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65章 人心最难测(5)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620 2016-06-22 20:15:58

  琉璃被元韬诓着喝了一口酒,连着吃了好几口肉,呛辣之意也未尽解。崔浩那边拿红泥小炉烧开了一壶水,冲出一壶茶来,先给始平公主倒了一杯,给自己倒了,又为琉璃换掉原来已经完全冷掉的那杯。琉璃见始平公主端了茶杯喝了一口,才端起自己的茶杯解去酒意。

元韬看着琉璃笑道:“酒还是学着多少喝一些。冬日寒冷,一为暖身,二为活血。且要吃这烤肉,不喝酒如何尽兴?”

琉璃已经被呛了一回,再也不信元韬的话,无论他怎样说,总之是不肯再喝了。崔浩想着天冷,怕琉璃吃多了肉凝了胃,更是嘱她多喝热茶。

始平公主见崔浩如此照顾琉璃,心中越觉发酸,赌着气,便问元韬道:“皇上只哄琉璃喝酒,崔直郎一样也不喝酒,皇上为何不哄?”

元韬看了看崔浩,笑道:“他耐不得酒,且算了罢。”

始平公主才不信崔浩耐不得酒。从前皇上未登位前,常常约了崔浩一处饮酒谈兵。崔浩纵使酒量不比皇上,绝不会耐不得酒。

于是娇声笑道:“我可不信。难不成崔直郎比琉璃还耐不得酒么?”

元韬并不生气,只是看着崔浩笑。崔浩垂着眉眼,对始平公主说道:“我虽能饮几杯,然而酒易泛脸,浅尝即粉。因此外人面前,从不饮酒。还请公主见谅。”

崔浩一说,始平公主忽然想起来,崔玦听说也是喝酒即红脸之人,为这个还给人笑话过,说他粉面生霞宛转如妇人。崔玦为这个,也极少在人前饮酒。原来崔浩也是这般。

崔浩既然不在人前饮酒,想必和崔玦一样,不想被人拿来调笑。一下子有些尴尬,觉得自己今日简直像撞了鬼,本想与他亲近些,却居然处处触他的霉头。然而看崔浩不冷不热淡然的样子,心里又委屈得要命。

上一次她的阿娘跟她说,公主的身份便是很好的倚仗。她自然知道这个身份带给了她多少别人的卑躬屈膝,刻意逢迎。然而别人对她再怎样地示好,崔浩永远是冷淡疏离的那个,从前到现在,没有一丝的改变。她曾经以为崔浩生就是这样清冷的人,然而看到他对琉璃的照顾体贴,才知道不是。原来崔浩也有细心眷顾他人的时候,只是那个人不是她。

始平公主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什么还是惹恼过崔浩什么,他到底为什么对自己这般冷淡?

始平公主满腹心事地吃了一会儿,这烤肉无论如何都吃不出来滋味。

琉璃年纪小,饭量也小,不一会儿便罢了手,不再吃。只端着茶杯慢慢喝茶。

元韬看了看琉璃,笑道:“天寒地冻,你不肯喝酒,坐这一会儿怕是冷了。还是起来走走的好。再不若到屋子里烤烤火炉也使得。”

琉璃哪里是想屋子里呆的人?她正因在家里闲得发了慌才兴高采烈地跟着崔浩出来。

崔浩这时便说道:“院子门口有下人守着,你若想走一走,便让下人带你去转一转。”

始平公主这时站起身来,说道:“你们在一起谈的都是些军国大事,我也听不懂,索性和琉璃一起去走一走。”

崔浩便对李盖说道:“既然公主也想走一走,麻烦安熹子大人到门口找下人说嘱咐一句,庄子里不比宫里,虽不至于有危险,庄子上多的是粗鄙少礼之人, 若教冲撞了公主。”

始平公主抿了抿嘴唇。琉璃要走一走,崔浩便不出口叮嘱,她要走一走,便被他弄出阵势来,是琉璃在庄子上走得多了处处都熟还是果真顾忌她的身份有心多加嘱咐?

始平公主心里想着,嘴上便说了出来:“琉璃要走一走,便随便走一走,我要走一走,便又是冲撞又是嘱咐的。我有那般多事么?”

话是笑着说的,然而语气还是带了不忿。

崔浩淡淡一笑,拱了拱手,说道:“公主身份不同,自然不能在庄子上出了闪失。琉璃年纪小,真遇上什么事情,只怕也是应不来的。凡事还是小心地好!”

始平公主便笑着回了一句:“我好歹比琉璃长了几岁,遇上了事情,要应也是我应哪里能要她应?皇上现在坐在这里,崔直郎说的这话好像我是个娇生惯养万事不济只伸手等着别人伺候的。皇上,你说这话,戳不戳人心?”

元韬笑道:“既然他小瞧了你,你倒真给他小瞧么?你自己说的,长了琉璃几岁,万事便顾全她。既然如此,你便带她一起去走一走就是。”

琉璃听着始平公主刚才说话的味道些许不对,一听元韬发了话,连忙对始平公主中蹲身施了一礼,笑着说道:“公主先请!”

始平公主看着琉璃,嫣然一笑,说道:“你这性子我喜欢多了!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