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42章 冤家从此结(32)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062 2016-06-13 20:03:08

  银娘被带到老太君和东阿候面前的时候,知道事情败露,不慌不惧,大大方方承认了自己做下的事情。不仅如此,还面色平静地说道:“我与郎君,本是两情相悦,不幸被主母嫉妒,又恰逢家里蒙难,生计难以维持,主母趁郎君不察,偷偷将我卖掉。然我对郎君的心,至死不渝,若以此身能换来郎君的安逸,也算得偿郎君曾经对我许下的情意。我虽然送了银钱不假,却未做出苟且之事,也非辱没候府的门风。且我不偷不抢,送的是我自己所得之物,应得之物,何罪之有!何错之有。老太君和候爷定要罚我,权力自在你们手上,我不过区区妾室,本是主家买卖赠送之物,但有所罚,我亦无所怨言!”

别说老太君,东阿候自己都被气得浑身发抖,再想不到银娘竟会说出这番话来。原来她对自己的百般柔软温顺,竟是为了从他手里换取财物,使另一个男人过得安稳闲适。一下子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大笑话。顿时恼羞成怒。

“姜氏怎么当的家,府里的妾跟外面的人勾连,她竟然半点不曾察觉!去找姜氏来!问问她是怎么当的家!”

下人们惊愕之后,涌起的情绪居然是想笑。

老太君简直被自己的儿子惊呆了。不是当着下人的面,简直想一拐杖敲过去,将这个糊涂儿子即刻打醒,或者打昏也比当着合府里下人的面丢人现眼强。

片刻的惊愕后,立刻恢复了镇静的老太君冷着脸,严肃着神情扫了一眼银娘,淡淡说道:“候府里不养吃里扒外的妾。你既然坏了候府的规矩,就照着候府的规矩罚。你本是候府里拿银子买来的,如今要罚你,自然也该将那花费的银子得了正经去处,才不算浪费钱财!”

说完了,也不看东阿候,直接对身边的下人说道:“将她关到柴房去,好吃好喝的依旧给她用着。”

老太君下了话,哪个敢不动?很快上前将银娘扭住,拉扯着送去了柴房。

这边走了银娘,老太君看了看旁边站着的脸色发白的银娘的两个侍女,缓缓说道:“叫你们去伺候人,不是叫你们去遮着掩着助她吃里扒外。候府里养了你们多少年,你们倒跟了她几天?哪个是主子都分不清了,府里再养着你们,哪天候府都能叫你们卖了……去吧,把她们两个拉下去。我上了年纪,不想造什么杀孽,将她们脸上刺了字,割了舌头,拉到人市去,所作所为都跟人讲明白,没得叫人不知她们的品性还买回去祸害自家。”

两个侍女哭喊求饶中被拉了下去,一院子的下人白了脸。割了舌头刺了字不说,再将前事一说,还有哪个富贵人家会买?要么是被那些糟践人的地方买去,整日被人打骂着去伺候男人,要么是被那些穷民贫汉买去做老婆,吃没得吃喝没得喝,碰个男人老实本份还好,莫是碰个地痞流氓好吃懒做的,大约也只有死的份了。

老太君淡着表情坐在椅子上,冲下面挥挥手:“你们都是在府里多少年的老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心里自有你们的谱。下去吧!”

杀鸡儆猴的一招自然是威慑了下人,一群人惶惶地散掉,各守其职,只有更尽心尽力地去做自己的差事。

下人都走光了,老太君才站起身来,左右的侍女赶忙上来扶了,往老太君住的院子里走。

东阿候站在原地,还在恼怒自己失掉的脸面。

老太君走过东阿候的时候,看他那个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一瞬间心里升起悲凉和失望,顿了顿脚,说了一句:“你怨姜氏没有管好你的妾,你千宠万宠的妾,她倒敢触你的心头肉。我只道你看了银娘的面目,能想起半点姜氏的好了,如今看着,你一脑子的糨糊自己早已搅不清了。只怨我平日里太纵着你,如今好歹都分不出来了!这候府要败,也是败在你手里。我还有几日活?趁早在府里没有败之前赶紧闭了眼,泉下见到你爹还不至于太含愧!”

东阿候听母亲说得如此严重,一下子白了脸:“母亲!”

急忙跟上来,“怎可说出如此戳心的话来!这候府儿子必会好好的守着,不教母亲失望!”

老太君冷笑了一声:“我倒指望着你给我守着。你能守出个什么来?你自己媳妇精明能干任劳任怨地操劳,你倒是看到了一眼?一个品行不端的妾不过对你媚个笑,撒个娇,你倒是满眼地往心里装!糊涂成这个样子,还敢跟我说要好好守着这候府!”

袖子一拂,人便走了。

东阿候呆呆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越想越是懊恼,回到书房也是没有好心情。从前母亲何曾如此对自己如此看低过?说来说去,还是因为灵泉池一趟女儿没有被选入后宫。

他好好的女儿,无论相貌还是才情,比那些胡人女子强了不知多少,且好歹也是堂堂候府出来的小姐,怎么就被那些胡女压下去的?且那伏府、越府,四品的门第也敢往他东阿候府头上踩着送女儿?

东阿候气得大叫一声,只觉得百事不顺遂,万事不如意。大喊一声:“高福!”

外面很快进来一个男仆:“候爷!”

东阿候瞪着他:“你倒是回来了?叫你打听了事情这半天不见来回,竟然要等老爷我张口叫你才往跟前凑么?”

高福忙道:“因为不敢明着打听,因此费了些工夫。小的听乐平王府里下人私下偷着说,那日被选中的那几位小姐,都是当日在灵泉池和高公家的小姐同桌而坐相谈甚欢的几位。尤其舒家和贺家两位小姐,一见面就跟高家小姐交谈示好的。高家小姐还对慕容夫人夸起过那两位小姐性情。”

“什么?”东阿候又惊又怒,当下骂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一个草野丫头,慕容夫人为何那般重视她的意见?是皇上选后宫,又不是她选后宫!你从哪里听的胡说八道?还是根本没有打听,只管到我面前来信口雌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