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9章 有女曰琉璃(3)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112 2016-03-25 15:38:29

  元韬表情坦荡,说出话来并不让人觉得轻浮。

又对琉璃笑道,“阿璃,既来了这北地都城,少不得过他人府上寻伴。哪日要出门,我须带着,莫要让那些个小姐欺负了你。”

他说出这话来,其实有些唐突。真要出门,阿璃自会随着母亲,哪里要个初见面的哥哥领着?

元韬不觉得,崔浩便在旁边笑着解释道:“元家哥哥家里人丁多,有几个姐姐妹妹,平日里都跟他抢东西,所以他觉得其他府里的小姐都如他的姐姐妹妹一般。怕你受了欺负。”

琉璃年纪小,倒没觉得元韬说话唐突。只觉得这哥哥一见面就护着她,跟崔家哥哥一样地好。倒是十分欢喜。

聂阿娘正端了茶来,虽不知道元韬的身份,但想着能读书跟崔家公子读到一处的,身份也是不低的。

于是便笑道:“两位公子且请坐着说话。”

让着两人坐了,一边摆着茶盏,一边笑道:“我家小姐初到北地,以后要两位公子照拂的地方多着呢。我先替我家小姐谢过两位公子。”

引慧看着聂阿姆给两位公子倒茶,在旁边笑着说了一句:“老爷在前面留了两位公子喝茶。特特嘱了夫人去摆茶具。少不得一时茶便煮上了。”

聂阿娘愣了一下。她家老爷平日里难得待客,向来是拒客于门外,今日竟然留了喝茶么?

看了看自家小姐,却是心里欢喜,立刻笑道:“既如此,两位公子意思意思沾沾嘴即可罢。”

主人家倒了茶,元韬和崔浩自然接着。

元韬先前只顾着和琉璃说话,茶杯一端,才发现,这茶盏,样子朴实大方,倒没有出奇之处,然而质地细腻,通身青灰,莹润如玉,竟是难得的越窖瓷。然越窖瓷里他似乎从未见过如此朴实无华的杯盏。再看那茶壶,也是一样。

聂阿娘看元韬注意这杯盏,于是笑道:“让元公子见笑了,家里一应杯盏器物,都是我家老爷一手烧制。虽然并不华丽,用得却是十分趁手。”

元韬和崔浩相视一眼,都有些诧异。

聂阿姆却笑着对阿璃说道:“既然老爷留了两位公子喝茶,小姐不妨将回礼拿与崔家公子,一道过去前院,也该与崔家老爷见个礼。”

阿璃欢喜地应着,便过来拉崔浩的衣袖:“哥哥来拿。我昨日挑了砚,却怕弄跌了,阿爹说哥哥可亲自来拿。”

凡好读书习字者,皆爱砚,崔浩年纪虽小,也不免俗。于是放了茶杯跟着阿璃去拿砚。

元韬看崔浩难得失了沉静,带了迫不及待,不觉轻笑起来。起了身跟上,一边说道:“什么好砚,我也同去看看。”

琉璃回头,一张粉脸上嵌着一双汪汪水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不知道元哥可也过来,只挑了崔哥哥的砚。待改日元哥哥再来,我也帮元哥哥挑一块砚出来。”

聂阿姆在后面听了,和引慧相视摇头而笑。老爷的砚台说送便送了,自家小姐还真是心无偏颇。

元韬大约也想知了这层,想来琉璃年纪小,不懂得那些砚的珍贵,他家里好砚无数,要什么要不来?

便笑道:“刚刚高公已赠了我一本兵书,是我极爱的。”

琉璃便笑了:“原来元哥哥喜欢兵书。还是阿爹比我会送礼物。崔哥哥的砚也是他提出要送的。”

崔浩便在旁边说了一句:“世叔会送。阿璃却会挑。”

一句话说得琉璃的眼睛笑得眯起来。

元韬看了崔浩一眼。换在平时,定会揶揄他一句,什么时候倒肯讨好小姑娘家了。然而毕竟初来拜访,又是高公的府上,不愿主人想他过于随便,只拿眼睛揶揄崔浩一眼,便没有说话。

琉璃得了崔浩的夸赞,欢欢喜喜让崔浩收了砚,再回来,聂阿姆便帮她外面套了一件质地轻软雪色无华的棉斗篷,严严实实将她捂了,才将她交给引慧,跟着元韬和崔浩往前院去。

高府的茶室并不大,元韬和崔浩进去,只见不大的室内铺了一张织毯,一张分外宽厚的原木条板当矮桌在毯上铺开,两侧分别置了蒲团。因这茶室小,里面除了半人高的茶架,并无多的摆设,只在墙上挂了一副竹林七贤坐地煮茶图,看那落款,却是高公秉淮自己的印。

元韬不太懂字画,倒是崔浩注目了一下。

因着茶室内暖和,引慧便帮琉璃去了斗篷。琉璃先给崔玦见了礼,然后规规矩矩往阿爹身边的织毯上坐了。

秉淮看女儿万分规矩的样子,便笑道:“你崔伯伯、元家哥哥和崔家哥哥都不是外人,不用太拘束。以后你要和两个哥哥好好相处。”

琉璃大眼水汪汪地看了看元崔两位哥哥,嘴里应了一声“哦”,身子却仍是规矩地坐着。

倒是崔玦看得笑起来:“阿璃,你阿娘教的那些规矩,是要你出了门在外人面前守的,在自己家里,就合该随便自在些。”

一边说着,一边身子离了蒲团,改跪为坐,坐得极是随意舒服。

崔玦动了,崔浩和元韬便也跟着随意了许多。崔浩是哪里都是规矩的样子,虽是坐着,却依然坐得很有规矩。元韬是武者出身,显得随意得多。大咧咧一坐,虽不粗鲁,却十分自在。

琉璃见大家都动了,转眼便往门外瞅。

阿原正亲自置了炭捧进来,一看琉璃的样子,登时便笑了:“现在倒知道看我脸色了?你伯伯和阿爹都说了话,你只管随意吧。”

随着阿原的话语,琉璃“叽咕”一声便投进了自己阿爹怀里,钻了两钻,便窝在秉淮的腿弯里,像个赖窝的雏鸟恋着大鸟一般。

崔浩和元韬饶是早有所料,还是愕然呆愣了一下。他们对自己各自父亲,也是亲近,也是敬重,然而却从来没有像琉璃和她的阿爹这般亲密过,看这动作,平日里分明也是做惯了的。

而元韬心里想,他也有姐姐妹妹,父亲也是宠的,然而却没有哪一个敢如此投怀的。曾经敢的,也会被斥没规矩。

崔玦在旁边看得只笑。

阿原在旁边只摇头。

秉淮却是笑着跟崔玦说道:“女儿自该千般娇宠,男儿便当万般锤炼。我只得阿璃一个女儿,恨不得天底下所有的好都捧到她手里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