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35章 冤家从此结(25)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239 2016-05-22 20:03:55

  东阿候夫人在里面一听新兴王居然要见她的女儿,登时脸上一变。新兴王是个什么混帐,外面谁不知道?现在竟然要见她的女儿。他若一眼看到女儿生得这般可人模样,却了歪心,哪里还有女儿的活路?

心里想着,身子立刻站了起来,要出声制止。

高莹这时却站了起来,白着脸,对东阿候夫人说道:“既然王爷要见一见我,女儿便去见一见。”

新兴王是怎样一个人,她自然是知道的。然而母亲掺和了此事,当着慕容夫人和众府夫人的面诋毁琉璃的名声,已得了崔府、郭府、柳府几位夫人的讨伐,慕容夫人看意思也颇偏爱琉璃。此事就此了了还好,如果不能了,再往后发展,倒霉的定然是自己母亲。

新兴王张口说出那首饰是应了姜夫人的意思,一早当街送出的时候,她就知道母亲与此事脱不开干系,或者说,母亲定是和姜夫人合起伙来要坏琉璃的名声。一早当街送的首饰,琉璃的母亲自己都说没有打开过,母亲是如何知道里面是首饰的?

高莹想自己母亲在候府里,对父亲的那几个妾室从里到外地泛着厌恶,对那两个庶出的妹妹也不甚上心,她其实是理解的,有时候也为母亲抱屈。觉得那般好的母亲,一心一意地打理候府,一心一意地为他打算,父亲却不知道珍惜。

东高家西高家的恩怨她也是多少知道的。候府里一直向高家示好,她原先也觉得高家太拿架子,自视过高,对高夫人和琉璃心里先存了成见,面上也喜欢不起来。然而她再也没想到, 原来候府对高家的示好,竟然是心存算计,算计的居然是这个才八岁的女孩子,不仅如此,母亲和姨母竟然串通了起来诋毁一个女孩子的名声。

她从小的教养里当然知道,名声对于一个女孩子,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高莹说不上自己是失望是什么。

然而她此刻的反应却是,她不能让母亲在这里出丑。

高莹是这样想的,因此站了起来,向花厅外面走出去。

琉璃看着高莹的背影,瞬间感觉到某种悲壮。

她忽然站起来,脆声说道:“外面虽有慕容夫人,高家姐姐去见男客终究有些不妥。此事只须问问姜夫人岂不是便好了?反正匣子已经给了慕容夫人收着,谁也不会昧了去。”

高莹的背影一停。她自己并不想往外去。更不想见那个以酒色暴力著称的新兴王。只是她给不了自己合适的理由不去。琉璃的话让她心底存起一丝希望。

花厅外面的慕容夫便笑了,对新兴王说道:“可听见了?你张口就要见人家的小姐,可知别人的小姐并不是能随便见的。此事我自会派人去问姜夫人,果真送错了,我便借花献佛,转赠回去。你看可好?”

新兴王哪里管这等闲事?送错不送错,不过是一个匣子而已。不耐烦地挥挥手:“这些事情本来便该问姜夫人去,倒叫我放着好好的酒不喝大太阳下面跟们们掰扯这种女人家的事情。此事夫人看着做主罢!”

转身要走,临走又转过身来,说道,“叫我说,那东西送错了又怎样。全都城里不虚情假意的,除了高家夫人,我还未见第二个。”

阿原抚抚额。

琉璃已是一时心软,放过了东阿候母女,往自己身上揽了猜疑。这会儿又被新兴王来了这么一句,不是上赶着给她招议论吗?

然而不管怎么说,新兴王的话也是帮了她的大忙,起码叫人知道东阿候夫人居心叵测。

苦笑着跟着慕容夫人往花厅里面。

临进花厅的时候,慕容夫人对她压着声儿说了一句:“令女聪慧又心善,为人留一步可退之路,也不是什么坏事。”

阿原立刻说道:“如果她的善意真有所报,断了那两家人的歪心思,我只有念佛,不会怀恨。”

慕容夫人拍拍阿原的手,笑了笑,先往花厅里面进。

高莹在慕空夫人进来时,深深拜了一拜。她心里有多侥幸,只有她自己知道。

慕容夫人落了座,才对东阿候夫人半是责怪半是玩笑地说道:“你这个当娘的,还没有琉璃一个小姑娘脑子清明。”

东阿候夫人带着一身的后怕,脸色还没有恢复过来,僵硬地笑道:“夫人教训得是。”

慕容夫人当着大家的面儿,对东阿候夫人说道:“那匣子首饰,我回头当面还给姜夫人。她这事做得不妥当得很,新兴王是个粗人,她难道这点事这点礼也不懂?这是琉璃年纪小,错送了人也不会惹大家猜疑。换个别家适龄的小姐,事情还能这样算么?”

阿候夫人哪里还敢说什么,面上讪然地发僵,只要慕容夫人不再追究此事,什么样的话她也只能听着受着应着,不敢驳上半分。

大家心思各异地喝了会儿茶。慕容夫人便笑道:“放着现成的美景不赏,只要大家坐在这里喝茶,岂不是浪费了外面的好景?这园子去年才修缮过一次,许多景致我自己都是第一次见。这炎热的天,正好外面看看水,赏赏景,亭子里面再歇歇凉,才不枉来了一次。外面已经叫人备了游船,咱们船上喝茶看景去。”

各府的小姐自然是喜欢的。鲜卑的女子多是从小骑马射箭,很少拘在家里的,这边郭府的小姐人小,虽然面上坐得一般正经,然而骨子里的好奇受玩却是天性。

琉璃向来是关不住的性子,心里自然是万分雀跃。

慕容夫人领着大家出了花厅,过了一段花径,便到了池边游船停靠的地方。

游船很大,足足能载百来人的样子。这些夫人小姐上去,绰绰有余。

慕容夫人笑道:“咱们一把年纪的,坐这边,让她们小辈的一起玩耍说笑去,跟着咱们也是拘束。”

这样一说,船上便分出来两个空间。一边是喝茶聊天的各府夫人,一边是好奇贪玩的各府小姐。

郭妍和琉璃熟,先跟琉璃凑到一起。贺小姐和那位舒小姐看起来关系不错,也凑在一起,然而贺小姐因着对琉璃有了好感,不一时,便带着舒小姐和琉璃凑过来。

因着在花厅的事情,舒小姐对东阿候府生了反感,倒对琉璃亲切起来,她显然是个心直口快地,张口便对琉璃道:“怪不得这几年总有人传你们家对东阿候府一再示好却不理不睬,从前还道你们家架子大看不起人。原来他们这家人一家子心怀龌龊,这样的人家,不理才是正理!刚才在花厅,换了是我,管她是谁,一个嘴巴先招呼过去!”

琉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