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55章 思量计短长(12)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269 2016-06-18 20:14:53

  琉璃在南山别院一直住到城内去了潮热,才动身下山回家。期间因为皇上找崔浩商议出兵夏国之事,将崔浩召了回去,琉璃动身的日子,崔浩正在宫中被皇上召去问话,脱不开身。待从宫里出来,琉璃已经被宗明接了回去。于是便直接骑马去了高宅。

琉璃在南山住了多半月,见了阿娘的面先撒娇。阿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点她的头:“也不怕被人看见笑话。真是想我,早早回来便是。”

琉璃便笑:“我要回来的。可是聂阿姆说我回来再闹个病什么的平白叫阿娘看着心疼,便叫我多住些日子。”

聂阿姆便笑道:“山里清凉,小姐住得舒爽,才去几天精神便好了大半。想着在家里也是闹夫人,索性就多住了些日子,过了潮热才回来。”

阿原于是掰着琉璃的脸,看了看,笑道:“气色果然不错。”

聂阿姆笑着,将琉璃的衣物拿回后院去归置,留出母女俩个的空间给她们说话。

琉璃便道:“我走后才知道,阿娘之所以舍得我走,原来是要去跟皇上告状。告状的事情原该我去才好。告得成了,是皇上疼我。告不成,皇上也只当我小孩子乱告状。崔哥哥跟我说阿娘去宫里告状的时候,我担心得不得了。”

阿原轻描淡抹地一笑,说道:“阿娘连个自己占理的状都告不赢,那些年也白过了。那日本是我一时胆怯,没有当场拒了新兴王,却授人以柄背后给人诋毁。你小孩子家,真跟皇上去说,也只能说自己受的委屈。我要的,却是堵住众人的嘴,永不许再提那件事。”

琉璃偎着阿原,说道:“阿爹不在家,阿娘为我奔波,诉求于人,我心里不忍。”

说得阿原笑起来:“阿娘又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无知娘子,你倒担的哪份闲心。真要担心,倒是阿娘担心你才是。”

琉璃轻声说道:“我以后常到宫里走一走,跟皇上套套近乎,那些人以后若想再凭空惹事,总会忌惮一些。”

阿原惊讶地看了琉璃一眼:“你在南山别院,可是遇了什么事情?有谁为难你了?”

琉璃笑道:“我住的是崔哥哥家的别院,但有谁想为难我,也总会顾忌崔伯伯一下。再说,我镇日只在别院里呆着,还有谁敢上门找事不成?我只是想到姜夫人和东阿候夫人那般算计我,不过是觉得身份比我高。我若要求个身份,看她们以后还敢那般明目张胆地算计我。”

阿原说得笑了,说道:“我和你阿爹都不想你勉强自己去跟谁讨好。如今事情到这份上,既然有人愿意仗着身份行不良之事。我也不是讨不来身份,何必你去讨好谁?”

琉璃惊讶地看着阿娘。

阿原笑了笑:“皇上有西征夏国的意思。大军一动,虑的不外是粮草。阿娘从前有着那层关系,给大军调个粮草并不是什么难事。谁家的生意也是一样做,皇家的生意也不是做不来。两边得利的事情,我不过做个中间人,大军解了后顾之忧,那边脱了囤压的粮食。我还落两边的感谢。何乐而不为!”

“阿娘……你原本说要……放手的!”

阿原淡淡一笑:“我也没有经手什么事情。不过是中间作了个传话递话的人。之前皇上念着你阿爹的半师之谊,所以对我家多有偏重,然而背后总会有人说三道四。我不怕别人学舌,却不想连累你的名声。如今我堂堂正正地站出来为皇家做事,皇上再有偏疼,那些人又能说什么?”

抚了抚琉璃的头发,又说道,“人活一世,本来便在取舍之间。所舍为所得,有得必有舍。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