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74章 人心最难测(14)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596 2016-06-25 20:00:11

  阿原和琉璃到卢府的时候,地上已薄薄积了一层雪。牛车进了卢府,牛被引到后棚,宗明被招到门房上喝热茶。阿原和琉璃则被引到了后院。

卢静正跟母亲和崔夫人说话,听着阿原母女到了,急忙站起身往外迎。崔夫人一把拉住,笑着说道:“她们也不是外人,你身子不便利,且坐着吧。他家可不是挑理的人家。”

阿原正带着琉璃进门,听到崔夫人的话,立刻往卢静小腹上瞧,一边惊喜地笑着问道:“竟是有了身孕么?这可是大喜的事情你赶快坐着。头一胎,定然是辛苦些,现在可还好?已经出了三个月了么?”

崔夫人虽然拦着,卢静仍然过来拉了琉璃的手,脸上带着些许的不好意思,对阿原说道:“刚才了三个月。难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琉璃好奇地往卢静身上瞧,实在也瞧不出什么,倒只觉得卢静比从前面色更柔和娴静,整个人都笼在一片温柔里。

崔夫人向来喜欢琉璃,伸手招着琉璃过去,一边笑道:“刚才还说今天天气不好,外面飘了雪,不知道你们来不来。”

琉璃握以卢静手里,一边往崔夫人跟前走,一边轻笑:“自然要来的。静姐姐自从成亲后,就再也没见过。”回头又对卢静笑道,“静姐姐不知道,卢绽想姐姐的时候就往我家跑,给顿好吃的心满意足就回了家。我阿爹见他一天总惦着吃,只一过去就逮着他问书,他是个嘴馋的,为了进到口的吃食,竟然被逼着念了不少书。我阿爹都夸他聪明。”

卢静笑道:“我听母亲说了呢。他从前一门心思只有吃,我和母亲都为他愁得慌。自从跟着你阿爹念了书习了字,如今看着也像模像样是个读书人,总算没辱没了家风。我父亲和母亲常在信里提,对你阿爹感激得很呢。”

琉璃笑道:“姐姐可说错了。真要谢,该谢我家的阿姆。卢绽最喜欢阿姆炖的鸡翅,烤的乳鸽。不为我家阿姆烧的菜,我阿爹逼都逼不来他的。”

说的一群人笑起来。

卢静笑道:“我却听阿绽说,你煮的凉茶,做的冷饮也是极好喝的。”

琉璃歪头笑道:“我都是瞎做着玩的,倒好对了卢绽的胃口。”

卢夫人笑着看过来,说道:“你一说吃的,立刻会勾了你静姐姐的馋虫。她从前吃食上,向来有节制,如今怀着身子,一时三刻地就要吃东西。”

说着话,有侍女从外面进来,托着一个托盘,刚进门口还没开口,卢夫人便笑道:“这可不是。说着话,吃食就来了。”

那侍女听到卢夫人的话,便笑着回道:“是姑爷着奴婢送进来的。说少夫人今早起来想吃酸的。恰好刚才前院上了几个杏子,姑爷吃着口酸,想着少夫人可能喜欢。”

琉璃一听“酸杏”两个字,就想倒牙。下意识就捂了一下腮帮子。

卢静却听得眼睛一亮,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看了看在场的几位夫人。

崔夫人笑道:“都不是外人,你是怀孕的身子, 想吃还不是好事情?”招呼那侍女,“快给你们少夫人送上前去,让她尝一尝。”又对卢静说道,“你也不用让了,这个时候的杏子,能长熟就不错了, 万也不能是甜的。我们怕倒牙,你爱吃就多吃几个。”

侍女急忙将杏子端到卢静面前,卢静闻着那杏子的味道,迫不及待便拿一个,脆生生咬在嘴里,琉璃光听那声儿就觉得腮边流了酸水,没想到卢静竟然咬得津津有味。

几位夫人看着卢静吃得香甜的样子,都在脸上温和地笑。都说酸儿辣女,谁嘴上都没有说,然而都希望卢静这一胎真能生个儿子出来。

都知道卢静脸皮薄,从前又是极知礼的,怕她不好意思,几个人便转开脸去随意地说话。琉璃便走到卢静旁边,帮她递杏子。一边轻声道:“静姐姐,我看这杏子发脆,还带着青涩,你肚子里的小宝宝不会给酸坏了吧?”

几位刻意找着话题佯装不在意琉璃的夫人忍俊不禁地一笑,阿原笑着说道:“你静姐姐才三个月的身子,那孩子刚刚如同小草发的一棵芽,它能知道什么?”

崔夫人笑道:“你再说,你静姐姐哪里还好意思吃?你和你静姐姐这许久不见面,定然有许多话要说,想去哪里只管去吧,不用守着我们。左右我们说话你们也不爱听。”

卢静听了,便笑着站起来,对琉璃笑道:“回来的时候,原给你带了几样女孩儿家的首饰。我看你平日里都是素净着,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既然姨母发了话,我且带你去挑一挑。”

琉璃一听,立刻笑道:“静姐姐为我挑的,必是好看的。”她喜欢不喜欢那些首饰,卢静能想着她,便已是十足的心意了。

卢夫人看卢静带着琉璃一走,便对阿原说道:“前天大驸马不晓得为什么,被皇上叫去斥责了一番,回头去喝花酒时便大吐说你们府里在皇上面前恶意诋毁他。正想问问你,别是跟大驸马起了什么冲突不成?你知道那大驸马,向来是个混人,俗话说,宁惹君子, 不惹小人。他那样的人,就跟疯狗一般,别一不小心被他咬了。且我还听说,那东阿候,最近竟是常和他混在一起,两人吃喝嫖,本来就是一个德性,混在一起,必然没有什么好事。”

阿原说道:“大驸马说我们恶意诋毁他,却不知道有没有人信他。夫人也知道,我们无官无职,轻易到不了皇上面前。莫说不可能去皇上面前搬弄是非,退一万步讲,即使有那个本事,我们与那大驸马,素不往来,平白无故地到皇上面前说他的不是,岂不是自寻晦气?”

卢夫人说道:“我正是因着想着这一层,所以才觉得那大驸马平白无故地扯出你来,必有蹊跷。虽说皇上对他多有不喜,大驸马为人又被人诟病,好歹丘穆家是先帝在时的重臣,朝有多有大臣与他家交好,别叫他一时发疯乱咬,伤了你们。”

阿原叹道:“实不相瞒。自从皇上着了秉淮在书院设兵课后,朝中多有贵臣子弟频频上门。少年子弟,勤奋好学,皇上自是高兴。然而朝有总有些大臣因此心生不满,觉得秉淮一介凡夫,皇上本来重视太过,更有许多贵家子弟趋之,有心之人,都担心长此下去,朝中又多一汉臣握权。至于那东阿候府和我们恩怨,夫人也是知道的。前番他们心怀龌龊,歪动心思,我耻于出口,夫人想必也知一二。这世间,有时候,最能捅刀子的,不是外人,反而是自家门里的人。从前西高家落难,东高家置身事外,那些事,已是陈年旧事,不必再提。然而如今,本来可以各安己命,两安无事,他们竟然面上乍和,暗里算计,却是叫我和秉淮寒得很。”

崔夫人皱眉说道:“若说这东阿候府,最近几年是越发地不知廉耻了。连皇上都对那府里心生恶感,不愿重用,放着他们想冷一冷,没想到这一家人竟然不知反省,越发地变本加厉。如今朝堂上,胡汉已是明争暗斗,这个节骨眼上,东阿候要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来,不知道要连累多少氏族被那些胡臣看笑话。”

说得卢夫人也拧了眉,说道:“说起来,我们虽然不入仕,然而几大氏族,命运相关,荣辱共享。真教东阿候败了名声,于我们脸上也无光。此事我会跟夫君陈以利害。那东阿候府,还有一位公子几位小姐呢。不想将来叫人厌弃,正该收敛收敛,低调做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