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3章 风雪故人来(3)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082 2016-03-15 09:39:00

  “阿爹被那野蛮孩子打了后背。”小姑娘在车里跟自己娘亲告状,说话的时候眼圈发红,眼泪又起。

妇人自是心疼了,凝了一下眉,才要说话,却见自己丈夫龇了龇牙暗暗地冲自己点点下巴,示意她注意女儿的情绪。

于是拿眼瞪了男人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偏你就爱管闲事。这是个孩子,手上没几两劲,要是个习武的大人,有的你受的!别指望我心疼你,疼也是你自己招的。”

话是这样说着,手却偷偷伸到男人背后,按到了哪处,男人强忍着吸气,转过脸来对她又龇牙。知道这是真打疼了。心想那孩子还真是忒大的手劲。

看了看还在难受的女儿,嘴里数落男人道:“幸得平日里逼着你太阳底下也走动走动,好歹也晒得皮糙肉厚些。”

男人一番受教的样子:“是,是,夫人你未卜先知,先见之明。我受教了。以后定然也常常走动走动。”

小姑娘在旁边“扑哧”一声,虽然眼圈发红,却是笑了。

嘴里说道:“我不喜欢北方的都城。还是南边好。”

却是因为觉得自己阿爹受了委屈,有了情绪。

男人笑着便打趣道:“刚才是谁想雪地里滚一滚来的?一时三刻就惹了你不高兴了?”

小姑娘于是撇嘴说道:“阿娘不让雪地里滚。”

妇人便眉一竖:“只要我眼皮底下,你滚一个给我试试?”

小姑娘一见惹了阿娘,冲男人一吐舌头:“阿爹,阿娘生气了。”

男人便说道:“你阿娘平日里最疼你,第二才疼你阿爹,你怎地就招你阿娘生气了?你阿娘说不许滚,那就不许滚!”

这边厢板着脸说了女儿,那边厢就对妇人道,“阿璃才是个孩子。做孩子时还不能快乐些,难道大了留着遗憾么?阿原, 你想想你小时候多快活,还忍心拘着阿璃么?”

妇人却是不为所动,说道:“从前在南边,我任着她疯,纵着她野。如今来了北地,四下安定,不比从前。北地最重门第教养,现在怨我拘着她,将来就知道我拘着她的好了!”

男人无可奈何地看了看女儿,说道:“阿璃,你阿娘说的甚是。听你阿娘的就是了。”

“哦。”小姑娘无精打采地耷拉下脑袋来。

男人看得极是心软,看了看妇人,见妇人拿眼瞪着他,毫不妥协,只好叹口气。心里想,想雪地里滚多的是时候,总不能做娘的一天十二个时辰地盯着女儿。

当着妇人的面,不能拿话宽慰女儿,却是寻个便利,悄悄跟女儿递个眼色。小姑娘一下子便懂了,悄悄背过脸去,眉开眼笑一下,然后又将脸回转,板得一副不情不愿。

外面的宗明听着里面的动静,早已见怪不怪,笑呵呵只是点头。

忽然一抬头,见前面有几只马匹迎面而来,后面跟着一辆马车。

前面几匹马,似是家里护卫下人的模样。其中一人打马上前,迎风喊道:“前面可是秉淮先生及夫人小姐?这里是崔玦崔大人府上来迎!”

宗明听见,有些意外地“哦”了一声,转头对牛车里回道:“老爷,崔玦崔大人派人来迎。”

男人在车里也讶然“哦”了一声,身子趋前打手起帘,跟宗明说道:“快快回过去。”

宗明于是喊道:“这里正是我家老爷夫人和小姐!我家老爷谢崔大人寒天相迎!”

说着话,对面的马引着马车便急步驰了过来

地上雪深,本来难行,那马车被四匹马拉着,却是跑得很轻松。

男人观瞧那马车,乃是四匹高头大马并辔而引,那马身配着云母,到了近前,行得缓慢而平稳,后面那车厢宽敞高大,乃是上等木料所制,雕花刻纹无一不精,无一不美。

男人于是转脸对车里说道:“崔玦竟是亲自来迎了。坐马车来的。”

妇人吃惊道:“他居然亲自来了?居然坐的是马车?”

要知道,不管北地还是南地,牛车风行,马车反而惹人嗤笑,北地富庶,贵人尤其耻于驱马,以崔玦的身分,居然马车前来相迎,不用问,也知道是为了马车能快行。

妇人与男人交换一个眼神,脸上都有些猜测。

男人说道:“他既如此盛情重义,我们不好怠慢。你和阿璃且在车中坐一坐,我下车亲自去迎他一迎。”

妇人点点头,看着男人起身往车下走,于是对听见有人来迎,已睁着好奇的眼睛伸着脖子想往外观瞧的女儿说道:“你在都城,有一世伯,姓崔,今日特来相迎。一会儿记得见礼。”

小姑娘说道:“阿爹和阿娘原说了是悄悄回来,不惊动外人。却如今居然世伯得了信来迎了么?”嘴唇一翘,俏皮应道,“我省得。施礼问好,大家闺秀么。”

最后一个“大家闺秀”说得甚是顽皮,带着调侃。

一下子逗得妇人笑将起来。

且说男人下了车,往前相迎。对面的马车里,却也同时下来一个派贵气沉稳的男子。身量不高,却是匀称白净,相貌极俊雅。

下人扶着下了马车,刚一着地,就迈着腿直往这边奔走过来,脚下被雪陷得“吱吱”响,也仍能从步履热切中感知其欢喜之意。

“秉淮,你却是果然来了。”

被唤作秉淮的男人与那崔玦双手交握,两两相视而笑,秉淮才说道:“我所行所出,总瞒不过你。不过这寒天雪地,却劳你前来相迎,实在是没有想到。”

崔玦笑道:“一别数年,知道故人来归,怎能不迎?”

说着话,只听见后面崔府的马车里一声“爹爹”,从马车里探出一个面粉唇红的小男孩的头来。下人上前,扶着跳下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公子。

这小公子一身红缎走金线的棉袍,衬得一张粉面俊脸越发得红润好看,乍一看以为是谁家的小姐,看了衣着才恍悟原来是个公子。这个小公子与崔玦长得相似,却比这崔玦更俊了几分。七八岁的样子,虽是孩童,落地行走的时候,便带了大人模样,文绉绉走到两个大人面前,对着秉淮很是知礼地作揖相拜,口尊“世叔”, 弯腰行礼:“小侄浩儿见过世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