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47章 人心多变幻(2)

美人请上轿 左霏 1152 2016-04-25 20:17:21

  “我已沉病几年,近日卧病榻上,常有异物晃于眼前,想来天意已现,不是医者药石所能抗。我心本坦然,并无所惧,然而膝下诸子年幼,只怕相托太早,误了社稷。我知高公虽不在朝,然而眼光独到,且能直言其害。请高公坦白对我相告,眼下我该如何是好。”

秉淮虽早有所料,被魏帝开门见山地问出来,还是有些迟疑。

西高家曾因着前面私议燕国太子储位一事,连累全族被诛,如今他竟然又一次被问立储之事,且还是以白衣之身,议皇家之事。

然而他当日曾被这位魏帝触动,许诺以白衣之身,尽臣子本份。且魏帝之所以召他前来,他也能想知原因。朝堂众臣,各有私心。魏帝心中未必没有定论,不过是要他来安一心而已。

秉淮再度拜倒在地,伏首说道:“陛下如今春秋正盛,魏地当此如日中天。常言说,人有过失,必有妖异。草民以为,皇上无须多想,只须以德除灾,病体自愈。昔日宋景公以德动天地,荧惑星感而别移,祸乱自解。草民愿陛下排遣忧虑,宁心静气,疾病自消。至于社稷之事,草民不敢妄言。然而前有孙郎托弟,置张昭、周郎等以佐,传为佳话。陛下知人善用,想来殿前能臣良多,却非草民能知。”

魏帝近日多有忧思,听完了秉淮一席话,不觉笑了起来,说道:“秉淮这番话虽已极尽隐忍,然而你的心意,我却已明了了。常说病者多忧思,你说的不错,我近日因这病体,心内戚戚然竟然误走了歧途。听你一席话,心境却是清明了许多。刚才听说浅论阴阳,觉得甚有意思。想来人生在世,心境需时刻通达,你既然来了,且为我讲一讲阴阳罢。”

秉淮道:“谨遵陛下旨意。”

魏帝立刻唤人进来为秉淮置座。

又将元韬叫进来,笑着说道:“我欲留高公在宫中讲经半日,恐高家夫人小姐等得着急了。你拜在高公门下,自该去报知一声,不教她们担心。”

秉淮见魏帝如此豁达,连忙道谢。

元韬见父皇一时心情甚佳,不似以前心思沉重,放下心来,应声出宫去了高宅。

阿原一听夫君被留下说话,元韬又亲自来相告,便知道秉淮在宫中没有什么事情。

元韬便笑着对阿原道:“如今天气转暖,阿璃在家里宅了一个正月,想来正闷,师母若不介意,我带她上街转一转可好?”

阿原心念一动,笑道:“这北地比南边自是天寒,阿璃果真早闷坏了。跟你上街,我自是没有什么不放心。待我问问她的意思,若愿意,便跟你去街上走走也好。”

于是让引慧去喊琉璃前来。

琉璃正在家里发闷,一听可以跟着元韬上街,连连喊聂阿姆为她加衣裳。跟着引慧过去的时候,利利索索的小棉袄早穿好了。

这样的迫不及待,阿原哪里还用问?

元韬生得高大,臂力又壮,直接抱了琉璃出门,一边走一边问道:“阿璃可要骑马?”

琉璃眼睛一亮,立刻应道:“要的!”

压着声音,语带兴奋,还一边小心地抬头看向正堂的方向,并没有看到阿娘,一下子便眉飞色舞起来。

惹得元韬失声想笑,抱着琉璃出了高宅的院门,对门口牵着马早候在那里的侍卫说道:“听说街上有个金玉满堂,过去转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