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6章 风雪故人来(6)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137 2016-03-15 09:39:00

  秉淮和阿原听见说崔玦不能亲送他们进家宅,倒似是松了一口气一般。惹得一直低头玩那些玩意儿的阿璃抬起头来好奇地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于是又低下头接着玩。

阿原便说道:“阿璃,已经进城了,很快就要进家门,这些玩意儿且收起来罢,省得下车的时候落了东西。”

阿璃“哦”了一声,听说地将一应玩意儿收进原就有的皮箱子。这皮箱子做得心思甚是巧妙,大约是想到她一个女孩子,没有多大的力气开箱子,做了一把暗锁,只须手指头一扳,箱盖便应声而开。

这皮箱子看着有些磨损,想来是旧物。

阿璃将玩意往里面装,最后却依旧拿了一只鲁班锁。

然而这只鲁班锁最后也没有玩。牛车一进城,便听到外面一片人声嘈杂,有人叫卖,有人还价,还仿佛有杂耍叫好的声音。

阿璃很快被吸引了注意。在南边,因着外面不太平,她在家虽然被父母纵着并不拘束,然而这样热闹的街市确乎从来没有过。

再也顾不得阿娘“大家闺秀” 的耳提面命,迫不及待便将车帘掀了一条缝,好奇往外看。

发现这都城的街上,雪显然是清扫过的。虽然雪还在扑簌地下,然而街上行人却甚多。和南边的街道相比,这边的街道显得分外宽敞,且不管行人如何拥挤,却是井然有序,并不杂乱。

那些个耍杂耍的,阿璃并不感兴趣,从前在南边,这些也是常见。然而不常见的,却是路边的各色叫卖。因着雪,许多都支着篷,那蒸馒头的屉笼呼呼地冒着白气,被顶上的篷挡了,偏一偏,避了那篷顶,照样呼呼地往天上冒。

南边因着连续战乱,街上早不太平,平日里有叫卖也是匆匆来匆匆走,从来没有像这样,整整齐齐顺着街边罗列过去,仿佛不管早晚,永远这样不急不缓,连那香味都飘得悠然自得,四处弥漫。

阿璃立时对这北方都城增了好感,回过头来,不问阿爹问阿娘:“阿娘,在都城我能上街玩吗?”

阿原凝了凝眉头,下意识的反应是要说不许。然而看到女儿期盼兴奋的眼神,想到毕竟是初来乍到,孩子离了自小生长的家,到底还是要慢慢适应。

一时软了心,说道:“好人家的孩子是不能随便街上跑的。不过碰了机会,你可以随阿娘出来买东西。”

阿璃脸上立刻有了笑意:“阿爹也来。我和阿爹帮阿娘挑簪子。”

阿原便笑骂道:“这个时候你来拍马屁?没有你阿爹我还能吃了你?”

阿璃嘻嘻笑。

阿原便轻轻拍了拍阿璃的头顶,语气作得十分凶悍:“看也看过了,将头给我安分地收回来!”

阿璃得了自己娘亲的许诺,心情大好,笑嘻嘻地将头收回来。

牛车又行了一些时间,转过不知道几个街口,便听宗明笑呵呵在外面说道:“老爷,夫人,已经到了咱们住的街上。再往前走就到家了。”

阿璃在里面听着,伸了伸脖子,想再将头扎到车窗处去看看。然而看了看阿娘,到底是忍住了。

秉淮看女儿强自按捺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咱们家这条街僻静得很,整个街只有我们家一个门口,想看就看看,外人看不见你。”

阿璃于是便看自己阿娘。

阿原便笑着点她的额头:“下一脚就到家门口,下了车看不一样?”

话音刚落,牛车一停。便听宗明笑道:“到了!”

阿璃欢呼一声,身子弹跳起来,就要往车下冲。慌得阿原连忙按住了:“外面大雪寒天的,你当这是南边?裹好了衣服才许出去!”

秉淮早拿了一件狐狸毛的皮裘披过来,裹在阿璃身上。

这时车帘轻轻一掀,带进来一股冷气。便见车下站着一个壮实妇人,一脸的笑意,手里拿着一件腥红的绣缎斗篷,开口说道:“奴婢来抱小姐下车吧。”

阿璃看了这妇人,立时开了怀,一伸手,冲着妇人将身子送过来,甜甜糥糥地喊“聂阿姆”。

那妇人将抱住阿璃,将那斗篷一展,得索地在阿璃身上再裹了一遍,连兜帽也一并戴了,整个人密不透风。

阿璃抱着那妇人的脖子,撒娇道:“聂阿姆,你不跟我一路走,我好想你!”

那妇人笑道:“我提前过来打点院子。晚上小姐才好睡个好觉啊。”

抱着阿璃站在宅子门前让她认自家的宅子。

这是一个半旧的宅子,相比于南边的旧家,这个门口显得开阔敞亮,略带斑驳的门楼相比于小小的她,似乎分外的高大。

此时日已西落,天色昏黄,只是莹莹白雪反出一片余亮。

宅子门楼上高高挑着飞檐,大门两侧挂着通红的灯笼,照得那门里面一片蕴红的光影。

里面先映出来的,是一面大大的画壁,看不清上面画的是什么,然而通红光影里,是一片安宁的沉静,透着喜庆亲切。

阿璃一时发了愣,觉得这个地方并不陌生,仿佛从小熟知的一样。

她有些懵懂地回头看看阿爹和阿娘。她的阿爹正一手拎着崔浩送她的那一皮箱子的玩意儿,一手扶着她阿娘,两个人笑吟吟站在身后看着她。

“阿娘,为什么门口要挂红灯笼?”阿璃犹自在梦中一般问了一句。

却是秉淮笑着答道:“北方自来一入了腊月,便开始准备过年节,红灯笼一早便挂了。阿璃喜不喜欢?”

阿璃仰脸看着那红红并不刺目的灯笼,答道:“喜欢,像家里要娶新娘子!”

说得门口的几个都笑起来。

聂阿姆笑着夸阿璃:“我们小姐就是聪明。一眼就知道这喜庆的意思。挂这灯笼,可不就是为了家里喜庆,来年有喜吗?”

阿璃于是又问了一句:“哥哥家也挂红灯笼吗?”

妇人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个“哥哥”指的是哪个哥哥。

秉淮自是知道阿璃说的是崔浩。于是笑着又回道:“自然也要挂的。都城里家家都挂。等歇过了这两日,阿爹带你街上看看,你便是知道了。”

阿原这次难得没有说话去呵斥丈夫。

她下意识里,并不想女儿对崔家过度记心。

那崔浩,现在来看,是得了阿璃的欢心。然而他们在北方的日子才刚开始,以后的日子可以慢慢过,阿璃还有的是时间慢慢去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