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1章 有女曰琉璃(5)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246 2016-03-17 21:19:05

  这顿茶喝了有一时,外面引慧进来,对阿原禀报道:“夫人,乔五叔过来了。”

阿原一听,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跟崔玦说道:“店里来了人,兄长且和秉淮坐着喝茶,我去去便来。”

崔玦笑道:“我和秉淮并不见我,阿原有事只管去忙。”

等阿原起身出去,对秉淮笑道:“从前阿原便喜欢账上的事情,如今却是将生意做得大了。”

秉淮也有些无奈:“这次过来,阿原已决意要撒手那边的事情,只是要容个工夫,何况你知道她,她本来就闲不得。”

元韬和崔浩听这话里的意思,竟是高夫人还管着生意上的事情,都有些意外又吃惊。商贾历来被人看低,虽然近些年因为战乱,各国都依赖商贾运送物资,因此上层都愿意捧一捧商贾。可是轻商的观念根深蒂固,许多人包括达官贵人,对商贾还是多有瞧不起。高秉淮一代名士,居然不介意自己的夫人行商营店,而且看似多有纵容。

元韬立刻想到在琉璃的院子里,树上吊着青玉风铃,房中摆着白玉花盆。却是难怪了。只是不知道高夫人经营的是什么,居然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或者高夫人经商的身份很隐蔽,极少有外人知道?

元韬走神的工夫,琉璃站了起来,还没动作,秉淮一个伸手将琉璃按住了,笑道:“你阿娘早告诉过你,不许你去偷看,你莫要惹她生气。”

“阿璃就想去看看阿娘常说的乔家五叔公长什么样子。”

秉淮笑道:“看过便当如何?不看又当如何?看过以后免不了要来往。不看不识识,便不用来往。你阿娘是不是如此说的?”

琉璃耷拉了脑袋,“哦”了一声,重新在蒲团上坐好。

崔玦看琉璃委屈的样子,失笑道:“阿璃难道也和你阿娘一样,对做生意感兴趣?”

秉淮说道:“阿原操心了这许多年。哪里肯让她去学那些?如今狠着要教她规矩才是真。”

崔玦于是打趣琉璃道:“阿璃,学规矩很难是也不是?”

琉璃眼睛眨了眨,一时间便敛了脸上的委屈,俏声说道:“不难。我是阿爹的女儿,所以我和阿爹一样聪明。这叫近朱者赤,近文者聪,近音者通。是不是,爹爹?”

最后一句转而问自己阿爹,颇带着些洋洋得意。

一时三刻,委屈便成了得意。天真烂漫,这次连元韬和崔浩都轻声笑了起来。

前院会客处,阿原正襟而坐,旁边坐着一位五旬开放,须发已灰,精神抖擞的老者。这老者,面带三分笑,内含两分慈,看得出的和气,却也不失精明。

阿原正色说道:“馆里的事情,我知道五叔应付得游刃有余,不需我出面打理。上次已说得分明,毕竟是乔家的生意,我终究是个外人。”

乔老爷子道:“你打理了这些年,馆里的人都信服你。从前不在北地,你尚且打理得当,如今既然回来了,顺手接了不是便利?”

阿原笑道:“我当初为何应了乔家的托付,别人不清楚,五叔清楚。秉淮当日的困境,全仗乔爷爷全力相助。我们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如今已经过了十五个年头,我能为乔家尽的力都尽了。如今乔家多的是人才,何必我一个外人插在中间?”

乔五爷道:“你们回来北地,总要有些营生。我看秉淮没有出仕的意思,总不好委屈了阿璃小姐。”

阿原笑了:“五叔道我为何执意退出来?正是因了我的阿璃。我和秉淮,之所以回来北地,正是不想委屈了阿璃。我这个做母亲的,总要提早给她打算。”

乔五叔若有所悟。终于是劝不得了。

世人轻商,总不能将来阿璃找个了如意郎婿,却被婆家诟病娘家一身铜臭。秉淮和阿原虽不在意世人的看法,但为了女儿,却也免不得俗。

乔五叔叹了口气:“你们两个洒脱自在的人,为了阿璃,却也难为了。”

阿原笑道:“也不算难为。只要将来阿璃好好的,我和秉淮还能有什么挂怀?于我,不过是推了一门事情做而已。”

乔五叔默然一刻,说道:“你既是为了阿璃的将来,我再劝你便是强你所难。馆里的事情你不想再经手,我也不敢再劝。”

将手边的匣子推到阿原手边,“你们刚搬回来,一切都要置办。这些权当我贺你们乔迁的礼。”

阿原知道那匣子里定是银票数计。

并不伸手,笑道:“五叔,这匣子我不收。因不跟你见外,才如此直接。我刚说过,这些年,是报恩。既然报恩,哪来的收礼?且我说白了,您别气。这礼,我收了,将来馆里有了差池,我若不出面,便是良心难安。我若出面,便要借秉淮的名声。那我现在执意退出又意义何在?”

乔五叔有些激动:“难道你还想与馆里断绝关系不成?”

阿原微微笑道:“我认识您,以后街上见了,免不了打个招呼,聊上两句,这怎么算是断绝关系?您只把我当馆里的主顾便可,更深的关系便是不必。乔家不必总将我十五年经营放在嘴上,我为的是报恩,没有道理要乔家感谢。我只要我的阿璃日后被人说起来,是高公秉淮的女儿,便是足够了。”

乔五叔被堵得半响无语,然后叹道:“当日我二叔说你有男人果绝之风,知恩不忘,见利不贪。如今为了阿璃,你果真是果绝得很。”

阿原说道:“我早该在有了阿璃的时候就果绝一些。然而那时候未想回北地,所以一拖再拖。”

说完了,将那匣子推了回去。

“五叔,家里有客人,我不便再留你。”

开口谢客。

乔五叔倒没有生气或觉得难堪。相比于秉淮的不近人情,阿原这般送客已经是很客气了。

阿原回到茶室,进门的时候,正听到崔玦对阿璃说:“等过了年,天气暖和了,崔伯伯约了你阿爹带你去南山转一转。这南山,遍地桃花,三月花开,山如霞粉,好看得很。”

阿璃听得极是向往,立刻点头应道:“要去!要去!崔哥哥到时候也去!”

崔浩看着琉璃因为欢喜闪闪发亮的眸子眨啊眨,像夜幕里的灿星爆亮一般,不觉笑了笑,轻声答道:“自然要去。南山除了桃花,山下有一清溪,桃花落水,便有游鱼游上来吞吃花瓣,很是有趣。且三月溪鱼最是肥美,到时候可以逮几只,拿回家来做与你吃。”

阿璃立时被那游鱼吞吃花瓣的想像吸引了注意力,盯着崔浩紧着问:“鱼果真会吞吃花瓣么?”

崔浩不答,反而笑道:“到时候你看看便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