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51章 人心多变幻(6)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091 2016-04-10 18:44:58

  吐罗浑立刻说道:“以张司空所言,谢浑战意已定,讨人不讨人,都无关碍。然而我们若不交人,他出兵便是理由正当。我们交人,他再发兵,便是强词夺理,义所不容。那高氏秉淮,区区汉人而已,我们怎能为一汉人让那谢浑占了先机?”

贺连真也附道:“正是此理。那谢浑若执意要出兵相侵,宁可是他背理在先,不能是我们悖情于他。”

崔玦怒道:“秉淮,天下名士,宋先帝虽不得用,尚以礼遇之,传为美谈,赚足美誉。今舍南地北迁而来,正该得以礼相待。今为一区区谢浑,将高公交付贼人之手,岂不能天下名士寒心?谁敢来投?”

吐罗浑道:“那高氏秉淮,在南地时,性多悖狂,天下人多忌之。名士之誉,怕名不符实吧!”

下面有数位大臣纷纷附之。

魏帝看了看下面居首一直不发声的长孙嵩,说道:“长孙司徒是何意思?”

长孙嵩道:“自随先帝征讨以来,我魏朝多有所克,战绩不断,内外震慑。只不知为何,今日诸位大人听闻谢浑陈兵五万,便惧然变色。我虽年过五旬,壮心不已,尚可力战。且我鲜卑多是英武男儿,区区一个谢浑,以顾命大臣之身,行循私报怨之事,短视鲁莽,有何可惧!”

魏帝听之,不觉失笑道:“我听诸位所言,到司徒所言,方觉有从前豪壮气象。宋使已在殿外等候听言,我只问诸位大人,这高公,是交还是不交?”

魏帝发话夸了长孙嵩,朝堂上一时便默了三分。

叔孙建此时站出来说道:“主上,今南有谢浑陈兵压境,北凉若有心示好,以在北面同时相协。然而国家太平,并非只有武力可安。兵尚需休养,民正须生息。实在不必为高公一人起两国干戈。以臣愚见,可派能言善辩之人,押高公一家,于边境处与谢浑相谈,陈明利害,以息干戈。”

吐罗浑和贺连真立刻说道:“叔孙将军所言甚是。实不必为高公一人起两国干戈!”

下面众臣再附合。

安江将军奚斤这时站出来说道:“高公秉淮,名士之名士。被众位大人待之以鱼肉,传扬出去,不光汉人名士寒心,我族有志之士若有报效之心,也会心怀踌躇之意。主上请三思,我之所言,不为维护高公,而为主上礼贤下士之名,招贤纳士之意。”

一言既出,朝堂又是一番议论。

魏帝看了看下面的一片纷乱,并不急恼,只是说道:“既然众卿一时不能决断,且回去细细想想,明日朝堂再陈所见。”

魏帝从朝堂上下来,对元韬说道:“如今朝中众臣,私心各重,比不得从前了。”

元韬说道:“原也正常。太平日子一过,官位上坐久了,都是一番自私思量。”

“依你,如今该当如何处置?”

“那谢浑因着前番在高公家里受了我和崔尚书的讽刺,竟然动用一国之力,发动五万兵士陈兵以报。如此不管不顾,刘宋若不除此人,必覆无疑!只是他在宋地,也不全是一手遮天。顾命大臣,尚有两人,他虽手握兵权,那两位也不非虚置。父皇且拖他几日,等等消息便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