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0章 有女曰琉璃(4)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203 2016-03-16 20:20:46

  宠孩子的崔玦是见过不少,然而当面说得这样直白,又宠得这样理直气壮的,也只见过眼前这一个。

确乎又知道秉淮的秉性,向来是语来不藏话,意至直剖心。且阿璃这孩子虽被娇宠,却分外招人喜欢,似乎宠一宠也不是什么过份的事情。本心里觉得,如果他有这样一个娇嫩可人的女儿,大约也只有狠着宠的份了。

因此只是笑。

其实心中未必不知道,秉淮之所以说那么一番话,一来确实是疼受琉璃,二来大约也有暗透心意的意思。秉淮就从前就和他志向不同,他执衷于功业,秉淮则恰恰相反,正喜欢闲云野鹤。他自己其实也知道,跟皇上走得近,是机会,也是冒险,秉淮是深谙此点,所以没有跟他结亲的意思。

崔玦心里明白秉淮的意思,面上却没有露出来。现在孩子都还小,将来的事情至少要十年之后才能知晓,谁知道中间会有什么变故呢?

从茶架上取茶的阿原听了丈夫的话,带着几分不好意思,跟崔玦说道:“兄长莫笑话。自从家里有了阿璃,他一整日没有别的心思,只是宠着惯着。好在阿璃还懂事,也算乖巧,否则不知道要被他惯成什么样子了。”

崔玦笑道:“他这是在跟我炫耀。从前我们同师授业,同窗读书,他便说将来膝下相绕的,若是女儿,便是他手中至宝,定百般娇宠。若是男儿,便是他所使劳力,要打发他田间畦上。浮名功利本不是他所求,如今他如愿以偿,得了玉砌粉琢的女儿,自然要炫耀一番。”

把阿原说得笑了:“他也只在兄长面前,还有几分孩子气。只是当着晚辈的面,也不怕被笑话。”

秉淮揽着阿璃,笑道:“做人,本该如我一般洒脱自在,有何笑话?”

低下头对阿璃说道,“阿璃,阿爹正要教你,与人相处,虽讲多与人为善,少与人结怨,然而也不必违心而为,强意附合。正所谓,不背世礼,不违本心,悦人悦己,方是正解。”

阿原觉得丈夫简直是要将女儿往异数上带。女孩子家,自该安分乖巧,懂事明理。他们本来也是怕误了琉璃的终身,因此才决意从南边过来。却被丈夫拐带得只管随意,不知礼节,哪还了得?

急忙将茶往秉淮面前一放,说道:“北地最重礼仪,我正要教女儿规矩,你且莫纵容了她,学了你的不羁,惹了别人闲话。茶已备好,炭已入炉,你且去煮茶,莫要再对女儿施教了。”

秉淮呵呵笑了,将女儿抱起来,交到阿原怀里:“来,阿璃且跟着你阿娘,看阿爹如何煮茶。弹琴,煮茶,赏景,此乃人生三大雅事,怎可不学?”

崔玦笑道:“你这般说了,这煮茶虽不是一时之功,却要跟着学上一学。”

阿原说道:“兄长莫信他。他是闲来无事闲琢磨。兄长自有一身事务忙,哪里就像他一般慢慢煮茶品茶了?”

饶是如此说着,还是轻轻将阿璃放在织毯上,去茶架上取了成套的沥杯盖碗,林林总总桌上摆开,一些器具崔玦父子并元韬俱不认识,也不曾见。

崔玦心里便想,这些年,秉淮果真是一心做闲野之人,这些器具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淘来的。

元韬却看着桌上的精细白瓷盖碗心中纳罕。刚才在琉璃处看到的聂阿姆所说高公自行烧制的越瓷茶盏已令他意外,这从未见过的精细白瓷如此细腻光洁,前所不见,莫非也是他自己烧制?

崔浩平时在家里也看父亲饮茶,闲来父亲也兴起亲自动手煮茶。茶自是好茶,然而却从未像高家叔叔煮茶这样来得精细。只看用的器具、摆的物什,就知道自己所知道的煮茶之道,实在简之又简。

自北地定都,生活安宁,北地权贵富庶,日渐附庸风雅,一样学着前朝相聚煮茶,谈诗论赋,品评风骨。风景佳处,也是牛车仪仗,踏春赏秋。

秉淮炭炉上置了锅,开始煮水。

一边回头冲阿原怀中的阿璃招手道:“阿璃过来看看,也学一学阿爹如何煮茶。”

阿璃眨眨眼睛,说了一句:“我不学。我只看。阿爹煮了茶,自然会分茶给我喝。”

一句话说得崔玦笑起来,调侃秉淮道:“你自诩洒脱不羁,我看阿璃才真正出了境界。你就是那出力的,她才是那劳心的。阿璃不得了,我看以后是个受人供养的,比你阿爹还要有福。”

秉淮被女儿打了脸,却不生气,无奈地摇摇头笑道:“不学也罢。”

语气中颇带宠溺。

崔玦指着指手下的茶桌,说道:“这茶桌,一看便是百年红木,且这上树纹形似人脸,结节如目,这木头,怕是寻了不少时候吧?”

秉淮说道,“这茶桌,原是这聂家旧宅的。聂公取材用物,倒是深得我心。可惜一场战乱,毁了许多物什。这宅子能完整保留下来,还能存得这一方茶桌,已是十分难得。”

话语间,不免满是惋惜之意。想当初,聂家那般丰实的家底,这宅子里的物什定是少不了的。战乱频仍,不光是人遭祸,连物什也难以保存。懂眼的,还能抢去置于自家,最怕的那些未见过世面愚昧无知的,一把火将所有物什烧个干净。

崔玦看秉淮心疼感叹的样子,便有意无意地说道:“北地如果消了四邻侵扰,以后再无战乱,便不会再有这等憾事发生了。”

秉淮虽然早已料到,崔玦此来,必会有一番游说,没想到这样快就给他抓住了话题。只是崔玦在北魏皇帝跟前正是得用之人,他这番劝说,不知道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那皇帝的意思。

他当然不想如崔玦一般,将身家性命卖给北魏皇帝,从此荣也是他给,辱也是他给。他来北地,不过是为了将来琉璃能找一门好亲。与达官贵人们交往自是免不了,至于皇帝那边,自然是能避就避。

于是说道:“想分的是这些人,想合的还是那些人。分久则合,合久必分。分分合合,总有那些人的私心。既有私心,怎能安宁?”

阿原这时在旁边笑道:“水都要滚了,却只顾说这些作什么?”

琉璃在旁边拿着小扇子,说道:“阿爹平里日只煮茶不爱理人。如今理人了,却将茶煮忘了。”

崔玦笑道:“你阿爹可不是不爱理人。而是要看是不是爱理的人。”

一下子说得琉璃欢快地笑起来:“我知道。那阿爹最喜欢理的人便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