着她一起受连累。儿子正是为这个不忿才出手打了她,哪里是嫌弃母亲?”

老太君将拐杖在地上点了点,恨铁不成钢地瞪东阿候。

东阿候夫人做法太欠妥,一来事情已出,追究没有用。本来不出这回事情,她还能出面点东阿候夫人两句,如今这一巴掌落下去,她再出声,岂不成了母子二人同其儿媳妇?

恨自己儿子糊涂,然而又知道儿子虽然无能却又一向自视过高,只好软下语气来,苦口婆心地说道:“前一次我是如何跟你说的?你只拿我的话当耳旁风。这个家里里外外是你媳妇撑着,你道她撑得多容易?如今你一句感谢的话不说,上来便是一巴掌,别说是她,换任何一个身上,你觉得谁就愿意受着?”

东阿候梗着脖子说道:“母亲总是要我容着她,体谅她,所以她才变得像如今这样无法无天,不明事理。我这一次教训了她,以后她再行事,总会长点记性,才不至于闹成这个样子!”

这明明是在埋怨老太君了。

老太君嘴唇哆嗦了两下,说道:”你果真觉得她不好,我也没了法子。她如今将理家的事情撂了出来,我一把年纪,你难道要我接起来?你觉得哪个好你只管将理家的权力放过去,但凡能理出些头绪来,你想怎样教训随你教训你去!”

老太君放了话,东阿候回头果真就将管事的权力放了出去。不是给了别人,竟是给了自己新纳的妾室银娘。那银娘,原在南边宋地是官宦人家的妾室,因着新帝即位清算旧臣,举家逃了出来,到了魏地没有生计,便被主母卖到了青楼,正巧被东阿候碰上,赎了回来做了妾室。

这银娘确也有些手段,不守几日将东阿候哄得昏头转向,如今居然将管家的权力都交到了她手上。

老太君听说的时候,倍觉失望。然而却什么也没说。

她这个儿子,从前是娇惯纵容了些,被高高地捧惯了,总觉得自己什么都好。这些年在皇上那里受了冷落,只以为是自己受了排挤,因此官场不顺,从来不肯想及是自己的原因。老太君自己心里清楚,这偌大的候府,如果没有后继的人,只怕只有没落的份了。儿子她已不能指望,所以狠心将孙子送了出去。

她指望着孙子能有所建树,支撑起候府的门面,自然不会对孙子的亲娘做得太过,毕竟母子连心。何况这个儿媳,一向还算能干,里里外外打点得上下舒妥,为了儿女的前程,在她面前又懂得作小伏低。可惜儿子看不到这一点。

那边的东阿候夫人,自从闭了院门,每天也只有高莹带着高芸过去问问安,别人一概不见。

高莹看着父亲俨然是得了解脱,银娘俨然是得了势的劲头,心里无比失望,为自己的娘亲抱屈不已。不由想到阿原头上的那枚百年沉香木的木钗。高公对自己的夫人如此爱重,反观自己的阿娘,兢兢业业为候府出力这些年,何曾得了父亲的一钗不物片言只语?

高芸年纪小,当着妹妹的面,自然不会流露出什么,私下里,却暗暗地神伤。

她第一次见到琉璃的时候,自衬身份高贵,颇有些高高在上,觉得琉璃和自己,哪有可比性?然而相处了两次,终于发现,琉璃有对她倍加疼惜互敬互爱的父母,她有什么?她的父亲,不仅不知道尊重妻子,东一个小妾西一个小妾地纳进府来,个个看得都比母亲重。身边养好好的女儿,从未为她们的将来好好打算过,一心只想着将她们嫁入高门,或为妃或为妾,抬高自己的身份。

银娘管了几天家,很快管出了事情。

府里掌权的一向是东阿候夫人,下面管事的,自然一大半是东阿候夫人提拔起来的,谁知道银娘是不是暂时得的风?况且老太君一反常态地不闻不问,这哪里是看重支持的态度?因此对银娘的发号施令多不配合。

银娘好歹从前也是官宦家里做过妾的,不是未经事的女子。下人不配合,拉了东阿候出面,打的打,撤的撤,罚的罚,哄的哄,倒也唬了几个人。下面的人不敢开罪东阿候,老老实实地干了两天活,第三天,高芸和高蕙便上吐下泄地闹了起来。一个闹腹泄是意外,两个同时闹便出了蹊跷,请了大夫一查,居然是食物中毒。再一细问,前一晚两人都吃了厨房送的银耳莲子羹。再一查,那银耳原来来路不正,是霉发了的。而那采卖的,正是银娘自己新换的。

老太君心疼孙女,当着全府的面,叫人打了采卖的四十大板,采买的被打得皮开肉绽,最后承受不住,竟然招出了银娘与前主家藕断丝连,暗送银钱接济的事情。老太君叫人去翻查银娘的屋子,发现银娘自进了候府从东阿候手里哄到的物件都送了出去。连月例都一起送了。

东阿候自认纳了一个美艳的妾,却成了别人养家糊口的钱袋子,简直成了笑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