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134章 冤家从此结(24)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241 2016-06-10 20:14:35

  关于新兴王居然会来凑热闹的说法,并没有多少夫人相信。心知肚明,都知道这次是为皇上选后宫,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找新兴王来凑热闹?不光新兴王,就连乐平王,出现在这种场合也多有不合适。

不管新兴王为何会出现在这灵泉池,众位夫人至少可以确定,今天会是一场好戏。

慕容夫人派人去请新兴王。东阿候夫人在这边却白了脸。新兴王是个一根肠子通脑子的暴脾气,姜夫人诳他给琉璃送首饰,他不会多想,当然也不会替姜夫人掩遮。只要新兴王张口一说,自己算是将姜夫人给坑害了。

高莹并不知道姜夫人做下的事情,然而看着自己母亲的表情,立刻明白自己母亲定是知情的,说不定也多少是掺和了的。她自然是吃惊的。在她心里,父亲是无能懦弱了些,然而母亲一向是个贤惠干练的人,对她和妹妹也是慈爱严格的。她心里一向视母亲甚高,从来没想到, 母亲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伤害一个只有八岁的女孩子的名声。

高莹压着心中的惊愕,将手放在母亲膝上。她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她该惊讶或是谴责的时候,这个时候,她应该给她的母亲安抚。

东阿候夫人震了一下,下意识将手压在高莹的手上。

一瞬间她想到的是,她要保护她的女儿。丈夫早已不是她能指望的那个,她所有的人生希望都放在了女儿和儿子身上。她决不能因为自己做的事情出了差池而让女儿和儿子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东阿候夫人立刻恢复了镇静,面上静静笑了一下,说道:“我这一时出语不妥当,得了各位夫人怒责是我该打。幸好新兴王在这里,找他当面澄清一下自然是好的。慕容夫人做的极是周到。”

慕容夫人淡淡笑了笑,说道:“总之是我请来的客人,在我的宴席上、当着我的面出了岔子,以后被人说起来,我哪里还有脸再行宴请之事?”

东阿候夫人便知道,这是在警告自己了。她万万没想到慕容夫人会维护阿原母女到这个地步。自己在她名义宴请的席上生事,竟是触了她的痛脚,惹了她不快。

新兴王很快便请过来了。他再性情暴虐,乐平王和慕容夫人的面子还是要给。

因着花厅里都是女眷,新兴王又一贯的好酒好色,慕容夫人自然会让他进花厅,于是自己站到花厅外面,侍女撑了遮阳伞,在她头顶遮去了太阳。

慕容夫人在花厅外,花厅里的夫们都静静地听外面的问话等结果。

今天来的夫人们,多数是鲜卑族,对汉人本来就存着抵触排斥,因此看戏的心情比较真的心情重。不管是阿原还是东阿候夫人,哪一个失了面子,都是她们乐于看到的。

只听慕容夫人在外面笑着问道:“找你过来,是因为听说你送了高家小姐一匣子首饰,那首饰,我也见,真真地精致华美。我想着你平日里哪里有那般细心,更不信你会挑什么首饰,大家都很好奇,所以想问问那首饰是谁帮着挑的,又是在哪里挑的,夫人们都想带着小姐们去挑一挑呢。”

新兴王便道:“为这么点事情大热天地找我过来?那首饰自然不是我挑的,我哪里会挑那个?姜夫人因与高家夫人见过面,又说她家的小姐知书达礼,聪慧非常,便叫我今一早截着高家夫人牛车送了那匣子首饰过去。怎么,连夫人都觉得好么?那便是真的好了!”

慕容夫人挑了挑嘴唇,出声嗔怪道:“那首饰当然送得好,只是姜夫人做事也欠思量了些。她再觉得人家的小姐好,哪有让你当街给东西的道理?你也不想想,人家的女孩儿才几岁?她是一片好心,被外人知道了,会怎么想那女孩儿?”

新兴王一听,自己给首饰还给错了?

眉头一挑,脸上带了暴虐,立刻说道:“我是敬重高家夫人,觉得她为人真诚说话实意没有那些个人的虚情假意才应了送的那匣子首饰。高家的小姐是哪个、多大年岁我哪里知道?谁敢开口说闲话只管到我面前来说!”

慕容夫人笑道:“你这脾气也是真真地不能惹,我不过给你提个醒。姜夫人虽是好意,然而人言可畏。那首饰,她自己能送的,为什么巴巴地非要你去送?”

新兴王愣了一下,凝着眉头脸上带了怒,说道:“难不成我竟是被那女人利用了不成?”

慕容夫人立刻截道:“我说什么了,你疑了这个疑那个。只是幸好高家的小姐年纪小,除非禽兽不如的才会将心思动到那孩子身上。好了,这边问了清楚,去了疑解了惑……”

慕容夫人正说着,忽然后面传来一声:“夫人!”

回过头来,却是阿原站在花厅门口。

阿原下来两步,走到台阶下面,到了慕容夫人面前,行了个礼,又对新兴王施礼,然后才对慕容夫人道:“刚才我在里面听王爷说,姜夫人因喜欢高家的小姐知书达礼聪慧非常,才叫王爷当街送的匣子。我想着王爷许是听错了姜夫人的意思,弄错了人。当日被邀到东阿候府上做客,正碰上姜夫人临府,并未见喜欢小女,倒是听她说候府里向来督促着小姐们读书习字,和男孩儿一样地教养。想来知书达礼,说的并不是小女。刚刚在里面听得诚惶诚恐,因此出来跟王爷说一声。”

慕容夫人和新兴王一愣。

新兴王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搞错了人家,愣了一会儿,挥手说道:“送便送了。又不是什么好物件儿!”

阿原施礼道:“既然是姜夫人的心意,自然要送到该送的人手里。”

新兴王便有些不耐烦。觉得那首饰反正他也送了,即使送错了,将错就错就是,他哪有那个耐烦再去理会这个事情。再说了,他对东阿候府可不怎么看上眼,那首饰再不值钱,他也不想给,不光不想给,看到东阿候的窝囊样子,恨不得要上脚踢两脚才觉得解气。

慕容夫人看着新兴王的表情,笑了笑,说道:“这事别人不知道也罢了。里面那么多夫人小姐听着,真若是送错了人,倒成了高家夫人贪焚昧物。你口口声声敬重高家夫人,好叫她背这个名声?”

新兴王一听,也是,他自然不能叫别人说高家夫人的坏话。

于是问道:“我便不信东阿候府还能教出知书达礼的小姐来。那东阿候府的小姐在里面吧?将她叫过来我见一见,果真是知书达礼,便真是送错了人,自然不能叫高家夫人背坏名声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