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36章 两小无猜时(6)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247 2016-04-02 18:00:22

  元姓实在是个特殊姓氏,且来者只说姓元,不加名号,更耐人寻味。

阿原脸色凝重地看了看秉淮。

秉淮说道:“该来的,总是要来!”

元韬第一次随崔玦来访,他便知道必是天子的授意。这些年来他虽极力避忌跟皇家打交道,然而要来的,到底是来了。

站起身来,振了振衣衫,对宗明说道:“请来人到上房相见罢。”

宗明迟疑了一下,说道:“来人说,若得老爷相见,愿讨茶一杯。”

秉淮看了看阿原。

阿原起身道:“我带阿璃后院暂避。你在此待客罢。”

一边唤过引慧,将桌上茶杯重新换过。嘱了她小心伺候,便带着琉璃去了后院。

一时间宗明将那人引进来。秉淮迎到阶下,只见那人体格高大,虎步而行,走得却是不快,边走边闲看这院子里的景致。天气并不是太冷,然而他却身围黑色狐裘,直垂到脚面。后面有两个护卫退开两步随着,目不斜视。

秉淮到了阶下,深深施礼,口称“元公”。

那人便开口笑道:“高公这院子里的景致,果如韬儿所说,朴实中自见雅意。观景知人,高公是大智慧。”

秉淮听他口中亲昵称“韬儿”,便更加确定了他的身份。

谦道:“不过是闲来无事的消遣布置。外面天寒,元公里面请坐,浅饮热茶,隔窗观景,也是不错。”

将来人让进茶室内。

来人抬腿进去,扫眼看到了墙上那幅画,注目看了一眼,笑道:“韬儿只说这里桌是好桌,茶是好茶,却居然未提这画半字。”

摇头有些无奈地笑道,“他于这文事上,还是不甚上心。”

秉淮置好了茶位,敬而说道:“皇上,请上茶座!”

来人笑看了秉淮一眼,褪了狐裘,身边的护卫接过去。他便稳步走到茶座前。

秉淮说道:“这茶座下面隔着地板,冬日显凉,皇上若不介意,坐着舒服些。”

魏帝又看了秉淮一眼,撩袍坐了上去,才笑着对秉淮说道:“你与崔玦,于这不动所声色,并无上下。”

秉淮躬身施了一礼,没有应话。

缓步坐进茶座,旁边的红泥小炉上已烧开了水,于是杯中重新置茶叶,先冲一遍,滤去,又重新浇水,为魏帝倒了一杯,再为自己倒。

才要端起来浅品一口,魏帝已先端了茶杯,先闻茶香,再浅尝茶水,十分随意自然,然后说道:“茶是好茶,却也要会煮茶的煮出来,才得这个味道。论品茶的意境,煮茶的精致,还得汉人。鲜卑男儿,多是黩武之家,论为人之道,治国之略,跟汉人还是差了许多。”

魏帝如此直白,秉淮惟有倾听。

魏帝慢慢再饮了一口茶,才慢慢说道:“常说人生百年,我这身体,才过了三十,却已觉熬得艰难。你已看出来了罢?”

秉淮迟疑一下,说道:“皇上性情豁达,出我意料。”

魏帝看着秉淮笑了笑,说道:“我幼年时,心性柔软,多少优柔寡断,险致江山毁于他人之手。后来才知道,为帝为君者,最要刚毅果断。韬儿刚毅自律,直爽坦率,若是为帝,必强我百倍。”

秉淮愣了一下,站起身来,离了茶座,默默地跪身拜了下去。

魏帝看着秉淮,再无声笑了笑,说道:“我今日私服而来,高公只当我是寻常旧友,不必如此重礼。高公且起。”

秉淮起了身,坐回茶座。

魏帝又说道:“高公北来魏地,全因一片拳拳为父之心。我今来会高公,也是拳拳为父之心。我的心思,你必懂。”

秉淮心中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我虽不愿为官,但我所能为皇上尽心之处,必尽心而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