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63章 人心最难测(3)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512 2016-06-21 11:35:33

  琉璃上一次她听到李盖因奉母至孝委屈了妻子以至于流产的事情,对这位安熹子便存了几分成见。刚刚又听元韬说放了他的假,他却竟不在家里陪着妻子,居然还出来当值,有些反感。他的妻子刚刚落了产,身心俱伤,这个时候,正该呆在妻子身边安慰才是,且又是新年头天,他居然……

琉璃想到此,应着元韬的问话,便应了一句:“实在想不到当时的那位侍卫大人与眼前的侍卫大人是同一人。”

不过却是站起身来,对李盖行了一礼,说道,“当日未来得及跟侍卫大人道谢,今日便在这里谢过。”

李盖看了看琉璃,知道她这话说得并不真心。却也并不以为意,淡淡答道:“我本奉的是皇上派命,行的是份内之事,不敢在小姐面前邀功受谢。”

说完话,抱了抱拳,往元韬身后一站,便不再说话。

琉璃抿了抿嘴唇,嘟了嘟嘴。她年纪小,自来都是被宠着护着,第一次被人当面送了个不客气,觉得有些伤面子。然而心里确乎又觉得,自己既然不喜欢这个人,他客气不客气,实在也不值得她在意。

心里想着,围着斗篷,依旧往火堆旁一坐,再也不看李盖一眼。

火堆对面的乐平王看到琉璃又是嘟嘴又是扁唇,最后居然挑了挑眉又将嘴唇抿的抿的样子,不觉哑然失笑。

他那一日在寺庙中遇见琉璃,见他一开始面上作得乖巧娴静,然而说话间总有神采飞扬之态,后来一句话她果真就将自己的真性情卖了。如今见了琉璃一时之间竟然作了数个表情出来,不由觉得讨趣。他原也不觉得琉璃是个所谓大家闺秀,却也不曾想,避开外人,她有这般多的表情。

始平公主却似十分反感李盖的样子,在元韬身边站了站,本要走开,看见那边的崔浩,迟疑了一下,便在元韬身边坐了下来。

李盖大约也知道始平公主对自己颇有成见,转眼看崔浩那边架了火要烤肉,便默默地走过去,接了崔浩的差事。崔浩于是走过来,在琉璃身边站了站,弯腰将琉璃落在火堆旁的衣角拢了拢,然后顺势坐在她旁边。

一个袍角,被元韬和崔浩先后拢了两次。乐平王目光闪了闪,嘴角挑了挑,没有说话。

始平公主看了看那边指挥着烤肉的李盖,皱了皱眉头,左右看了看,对乐平王说道:“二皇兄,我多些日子不曾吃过你烤的肉了。”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

乐平王看看那边的李盖,不觉有些好笑。李盖的事情他自然是听说了的。始平为此事还跑到他面前去求证,问是不是真的。他心里,觉得始平实在有些小题大做。李盖孝母本也没有错,不过是阴差阳错流了那个孩子,又不是他本意如此?因这样一件小事厌弃李盖到如此地步,实在令他有些匪夷所思。

微微一笑,说道:“我不知道安熹子烤的肉味道如何,比与之我,肯定只有过之。崔直郎更在我之上,怎么反倒求我烤肉?”

始平公主便说道:“小时候你也常带我玩的。自从你到了封地,便少了一个兄长疼我。想起从前,便念起二皇兄的好来,如今更想二皇兄疼我一次。”

乐平王知道,这并不是始平的真心话。她对崔浩的心思,只有她自己以为别人不知道罢了。她在宫里一向也算是个跋扈的,对上崔浩,居然连叫烤个肉都不敢提出来,也真是叫他开了眼界。

笑了一笑,说道:“但你肯吃,我烤一烤也无妨。只是不知道皇上和高家小姐能下咽否?

元韬立刻笑道:“你射箭骑马都在行,烤肉却是不行。此事还要崔直郎去做。他早得了高公的言传身教,哪怕十分只学得五分,也够了。”

指了指琉璃,笑道,“不是落你的面子,守着高公夫妇那样会吃会做的爹娘,你以为她不挑嘴么?”

乐平王也不生气,对崔浩拱了拱手,微笑道:“如此还要辛苦崔直郎。”

崔浩刚坐过来,皇上发了话,自然不会推辞。况且乐平王真把肉烤出来,别人不说,琉璃就算勉强吃下去,半生不熟,只怕当晚就要闹肚子。

始平公主站起身来,笑道:“那我就跟崔直郎取取经,以后也学着自己烤肉。”

崔浩已经走到火架那边,听见始平公主的话,淡淡说道:“公主是尊贵之体,凡事自有下人服侍,这种事情,还是不学的好。”

已经起了身的始平公主僵在那里。猛然想起的是,汉族氏族的那些大家小姐,平日里都自恃身份,一应动手的活计是向来不做的,唯一做的便是沉沉静静坐在那里,作出一番娴淑的姿态。

元韬抬眼看着始平公主,便笑道:“那些汉族氏族常教导家里的小姐们养尊处优。然而养尊,以至于四体不勤。学学她们的知书达礼便可,不必非要如她们一样每日一副柔弱的姿态。何况你是大魏的公主,想做什么,便该做什么。”

始平公主听了,展颜一笑,说道:“皇兄说的是。”

然而话说完了,人却是坐下了。

到底还是在意崔浩的话。

乐平王看得一笑,在心里摇摇头。觉得始平如此在意崔浩的话,却不知道,男人便是这样,你越在意他,他反而越不拿你放在心上。你越拿着他,他反而才想方设法地想近着你。从前只听说崔浩对始平一派疏离冷淡,不说崔浩想法如何,单是始平这患得患失的样子,怎能入了崔浩的眼?崔浩那冷冷淡淡的态度,和刚才为琉璃拢衣角的态度可差远了。

崔浩这边指挥着几个侍从烤肉,元韬却也没有让他闲着,和他隔着远说话。说了几句,乐平王看了看始平,对元韬笑道:“皇上隔空与崔直郎说话,哪如将火堆移得近些过去,一则说话省力,一则吃肉近便。”

元韬听了失笑道:“不是你提,居然没有想起来。这火堆,是该挪一挪。”

立刻有一个侍卫过来,将火堆向崔浩这边移近。

元韬隔着火堆,直接在崔浩对面坐了,乐平王便坐在元韬旁边。剩下便是崔浩两侧,一边坐了始平,一边坐了琉璃。始平这一侧正好站着李盖,李盖默默地将身子挪到元韬身后。崔浩烤肉其实并不用他,他站在这里,只是不想触始平公主的霉头,如今他们凑过来,便站回了元韬身后。

元韬指了指李盖,对琉璃说道:“李盖武力过人,又熟读兵法,颇有策略,你天天守着你阿爹,却是说说看,他日后前程如何?”

琉璃见被问,看了看李盖,说道:“我只听我阿爹讲过卫国吴起,不知道安熹子大人和吴起相比如何?”

李盖看了看琉璃,说道:“兵尽其法,士尽其力,卒伍和睦,上下一心,若得谋如吴起,此生志可达也。”

始平公主这时将眼睛冷冷扫过来,说了一句:“吴起的故事我也读过,急功逐名,杀妻自信,散金求官,母死不归。人品实在不怎么样。”

元韬于是笑着问崔浩:“崔直郎以为如何?”

崔浩说道:“吴起昔日由鲁奔魏,魏文候问起李悝吴起为人,悝说:吴起贪慕功名且好色,然用兵连司马穰苴也比之不及,魏文候于是用吴起。为将为士者者,无功名之心,何来奋勇之义?为臣者,无酒色财功之欲,清心寡欲,何来投报之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