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美人请上轿

左霏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3-26上架
  • 620344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风雪故人来(1)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058 2016-03-15 09:38:59

  宣平二年,战争初歇,百姓暂安。

这一年冬天,腊月初入,大雪纷飞,飘飘洒洒,如落梅纷纷,白茫茫盖了大地。

近北魏都城二三十里地,官路上人马不遇,鸟兽罕见,遍地雪白空寂,只听北风空响。

却在此时来了一辆牛车,车辙过处,飞雪立掩。倒是走得悄无痕迹。

赶车的车夫捂了厚厚的棉衣,缩在车头。车里便很快递出来一只手炉来,夹着银铃般悦耳的娇俏笑声:“宗叔,暖手!”

那铜手炉扁圆带盖,盖子上镂空刻的是梅鹊争春,雕工精巧,炉身光滑,上面又加一只圆柄提手,拎去送来极是便利。手炉大小正合双手一握,里面隔层烧着火星正旺的银丝炭,握在手里,温热正好。

赶车的宗叔哪里肯受这女孩子家的暖手之物,忽忙拎着提手要递回。

里面传来一声妇人的笑语:“我们一家三口都得你把车驾牛,你巴巴地冻着,她坐得哪里安心?”

宗叔便笑着回了一句:“如此便谢过小小姐。”

话音未落,里面便“啪”地一声轻响,像是拍了谁的背,那里面的妇人笑骂一句:“都城已经很近了,你却只顾顽皮。好人家的小姐谁会掀着帘子伸着头跟个吊鸭子一样?”

却只见牛车一侧大大的窗口处,帘子正被掀开,里面探出一只梳着抓髻的小姑娘的头来。

这小姑娘生得甚是漂亮,两只大眼睛满是好奇和新鲜,带着兴奋,骨碌碌对着这冰天雪地转了半天,才在另一声轻“啪”声中将身子不情愿地收了回去。

“爹爹,外面的那雪可以吃么?是不是特别好吃?我好想到外面雪地里去滚一滚!”小姑娘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同春天里的莺声一般。

便听车里男声呵呵一笑:“爹爹小时候,倒是常常……”

话音很快被女声截了过去:“你莫再提小时候的野孩子行径,她可是正经女孩子,未进都城先被人笑话,声名还要是不要?”

男人立刻住了嘴。

小姑娘不高兴地在里面哼一哼。

过了一刻,听见男声悄悄说道:“等进了都城,入了宅子,没了旁人,你想滚一滚就滚上一滚!”

小姑娘咕叽一声,欢快地笑起来。

妇人却是恼了:“你尽教阿璃这些事情,她养得成大家闺秀的样子才奇怪。”

男人似是有些矛盾,吱唔两句,没有说话。

小姑娘却似有了父亲撑腰一般,笑道:“大家闺秀是给人看的。我在人前大家闺秀,让人有得看便是了。私下里滚一滚雪地又有什么?爹爹,是也不是?”

“是,是!阿璃说得有理!”

妇人怒哼一声。

男人立刻又补了一句:“进了都城,务要做出大家闺秀的样子!”

小姑娘立刻应道:“是,是!爹爹说得有理!”

车里一刻沉默,带着剑拔弩张的紧张。过了一刻,车里扑哧一声,却是那妇人笑了出来。然后是小姑娘的笑声,然后是男人的笑声。

然后车外赶车的宗叔也笑了起来。

笑罢了,说了一句:“咱们小小姐,大家闺秀得很哩!都城里的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和小家碧玉的姑娘,可不一定比得上?”

那小姑娘在车里格格笑,笑罢了,说道:“我不跟那些小姐姑娘们比。反正爹娘眼里,我是最最好的。”

妇人笑骂道:“羞也不羞你!被你爹惯得无法无天的。”

男人在车里接了一句:“女儿要惯,儿子要鞭!我家阿璃合该惯着,将来才有人疼。”

那小姑娘张口接道:“像爹爹对娘亲一样疼着!”

妇人气恼地道:“越说越不害臊,这话是你一个姑娘家能往外说出来的么!从前真是放任了你,我倒不信我教不出规矩来了!”

小姑娘嘻嘻笑。不说话了。

男子便说道:“你真该教一教阿璃规矩了。手头的生意放一放,省得又嫌阿璃一身铜臭味。”

妇人嘟嚷道:“哪里是我舍不得放?我一早就想丢开,他们总是失了主心骨一样过来问东问西,由着他们问的什么也不是,不如吩咐他们做得有头有尾。”

小姑娘便笑道:“阿娘只管使劲挣银子,将来好给我攒一大笔嫁妆!”

“啪”一声轻响,这一次仿佛是被拍了头。

“真是越发不害臊了。要嫁妆的话你也好意思往外说。才多大的人?不怕外人听了笑话。”

小姑娘轻轻笑着反驳:“大雪漫天的,人影不见,一路上就咱们这一车,哪里就来的外人……哎哟!”

忽然车身一晃,似是车辙压到了什么东西,被硌在那里。小姑娘想是一个措手不及,头撞到了车壁上,哎哟哎哟地娇声疼叫起来。

“宗明,怎么回事?”

男人心疼又恼怒地问,一边吹着气说道,“莫要揉,莫要揉,小心起了包可难看了。”

“仿佛车下有什么东西,容老奴看一看!”

宗明跳下车,去到后辙,伏下身子,手伸出去,往硌住的车辙下面一拨拉雪,立时吓了一跳,慌得起身对车里说道:“老爷,车底下压到一个人。先前被雪盖着,未看到。”

里面的妇人“啊”了一声,小姑娘的声音先出,惊怔地问了一声:“压到人了?”

男人立刻说道:“不妨事。你们别慌,我出去看看。”

车帘一掀,蓝色布衣的男子头和身子露出来,三十多岁,生得儒雅沉稳。手一按车辕,就要往下跳,宗明赶忙过来扶了一把。

“衣服披一件!”

妇人说着话,从里面伸出手臂,递出一件灰色狐裘大衣来。

男人接了,披在身上,将妇人的手送回车里,道:“外面冷,你们盖好棉被,莫要出来。也莫要进了风。”

回头问宗明:“人在哪里?”

宗明指指车底:“就在车辙下面,硌住了,并未碾过去。”

男人走到车辙前,弯下身子。宗明已将雪扒了一点,露出了那人的一角衣服。男人上手扑去雪,再露了多一点衣服后,愣了一下。迟疑片刻,转脸看了一下车前车后,漫无人迹的官道,又回过头来,对宗明说道:“你将人扒出来,看看还有气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