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66章 人心最难测(6)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749 2016-06-22 20:15:58

  始平公主带着琉璃一走,元韬便对崔浩无奈地笑道:“始平好歹是个女孩子,你歹给我些许薄面,对她客气些。”

崔浩从善如流地说了一句:“臣记下了。”

元韬知道,崔浩说的记下了,才真正是给他的面子。应了他的话,以后见了始平,该怎样还是怎样。

乐平王此时笑道:“怎么,始平可是得罪过崔直郎么?我看她对崔直郎多有讨好,崔直郎却是淡然而拒。”

崔浩说道:“公主身份尊贵,何来得罪一说?不过是不敢仗着皇上的看重忘了身份,叫外人说我轻佻,与公主名声也有碍。”

乐平王笑道:“你们汉人,口口声声总是一个名声。我们鲜卑的女孩子,但凡看中了哪个男子,从来不掩着藏着,向来是大大方方示爱。始平被你这般冷拒,不知道多伤心。”

崔浩立刻说道:“王爷之言,听之甚觉惶恐。我们汉人,只遵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女子更是爱惜名声,不能轻言男女之事。王爷万莫开此等玩笑。”

崔浩如此一说,乐平王倒真不好再提了。始平如此示好,照着崔浩的意思,竟是不爱惜名声了。

且说始平公主和琉璃在庄子上走。天寒地冻,里里外外一片萧索,其实也没有什么去处。不过琉璃最爱空旷之地,出了庄子,就在田边沿着田间的小路。地面已冻得一片僵硬,田里只有冻得一片萎靡委地的冬麦,拿靴子踩一踩,连冬麦都跟地面冻在一起。

始平公主却是第一次见冬麦,咦了一声,说道:“这是什么?这油油地一大片,究间是死了还是活着?”

琉璃笑道:“这是冬麦。秋天播下的种,田里过一冬天,明年春天一回暖,便会复苏生长。”

始平公主很惊讶地说道:“冻成这个样子居然死不掉?”

一边说,一边弯腰,用手去抠地上的冬麦。却是费了些好劲才抠了一块,硬梆梆还带着冻意。

琉璃看那素白的手立刻已冻得通红,连忙说道:“天寒冻手,公主还是将手袖起来吧。”

始平公主笑着扔了手中的那一小咎冬麦,袖了手,对琉璃笑道:“你懂这许多,却是常来庄子上么?”

琉璃笑道:“我从前在南边的时候,家里房前屋后都有田地。南边的冬天虽然不比北地寒冷,许多作物却是一样的。”

始平公主点点头,笑道:“你阿爹若是肯为官,恐怕你也见不到那些罢。”

琉璃说道:“我阿爹自己喜欢那些所以才不肯去做官的。”

始平公主道:“外边都说高公极宠你,连崔直郎那样对人冷清不爱理人的,对你也颇有照顾。他对你,却是不一般吧?”

琉璃笑着说道:“崔伯伯与我阿爹从前同窗读书,情同手足。两家亲近,崔哥哥又常到我家跟我阿爹讨教功课,谈论诗书,因此对我很照顾。”

始平公主看琉璃说得神情自然,并无异常之处,心中疑惑地想,莫非是自己想多了?她这些年追着崔浩跑,几曾见崔浩对别个女孩子如此体贴过?不仅如此,寻常姑娘小姐面前,他冷冷地出个声的时候也是少的。

原以为崔浩对琉璃别有意思,然而听了琉璃的话,又觉得颇有些道理,想来是自己多心。况且琉璃年纪又小,崔浩看看娶亲的年纪便到,以外面传的高公宠女儿的劲头,总不会将女儿十一岁便嫁给崔浩吧?

始平公主定了心,对琉璃的态度就和蔼起来。一边走,一边跟她说道:“刚才你提起吴起,为什么不顺势将李盖骂一顿!”

琉璃愣了一下,心中有些好笑地想,这位公主的好恶是不是太强烈了。崔浩明明说,为将者,有忠心,有将才,其它无伦,皇上也认可了,她怎么还在这里纠结那件事?

再说了,李盖好歹对她有救命之恩,她总不会因为自己的好恶不分好歹地骂李盖吧?况且,那日李盖的做法虽然有些愚孝,终究是为一个孝字。她又能骂他什么?

始平公主见琉璃发愣,哼了一声,说道:“那日我问你,你说的那两句话颇有些道理,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的想法。”带着着恼的语气,说道,“这个李盖,为了一个孝名儿,太也有些过份了!”

琉璃不好回应,只好不说话。

始平公主恨恨道:“从前见他沉默寡言地,以为他人品可靠,没想到却是个沽名钓誉之辈,真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还如此看重他!”

琉璃心里奇怪地想道,李盖怎么就沽名钓誉了?他对他母亲的孝是作样子作出来的还是装样子装出来的?

并不太以始平公主的话为意,盖因觉得始平公主个人情绪太盛,说的话未必可信。真若求证,只需问一问崔浩便知道了。不过听崔浩说的那番话,大约李盖若真是沽名钓誉之辈,只要有才略,对皇上有忠心,崔浩也不会将其它放在心上。

然而这确乎与阿爹阿娘所教有些相背了。阿爹阿娘一向教她,交可交之人,结可结之友。与人相交,人品为重,与人结友,交心为要。

琉璃想了想,没有答案,大约只能回去向阿爹阿娘求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