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76章 人心最难测(16)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747 2016-06-27 20:00:12

  阿原和卢夫人、崔夫人坐在一起正说话的时候,隔窗便听到院外有人声喧闹。卢夫人眉头一皱,今日因着卢静夫妇回来,前院有男客,后院有女客。下人不知道怎么做的事,居然闹嚷嚷一片惊扰客人。

于是对身边侍女说道:“去看看,这闹吵吵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客人俱在,成何体统!”

侍女一听,立刻应声出去看究竟。过了一时回来,禀道:“却是牛棚那边不知何故,有牛受了惊,带着牛车冲撞起来,得亏高公府上的车夫是个厉害的,三下两下制住了牛。老爷已经派人过去察看,报说并未伤到人,只那车夫受了惊吓,老爷已让人安抚去了。”

卢夫人怪道:“平白地,牛怎么会惊着了的?”

阿原说道:“那边别是牛车多,想是牛彼此犯了冲撞也是有的。没有伤到人就好。”

卢夫人听说,这才回过头来谢阿原,道:“今日幸好你家的车夫是个厉害的。那牛何等的力气,冲撞起来更是要人命,不是亏了他,大正月里撞了谁都晦气。”

立刻吩咐侍女道,“你去传我的话,去拿几个银锞子赏了高公家的车夫!”

阿原连忙辞谢,卢夫人执意,知道卢夫家大业大,也不缺几两银子,且发生了这种事,大户人家最重破财消灾,散财招吉,便由着卢夫人去了。

又坐了一会儿,阿原想着外面飞雪连天,自己家离得远,不要真被大雪阻在路上才好。才要开口告辞,外面侍女进来,报说柳府的夫人和郭府的夫人各携小姐过来拜望。卢夫人知道这都是冲着卢静来的,一边让侍女去迎,一边让人报到卢静那边去。

柳夫人是带着柳元元来的,郭夫人则带着郭莹和郭妍。

柳元元一见到阿原,便知道琉璃也来 ,虽然已心里有准备,表情还是不自然地一僵。她从前做了亏心事,差点害了琉璃的性命,虽然心里侥幸也许对方并不知情,也深信叔孙恭不会将她说出去,然而自己心虚,这大半年处处避着琉璃,然而再避再躲,总有见面的时候。

心里敲着鼓,面上极力自然地笑着跟阿原见礼。

郭妍自从跟着母亲去了几次高宅,每每逗弄小鹿,琉璃也好,掬心也好,对她很是照顾容让,聂阿姆又总拿好吃的糕点给她,格外喜欢琉璃。一边见了礼,便迫不及待地问阿原:“高家婶婶,阿璃姐姐没有来么?”

卢夫人笑道:“你倒是跟阿璃得了脾气似地,不问别人巴巴地问阿璃。”

从前觉得郭家的姐妹俩被家里教的规矩太多,在外面,两姐妹总是安安静静地极其安份,郭莹毕竟大了些,别人看见也只会说一句端庄。然而郭妍小小年纪端庄得实在不像同年龄的孩子。跟琉璃玩了几次,倒显了孩子天性,不仅人活泼了许多,人面也不再像从前一样拘着拿着。觉得这才是孩子该有的样子。

于是对郭夫人笑道:“以后你该让阿妍跟阿璃多在一起玩一玩,我看着她现在才见了天真活泼的模样。小孩子,总要让她玩两年再教规矩才好。”

郭夫人笑道:“你知道我们府里老太君最是看重下面孙女们的规矩。阿妍自小看着姐姐们被要求这样那样地,不用我拘着她,自然便也那样了。自从跟阿璃玩过几次,老太君面前也知道撒个娇说个笑,有时候也知道甜着嘴说几句窝心的话,老太君倒越发地喜欢她。我看也是阿璃带得她好。”

阿原笑道:“本来就是讨人喜欢的孩子。阿璃平时是被我惯得有些没规矩,还打算要她学一学你府上的小姐。”

郭夫人立刻说道:“你家阿璃在家里是活泼了些,然而在外面,妥妥的大家闺秀的样子,对人接物,应对自如,哪里还要学什么规矩?叫我说,女孩儿在家里就该活泼自在些,在外面知书达礼不妨规矩些。”

几个人说笑着,卢静和琉璃便从那边的院子过来。一进屋,郭妍先往这边跑,琉璃顾着卢静的肚子,急忙站到前面,迎住郭妍,拉了她的手,笑道:“不过这一个屋子,你是有多想静姐姐,急成这个样子,不怕你自己亲姐姐看着心酸眼热么?”

她这样说,一屋子的人便笑。

郭莹站在郭夫人身边,向这边看过来。没有说话,却是对着回过头看过来的郭妍安安静静地一笑。

郭妍便笑着回过脸去,对琉璃说道:“姐姐才不会酸。”

屋子里的几个人又笑。柳元元溜眼瞅着,莫名地心里一股酸意,倒觉得涩涩地失了滋味。

从前她和郭氏姐妹也好,卢静也好,比琉璃不知道要亲近多少。然而忽然之间,自己仿佛成了被排斥在外的那个,在这个人人欢笑的场面里,倒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一个。

卢夫人并不知道柳元元此刻的心情,只见她站柳夫人旁边不出声,倒觉得她比从前沉静了许多,因知道柳府为她一直在张罗亲事,猜着是到了说亲的年纪,不好意思。倒也没有多想。

各各落了座,郭夫人和柳夫人听说卢静怀了身孕,面带喜色地道恭喜,问长问短地询问了一番,又说了些经验之谈,卢静道过谢,一一受了。

阿原同几位夫人说笑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道:“本该多坐一时与几位夫人多说会话儿。然而今日天气不好,不得不早些往回走。正月里都得闲,改日再来叙话。”

几位夫人想到高宅在外城,的确是雪大路远,自然也不强加挽留。

琉璃随着阿原与大家再道别一次,卢静因着卢夫人要招待几位夫人,便送了出来。回头叫侍女将送琉璃的物件都送到高宅的牛车上。

待送走了阿原和琉璃,返回屋里,卢夫人便说道:“你们几个小辈,不必在这里陪着我们说话。带着她们几个一直去你院子里玩罢。”

卢静便由侍女扶着,带着郭氏姐妹和柳元元去了自己院子。将自己带回来的物件都摆在桌上,笑道:“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看着喜欢的就挑去。”

郭妍小孩子心性,拉着郭莹到桌前挑东西。

柳元元没有立刻去挑,反而问道:“不知道阿璃挑到了没有?”

卢静笑道:“已经给了她两件。早知道你们过来,让你们一起挑。”

柳元元忙道:“我可不是在跟阿璃抢东西。只是想着我们先挑了,剩下的给她,总是不好。”

卢静心里有些诧异。她一向不恶意度人,然而此刻却觉得柳元元有些故意。琉璃先过来,又是从她的院子过去的,平常心想想,也是她先得了东西。郭氏姐妹谁都不问,自然是想着了,她不信柳元元没有想到,然而却还是故意问了出来,是想表达什么?

面上不显,笑道:“给她的东西你们未必喜欢。原在那边看见了一个石刻,想着对她的胃口,便送了她。你们也知道,她素来喜欢那些物件。”

柳元元道:“她中意便好了。否则我们都挑了物件,没得惹了她不开心。”

卢静笑着说道:“她哪里就那般小心眼了?元元想得多了。”

柳元元急忙为自己辩解,脸带诧异地问道:“我原也不信阿璃是个小心思的人,姐姐想是不知道,阿璃在宫中宴会上横批安熹子大人,说得多少刻薄,外面都在传。”

卢静听柳元元到底是把那事说了出来,脸色一沉,拧眉说道:“外面传了阿璃什么话,她也不过是个小孩子。那些个大人拿着一个小孩子的话四处乱传,已是起意不善,阿璃和我们姐妹相好,元元你不为阿璃开解,为何还替人言传?”

柳元元被卢静一番责备,脸上大躁,想到自己一时口快,失了算盘,呐呐说道:“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外面传的那样盛,大家都是那样想……”

卢静正色道:“外人不了解阿璃,所以那样想。你我都是跟阿璃有几年交情的,曾经玩在一处,闹在一处,难道比外人不了解她?别人无论怎样传,最不该传的,难道不该是我们?以后莫再要说这等伤姐妹情意的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