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8章 有女曰琉璃(12)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356 2016-03-20 20:37:36

  琉璃回到家里,先将那坠饰和发环拿出来让秉淮看。

秉淮看那蜻蜓,赞道:“果然是好精巧的雕工。这心思也巧。白莲出水,红蜓汲露,前者自清高,后者却入俗。此人看得倒是明白。不一味假作清高。”

阿原便笑着问了一句:“假作清高,比你如何?”

秉淮笑道:“我哪里清高?整日里烧瓷弄碗,开石弄玉,惹的尽是俗务。”

一边笑着,再看那发环,更是大赞那字刻,“这刻刀出字,流畅秀媚,内藏刚硬,婉转处又见犀利,然而收之有节,懂得藏锋,可见是个坚韧洞达之人。若是有缘,当得一见。”

琉璃见自己所买二物得阿爹如此大赞,欢喜中带着洋洋得意道:“阿爹,我果然是好有眼力罢?”

说得秉淮大笑:“我的阿璃,自是聪慧又有眼力。”

对阿原感叹道,“这北地都城,卧虎藏龙,果然是花木向阳而生,鸟雀为春而徙。北魏太平之地,无怪乎人皆迁聚于此。南边战局混乱,缺的,不过是英明又有作为之主如北魏天子者来一定时局。”

阿原见琉璃越发心喜那两个物件,于是笑道:“既然你阿爹都说这雕工好,你便好好收了罢。“

打发引慧将琉璃送回院子。看着引慧带着琉璃出了门,才将遇公主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苦笑道:“接连和皇家的人打交道。这公主心胸若是个窄的,不知道会不会招来什么麻烦。”

秉淮倒是大赞那程掌柜:“北地都城,小小一个店里掌柜都如此诚信有风骨,这北地,我们却是来着了。阿璃倒是说对了,由下而知上。北地风气若如此,我才是放心了。”

见阿原有些担心那公主的事情,笑道,“不必担心。天子能把皇子遣到我门下,自然查过我的为人。天子若是圣明,岂能听信他人的挑拔诋毁?今日之事,也不算祸事,正好拿来当试金石,看看这北地都城,是不是我们想呆的长久之地。再说了,今日之事,有数人目击,即使那公主想歪曲事实,倒打一耙,也要有人愿意配合才行。听你言语,那程掌柜定不会是个屑小之人。况且,他既敢不给公主面子,背后难道没有人撑腰?再者,你既有此担心,当时就如何敢大胆地驳了那公主?”

一席话说得阿原失笑放了心。叹道:“都说鞭长莫及。天下自是圣明,这子女养在眼皮子底下,出来的却是截然两个性情。”

秉淮道:“北地皇室的女子,多半都被和亲到了异邦,作了政治的棋子。天子多的精力,都用在皇子身上。公主养成骄奢的性子,也不意外,全看后宫那些夫人们如何想法了。”

回头,到了私下里,阿原便问琉璃道:“譬如你是那公主,侍女出口说了仗势欺人的话出来,你要怎么处理?”

琉璃想了想,认真答道:“我不会有那样的侍女。因为我不会叫我的侍女仗势欺人。”

阿原却不放过,只是逼问道:“倘若你再三教导,再三叮嘱,你的侍女仍是那样做了呢?”

琉璃脱口说道:“那除非她想害我被人笑话。”

自己说完了,呆了一呆。

阿原悄悄松了口气。

她从前只怕女儿太过单纯,现在看来,也不是一点心机也没有。她自然知道女儿这个年纪,似乎不该教她这些,然而今日既然得罪了公主,自然以后要万事谨慎些。

见琉璃还在发愣,转开话题,说道:“设若像今日情景,那侍女说了仗势欺人的话,如果那公主当着我们的面,将那侍女训斥惩戒一番,岂不是消了误会?强如我们走后,打了那侍女的巴掌发狠出气,还落个心狠手辣的恶名。如果是你的侍女,你再三申戒过的事情,她仍然做了,这种侍女你能留么?你身边的人,自然是要忠心为你,这个忠心,不是恶意袒护,不是强求诸事顺你心意,而必要真心为你的名声着想才叫做忠心。你且记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