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59章 思量计短长(16)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836 2016-06-20 20:15:48

  秉淮随军回来,除了登了登崔府的门,与崔玦聚了一番,镇日便呆在家里,安享天伦之乐。饶是如此,皇上连番赐赏,接连送到家中。一为他随军出谋划策助杜超大败柔然,二为前次征讨夏国阿原牵针引线为大军输的粮草。

前者众人皆知,后者却是隐秘之事。众人只见皇上如此偏爱高公,诧异之余,不免心中猜测纷纷。那些胡族重臣,更有多有不服不忿者,觉得皇上近两年对汉臣重视太过,一个崔玦已是过份嚣张,再加上一个秉淮,虽然不敢任职,却得皇上如此看重,一个朝廷简直要成了汉人的天下。

临近新年,宋地却派出了使者到达魏地,言语之间,俱是示好之意。然而两边都心知肚明,之所以前来示好,不过是因着前番魏地先大败柔然,又大败夏国,虽然心中恼怒不服,然而双方势均力敌,都要喘息休养,因此表面上作个和平姿态。

元韬趁着新年之际,在宫中大宴群臣,借而为宋使接风。前殿设宴款待群臣,后宫设宴招待众夫人。

元韬特意下旨秉淮携妻女入宫就宴。

那些个胡臣听说,又是一肚子不服加不忿。想那高公,他再有能耐,然而鲜卑几多名将,都是生死征战里积下的功名,一个高秉淮,不过是前去随军出了一把谋略,拼命的不是他,厮杀的也不是他,皇上倒将目光全集中于他一人之身,无官无职,却准他携妻妇入宫赴宴,什么道理?

心思多的,立刻想到之前高家的女儿先是入宫谢赏,然后是灵泉池宴上被慕容夫人百般厚爱。事出皆有因,慕容夫人与高家的女儿一不相熟二无旧故,可何会对一个小丫头高看?高家的女儿再长得美,慕容夫人会因一个小丫头长得美而令眼别看?真说贪恋美色,也该是皇上才对。

如此一想,那些胡臣权贵立时觉得事情不妙。朝中有一崔玦,已被他占了半个朝廷,再来一个秉淮,这魏朝的天下岂不整个儿成了汉臣掌权?虽然不知道皇上是不是看上了高家小丫头的美貌,然而防患于未然,魏朝的后宫,绝不能由一个汉人之女来宠冠,魏朝的前殿,更不能任由汉人来嚣张。

因此这一日,阿原携着琉璃一入宫,虽然太妃和慕容夫人都照顾周全,然而那些夫人们表面上的客气,内里的疏离阿原便是立刻觉察到了。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缄默不语。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不让别人觉得失礼,又不去主动攀谈他人。

崔夫人来的时候,便直接坐到了阿原旁边。明明白白地昭示了立场。

太妃和慕容夫人无奈地对视一眼。她二人虽然想极力缓和这尴尬气氛,然而一边是数位胡族夫人,一边是崔公和高公的夫人。一边占了多数派,一边得了皇上大半看重,得罪了哪一方都不好。

琉璃乖巧地坐在阿娘后面,被数道目光投过来,几乎打量个对穿,虽然心中有些奇怪那些夫人为什么如此在意她,然而面上做得落落大方,任着那些夫人眼光里带着打量,带着不甘,又几许无奈地看。

一边听那几位夫人们说起那位宋地派来的使者。

一位夫人说道:“说起来,南方宋地,确是养人。那位郭大人,年近四十,却是肤白面净,儒雅俊秀,宛若妇人。”

另一位夫人嗤笑道:“宋地也不尽是美男子。前番宋使如谢浑者,身材粗壮,一脸凶悍,实在和美字不搭边。”

“不然。宋地先后遣使四次,只有谢浑粗鄙傲慢,其他三位俱是儒雅有风度者。听说宋帝身高七尺,更是貌美俊秀……”

琉璃听着众夫人居然聊起了宋地男子美貌,心中有些惊讶地想道,这些胡族的夫人当着家里小姐的面居然大谈外男,毫无避忌,果真是胡族开放,不讲礼数么?

听了一会儿,便听一位夫人不屑地说道:“宋地男儿再俊秀又如何,多的是薄情寡义者。如前殿那位宋史郭凭,听说喜新厌恶,背信弃义,更是名利熏心,弃了结发妻子,别娶他府小姐。看人若只看几分貌,他日便伤几分情。被他弃了的那位下堂妻,听说在郭凭家贫的时候,变卖物件为他撑家,一旦发达起来,便翻脸不认人。”

众位夫人听得都很吃惊,连在座的各府小姐们都冲那位夫人看过去。

“你所说当真?那郭凭居然为人如此之差?”

那夫人拿鼻子一哼:“何止是差!听说他当日弃了结发妻子,不仅分文不给,更将那位下堂妻从都城遣走,只恐她露了面给人知道坏了自己名声。寒冬腊月,那位下堂妻身无分文地给赶出宋地都城,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能做出这种事情来,那郭凭,何止一个差字!”

便有夫人愕然喟叹道:“只道南方宋地人杰地灵,才人辈出,原来居然也出无情无义之辈。”

那夫人嗤笑道:“万事岂能只看表面?他们汉人常有话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那金玉,惯会唬弄人,真要看清一个人,非要扒开那金玉表面才好。”

琉璃听到此,不免有些失笑起来。这几天一直在听阿爹阿娘说皇上连番赏赐,没得只叫外人看着心里不忿。原来这不忿,都在这里攒着呢。这哪里是在说那位宋使如何?一句“他们汉人”,便只露话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