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49章 人心多变幻(4)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197 2016-04-09 16:42:46

  元韬回了宫中,先招手唤过近身亲卫,吩咐两句,然后换掉私服,才亲自去了二公主华阴的宫室。

他和华阴公主,同母而出,关系自是亲厚。然而自阿母去后,他这位姐姐显然是忧伤内生,性格变得有些沉默。

宫里侍女见来了大皇子,忙去禀报。另有侍女引着元韬往里走,未到阶下,华阴公主已经迎了出来。

元韬便说道:“天气晴好,有段时间未与阿姐说话,便在园子里走走吧。”

华阴公主会意,挥退了侍女,与元韬在园子里闲走。

元韬便说道:“阿姐小看了高家夫人的度量,本来便是侍女自作主张,出语跋扈,无端连累了你,高家夫人怎会对你生出偏见?”

华阴公主默了一默,说道:“人言可畏,且以父皇当下对高公的推崇,高夫人日后往来必皆是高门夫人,如果高夫人对我生了恶感……”

元韬觉得,这位阿姐近来真是越发谨小慎微了些,幸好不是心无城府,尚知道维护自己,引他去查那事。

于是说道:“那吕大肥,虽比阿姐大了十几岁,然而勇猛威武,性情豪爽,家中夫人早逝,膝下无女无子,身边只有一妾,乃是为方便照顾他家中老母才纳的。此人是难得有勇有谋有忠有义的将才,不是被梁帝所害,断不会弃了祖居之地率宗族来降。父皇对他礼遇有加,恩宠良多,日后前途不可限量。我与他曾同座饮酒论兵,此人是可托之人,阿姐能和亲于他,也算是因祸得福。大公主施了心机,此刻必定后悔得很。”

华阴公主愣了一下,低声说道:“你查出来了?”

元韬失笑道:“女人之间的心机,不过是这种屑小算计。哪里还要查,几句话便能问出端倪。你平日里太谨小慎微了些,也太纵容下面的人,才被大公主贿赂了侍女对你算计。我亲自过来,一是让你放开心胸,不为再为前事耿耿于怀。二来也让你知道未来夫君是个什么样子的男人。总好过你平日里胡思乱想地好。”

华阴公主垂着头,没有说话。

元韬又说道:“你是我一母所出的胞姐,吕大肥是我所推崇的武将。你能有这个缘份下嫁给他,总好过和亲处邦。日后但有我在,只要吕大肥不起异心,我永远是阿姐的倚仗。这些日子你只安心待嫁,莫再胡思乱想了。”

华阴公主愣愣抬头看着元韬。自从母亲去后,她已习惯将自己宅在宫室中,这个弟弟,何时处事变得如此有方有度俨然是个大人模样,她竟然不知道!

元韬再去给魏帝请安时,秉淮已经出了宫。

魏帝明显心情放松了许多,看见元韬,笑道:“你说得没错。我该早日找高公进宫来说说话。”

靠着软枕,问元韬道,“刚刚收到谍报,北凉密使已至南地,欲与宋和亲友好,你怎么看?”

元韬不屑地拿鼻子哼了一声:“强则侵,弱则媚,北凉一贯如此。沮渠蒙逊十年里,先攻南凉,再下西凉,如今虽然整个凉州在手,然而眼下国事初定,正需要休养生息,这个时候当然四邻和睦好过争锋不断。不过沮渠蒙逊和谢浑曾经经有过一段恩怨,他派密使过去,正赶上谢浑从我魏帝回宋。谢浑本不是宽宏大度之人,沮渠蒙逊想求和,除非谢浑有利可图,否则只怕会私怨公报。”

魏帝道:“沮渠蒙逊若真求和得成,于我魏地却是不利。”

元韬道:“此事好办。只须外面放个风声便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