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54章 人心多变幻(9)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031 2016-05-02 20:00:53

  宗明将崔浩请进来,门一开,先进来的,却是元韬,后面跟着的,才是崔浩。

秉淮和崔玦与阿原都有些惊愕,齐齐起身。

元韬对秉淮施礼道:“想知崔公在此,故而约了阿浩同来以告佳音。”

秉淮和崔玦错愕相视。这个时候过来说有好消息?

元韬落了座,才说道:“谢浑此番嚣张陈兵,父皇因着众臣群意难合,故而迟迟未作决定。因想着高公必得了消息,恐高公多想,因此命我夜里过来,跟高公说,我父皇敬高公良久,久慕得贤,怎会因着谢浑陈兵之举,送高公于小人之手?”

秉淮略作沉吟。魏帝三日不发一言,却于今夜过来与他表明态度。他当然知道必有原因。若说魏帝为保他宁肯跟南地翻脸,他自是不信。为帝者,向来以大局为重,再说他自来魏地,态度迟疑,魏帝若是没有别的考量,实在没有理由保他。

然而元韬此番说出来,他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心下触动又是另一回事。

这两日他心内煎熬,几乎动摇了从前的信念。这个时候元韬过来示好,无终疑是撼动他的最佳时机。

此刻不光秉淮觉得不可置信。

连向来自认了解魏帝的崔玦都有些意外之极。

天子这三日在朝堂上任凭众臣激辩,只是不发一言。他自然不认为魏帝是有保秉淮的意思。然而今夜态度如此明确,让他心里也有一丝疑惑。

然而秉淮不被献出去,自然是好事。

立刻出口问道:“大皇子所言,果真是皇上的意思?”

元韬认真点头说道:“父皇向来礼贤下士,如今高公北迁而来,怎会受谢浑小人之胁,任由他将高公索回?父皇三日来不发一言,是因知众臣各有私心,一时没有说服众臣的理由而已。”

崔玦心里一动,元韬的意思,竟然是现在有了说服众臣的理由?或者是刚刚得了理由,所以连夜赶来?

于是说道:“谢浑原给了三天期限。明日便要给出答复。如果不交秉淮,他若真动了干戈,大皇子准备如何应对?”

元韬笑道:“区区一个谢浑,难道我们就怕了他不成?”

对秉淮说道,“高公只须安心在魏地长居。真若动了干戈,凭高公送我的兵析,想必应付一个谢浑也不是什么难事。”

秉淮看元韬说得轻描淡抹,苦笑道:“然我并不想做两国罪人。两国真若因我起干戈,我宁愿自投谢浑面前,也不愿后世在史册上留一祸患之名。”

元韬看秉淮的神情,知道他并不是虚言,说道:“父皇昨日跟我说,如若谢浑真敢发兵陈武,高公只怕宁肯阵前自投。父皇果然是了解高公。若我未来,只怕高公已安排了后事吧?”

秉淮一下子想到琉璃,心里酸涩起来,声音终于带了难过之意,说道:“刚刚已将阿璃托了引弦。”

元韬愣了一下,下意识看了阿原一眼。

秉淮说道:“我自有为父的私心。我自己,可以慨然应刀,然而思及阿璃,却不忍她受我连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