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2章 风雪故人来(2)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049 2016-03-15 09:39:00

  宗明应了男主人的话,先将牛车退后几步,特意看住牛蹄,不教踏了那卧雪之人。待牛车停了,才上前从雪里将已露了半个身子的人扒出来。

那人身子庞大,个子甚高,穿得很是单薄,只有一层薄薄的单衣,这天气,冻也将人冻死了。无怪乎会倒在雪中。看这埋的深度,不知道被埋了多长时间。且不知刚刚是否被牛踏过。

“老爷,似乎还有鼻息!”宗明探了探那人的鼻息,跟男人回道。

男人“嗯”了一声,似是在想事情。听见说有鼻息,便说道:“车里放不下他,你把他拖到路旁避人的地方,看看如何施救。”

这官道两旁俱种杨柳之树,这个时节早掉光了叶子,连树干都是光秃秃,沉沉压了雪。

宗明拖人的工夫,男人走到车旁,跟里面说道:“是个粗壮男人,还有口气。阿原你将车里的破旧棉被递我一条。”

那妇人在车里愣了一愣,说道:“你稍等。”

车里的小姑娘却讶然说道:“咱们一路过来,哪来的破旧棉被会带在车上?”

妇人语气自然地说道:“你阿爹说要,自然就有。”

车里一阵响动,过了一会儿,车帘掀开,一个面目姣好的妇人将一床不大的粗棉布的被子送出来,被面并不旧,好几处却是拆断了线,崩了几个口子,又有几处布面被头钗划破了,露了里面的棉絮。

男人点点头,接了被子,说道:“你们在车里等,不要出来。”

拿着被子去了路边树后宗明安置那男人的地方。

对宗明说道:“你去将牛车引到路边,别挡了道路。看住了牛,别叫惊了吓着夫人和小姐。”

宗明应了一声,便去引牛车。

男人这边厢将破棉被在地上一扔,弯下腰来,先褪了昏迷男人的上衣,手里抓了一把雪,在他身上又擦又搓,雪化了水,又抓雪来擦,直擦得那人身上发红,生了热意,才拿棉被将那人上身一盖,又脱了那人的裤子拿雪擦那人的腿,数次之后,被子一并盖住那人的腿,然后被子一侧往里掖了掖,到另一侧将那人使劲一推,那人身子一滚,压在棉被上,男人便将棉被将那人一裹,整个将他包在棉被里。

宗明那边厢看着牛车,顺便在雪地上烧炭架了一只双耳陶锅,似是煮茶所用,就地将雪干干净净地捧了几捧,放到锅里,一时雪烧化烧开,里面滚几片姜。

远远见男主人招手,于是捧了陶锅过去。放在地上,又起身走开,依旧去看着牛车。

男人刚刚捧雪的时候,在雪里找出来一只破碗片,拿雪擦了擦,陶锅倒了些水到破碗片里,碗片是冰的,水是烫的,也不吹,直接将光滑的一边就着那人的嘴灌进去。

如此灌了几回,不大的陶锅很快见了底。

男人试了试那人的鼻息,又拿手摸了摸那人的颈侧。思量这人八成是死不了了,便要站起身来。

身子还未动,忽听背后有人怒声道:“你敢害我爹爹!”分明是个孩子的声音。

背后一阵风至。

那边牛车里的小姑娘一声惊呼:“阿爹小心!”带着惶怒的哭音。

男人不及回头,急忙将身子旁边一错。毕竟是一介书生,动作并不迅捷,只觉后背一疼,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

牛车里的小姑娘惊叫一声:“阿爹!”

“阿璃别去!”

车里的妇人出声制止,然而小姑娘念父心切,几乎是从车里冲了出来,跳下牛车,在雪地里一步一陷地就往这边跑,一边叫“别伤我阿爹”。

车下的宗明想要制止都未追得及。

小姑娘的叫声吸引了那不问缘故就挥拳打的孩子的注意,回过头来,只见一片雪白中跑来绯红的一团,身子灵活,跑得迅捷,如同雪地上奔跑的狐狸一般。

那男孩子愣愣神间,娇俏漂亮,肤色嫩白的小姑娘已到了眼前,挥拳就砸了过来:“你打我阿爹!你是个坏蛋!坏蛋才打我阿爹!”

小姑娘手劲并不大,然而拳头如雨点一般,哗啦而落。男孩子不知道是被砸得蒙了还是怎的, 竟然愣愣地没有回手,也没有反抗。

一直挨了数下,直到男人过来,将小姑娘抱开,一边哄着:“阿璃,阿爹无事!”

小姑娘才罢了手,抽抽噎噎,看着男人泪汪汪:“阿爹疼不疼?”

男孩子那一拳头着实是疼,根本不似寻常孩子的手劲。

然而男人一看小姑娘的泪眼汪汪,心便软了,笑道:“哪里疼了,阿爹衣服穿得厚,且他又是个孩子。你已经帮阿爹报了仇,不能再哭了,可知?”

小姑娘依旧带着担心地点点头,白玉般的小心往后摸了摸男人的背。

男人笑道:“阿璃摸摸阿爹便是不疼了。早不疼了!”

小姑娘这才笑了。

转过身来,对上那发愣的男孩子却是十分地不客气:“乍然出现,不问是非,不辨黑白,动手伤人,恩将仇报!三岁看老,你将来,必是莽夫一个!”

话说得跟夫子教训学生一般,末了哼哼鼻子,拉住自己阿爹的手:“阿爹,我们走啊!”

男人点点头,并不说多的话,从地上拿起自家的双耳陶锅,迈步领着小姑娘就走。

那男孩子一直抿着嘴不说话,只把一双眼睛紧紧瞅着这父女俩。直到二人走得远了,已经近到了牛车前,忽然听那男孩子喊了一声:“多谢贵人搭救我爹爹。”

小姑娘拉了一把自己阿爹,撇着嘴说道:“我们不要理会那种人!”

男人听得好笑,不过确也没有回头,更没有应,如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先抬手将小姑娘抱到牛车上,用手掸了掸小姑 娘鞋子上的雪,才将小姑娘送进车里。然后自己搭着车辕上了车,掸掉鞋子上的雪,坐了进去。

“宗明,赶车上路吧。”

“哎,是老爷。”

宗明跳上牛车,扭头看了看那边的男孩子,还在原地直直地望着这边。他将手中的马鞭轻轻一挥,“驾”了一声,拽着缰绳,催动了牛拉着车慢慢又驶回官道,上了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