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52章 思量计短长(9)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148 2016-06-17 20:03:20

  始平公主迎着大公主和丘夫人进来,琉璃随着众人站起身来施礼。

这位大公主,琉璃第一次见,身段窈窕,个头比始平公主矮半个头。衣衫绮丽,相貌艳丽,只是脸上的脂粉稍嫌浓一些,走过来的时候带着浓浓的香气,让琉璃多少有些不舒服。且那张脸显然是过于涂抹得白了些,失了脸的本真,完全看不到本色。

大公主拿眼在琉璃脸上溜了一圈,笑道:“年纪虽小,果然是个美人儿胚子。”

阿原皇上跟前告状的事情虽然并未传开,在场的除了柳炎和安夫人,都是知道的,立刻听到了话中的意味。

崔浩脸色一冷,这位大公主因着琉璃拒了约请,便出语不逊便也罢了,居然出口就是琉璃被姜夫人算计哄新兴王送首饰的事情。过了这么几年,这位公主的修养越发不怎么样了。

当下淡淡说了一句:“大公主谬赞。她年纪小,只知道以德为美,我代她谢过公主。”

他出语如此大胆,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

始平公主吃惊地看了看崔浩,看他一脸淡然地站在琉璃面前,做着维护的姿态,心里一酸,有种异样的滋味。

大公主脸色一变,才要发怒,丘夫人暗暗捅了捅她的胳膊,她才猛然想到,皇上都偏着她们母女发落了姜夫人,自己上赶着来将她得罪,她再一个风吹到皇上耳朵里,自己的日子只怕更不好过了。张开的嘴又闭上。

丘夫人这时看着琉璃笑道:“都说高小姐聪明灵慧,也听慕容夫人嘴里夸过。今日见了,真是俏丽灵秀的人。高公果然会养女儿。”

琉璃听见丘夫人夸自己,不管真心还是假意,总是长辈,于是对丘夫人施了一礼。

大公主心里压着火,看了看在场的几个人,笑道:“原听说妹妹过来别院,想着多日未见,过来看看。没想到我今日竟是来的不巧了,妹妹在宴客,竟是叫我打扰了。”

始平公主脸上笑道:“原也不过几个招几个伴儿过来说说话。恰巧碰上二皇兄这边骑射,便约了过来。姐姐有家有室,不比我们这些无所事事的。这酒菜茶水还多亏了安夫人帮着张罗。姐姐和丘夫人既然来了,相请不如偶遇,就一起坐一坐吧。”

大公主笑道:“碰上了,我若转身走,你定然心里不安。好在你我姐妹,也不见外。”

果真和丘夫人入了席。

始平公主叫侍女加了酒杯茶盏,添了筷子,俨然像友好亲姐妹一样待起客来。

大公主看侍女杯中倒了酒,看了看对面的琉璃,面前只有茶盏,没有酒杯,说道:“妹妹只管照顾我,客人却还没有酒呢。”

始平公主对大公主一味套近乎不拿自己是外人的语气很是反感。她如何待客,难道还要这位大公主教不成?

崔浩见大公主只盯着琉璃,于是淡淡又开口:“阿璃年纪小,不能饮酒。不设酒,是始平公主贴心。”

淡垂着眼睑,看也不看大公主,只伸手给琉璃倒了一杯茶,轻声说道:“你身子刚刚好,茶也不必多喝。”

大公主连崔浩两番抢白,态度又冷淡,脸上有些挂不住,勉强笑道:“早就听说崔府与高家关系亲近,如今看着,崔阿郎对高家小姐真是呵护有加。”

始平公主一听,脸色便沉了一沉。想这位阿姐是不是脑子进了水,当着这许多人,是在说崔浩与琉璃有私情还是什么?且不说琉璃年纪小,琉璃就是年纪相当,这话是能当着众人说出来的么?且她对崔浩素有情愫,一意示好,大公主这话简直戳了她的心。

崔浩缓缓抬起眼睛来,淡淡地看了看大公主,脸色变得很冷硬。

才要张口说话,衣角一紧,却是琉璃偷偷用手扯他的衣服。当着许多人,他不能回头。但知道琉璃肯定是知道他要对大公主出言不逊而阻制他。

于是便听琉璃轻声笑了笑,俏皮的声音响起:“崔哥哥当然要对我呵护有加啊,因为他是我的崔哥哥啊。若要欺负我,那是外人才做的事情,而且还是心怀恶意的外人。”

她说的俏皮声音又清脆。

乐平王一个没忍住,出声便笑了出来。

大公主先被崔浩刚刚冷硬含冰的眼神刺到,然而又后琉璃俏皮地抢白。虽然知道自己被骂了一次恶人,然而琉璃看着天真无邪的样子,实在也跟她难以计较。生生在心里憋了一口恶气。

安夫人这时笑着插嘴说道:“只顾着说话,也要动筷子才是。这菜是始平公主费着心思让备的,各位不要不捧场!”

安夫人这一打岔,各人身边的侍女立刻知眼色地布菜。

琉璃身后一侧是始平公主派的侍女,一侧是掬心。那侍女刚才听了崔浩说琉璃病体初愈的话,很贴心地为琉璃布了松软易消化的菜。

琉璃慢慢嚼完了,笑着对始平公主说道:“公主的菜备得很美味,侍女又贴心,谢谢公主对我这般照顾。”

始平公主看崔浩刚才维护琉璃的态度就知道想要讨好崔浩,是少不了要在琉璃身上下工夫的,何况这是自己设的宴,自然不能让琉璃在自己的地盘上受委屈。于是笑道:“请你来本来也是想着大家一起热闹,你吃得开心就好。上次你去宫里谢恩,我阿娘嘴里总夸你,以后你常到宫里去找我玩才好。”

琉璃便笑着回道:“皇宫重地,我要回过我阿娘,由着我阿娘带着才好去。否则我一个小孩子冒然去了,只会被人说没教养。”

始平公主一愣。心里想我也只是嘴上说说,你怎么就当真了?觉得琉璃不是这么单纯的人吧?抬头看琉璃笑着跟她说话,眼睛往大公主那边溜了两眼,微微欠身还施了个礼,立刻明白了,大公主原来也请过琉璃,所以这是琉璃对大公主的回复了?

琉璃毕竟一个小孩子,大公主怎会要请她的?大公主一向自持身份,竟然对琉璃如此示好?既然对琉璃示好了,为什么今日听着大公主几番针对琉璃,话说的并不中听,难道是因为琉璃拒了她?

始平公主心里狐疑着,想,大公主若肯低下身份跟琉璃示好,如果不是别有所图,谁会相信?大公主能图琉璃什么?

始平公主心里猜疑着。有侍女过来又禀道:“公主,大公主,大驸马过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