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5章 风雪故人来(5)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093 2016-03-25 15:38:28

  这一路再走,阿璃便在牛车里玩崔浩让人送到这边车里的玩意儿。这些玩意儿,却多是拿木头刻出来的益智玩物,外面并不能买到。至少阿璃从来没有见过。

秉淮和阿原见女儿玩得甚是开心投入,两两相视,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过了一会儿,阿原才开口问女儿:“阿璃甚是喜欢这些玩意儿?”

阿璃正拿着几只形状不一的木片在一起拼组,头也不抬地答道:“哥哥送的玩意儿甚有意思。”

阿原看了看丈夫,秉淮说道:“兄长幼时,喜欢钻研这些玩意儿。这些玩意儿,做工虽精,剖面软钝,切面显涩,刻刀过处,稍显无力。想来是出自浩儿的手。”

阿璃低着头便回了一句:“哥哥的手甚是精巧。做得出这些玩意儿,哥哥甚是聪明!”

阿原无声地看了看丈夫。

秉淮语含深意地说道:“他有这份心,我们也不好拂了他的意。索性阿璃还小,且慢慢来吧。”

阿原欲言,看了看旁边的阿璃,觉得当着孩子,有些话终是不方便,只好收了口。

那前面引路的崔府的马车里,因顾着后面的牛车,行得甚是缓慢。崔玦父子坐在车内,崔浩想是无聊了,正拿着一本书看起来。

崔玦看了看儿子,说道:“我不提倡你现在研读《老子》,你尚未到年岁,欠缺阅历,许多东西看来如纸上看兵。”

崔浩擎着书,回道:“只是略加翻阅而己,并未细读。”

崔玦于是问道:“今日见了秉淮世叔,作何感想?”

崔浩认真想了想,说道:“无甚多的感想。却比浩儿以为的知礼,不比浩儿以为的不羁。”

崔玦轻声笑起来:“你果然是受别人偏见影响甚多。往后你可多多向你世叔请教学问,多多相处,看看他是否真如别人讲的无礼不羁。”

崔浩分外严肃地争辩道:“浩儿所听别人所言,俱是事实,因此才下判断。世叔秉一世之才,隐乱世之野,人在内却拒登门访者于外,居贵榻却脱履去袜置于旁侧。所行所为,远非知礼君子所能为。”

崔玦笑道:“你才七岁,所以为的君子不过是所谓的君子。你日后多和你世叔相处请教,时长日久,才知道什么才叫君子。”

崔浩困惑地看着父亲,问道:“父亲难不成以为,世叔那样的才叫君子?”

“你后面有的是时间去用你自己的眼睛分辨什么是君子,不须为父来教导。”崔玦只是笑,转了话题,问道,“你世叔家的阿璃,你看着可好?”

崔浩这次倒是将手中的书放下了,认真地回道:“比那几个公主小姐不知道好多少倍。”

崔玦一下子笑起来:“好到哪里?”

“阿璃性情纯净,不似那些公主小姐,骄奢蛮横,自以为是。”

崔玦感兴趣地“哦”了一声:“你说阿璃好,自是真的。你说她性情纯净,却是哪里纯净?阿璃我看着,是人小鬼大,数个心眼儿。”

崔浩认真说道:“她即使百个心眼儿,却知礼知理,心里装的也不全是自己。”

崔玦越发笑得开心:“你能看到这个,我倒是欣慰了。阿璃被你世叔养得这般好,你还以为你世叔是个无礼不羁之人吗?”

崔浩默了一默,到底是个孩子,有些不服气父亲说的话,想了一会儿,说道:“世叔若果真与世人不同,却因了何故,效仿世人,牵牛做车?南地牛比马贵数倍,且牛车极奢,内铺豪裘。竟比父亲送过去的裘衣还要贵重许多,世叔原来也和世人一样。”

“你只知你世叔牛车内豪奢,却怎未注意到牛车外面极简极朴?”

“南边战争迭起,强盗横行,世叔既是聪明人,自不会将财外露,平白招抢。”

“以你世叔的声望,即使盗贼纷至,只凭几国君主许的‘官盗无加害’,即便牛车金镶玉盖,又有哪个强贼敢上手加害?你世叔若是不羁之人, 何须如此低调,连回来都是悄然而行?”

崔浩抿了抿嘴。他虽不服气,却也知道父亲所说非虚。世叔在南边乱世,曾因被穷兵误闯了家门,回头便被知晓此事的上司处死示众了。

秉淮为人虽常被世人诟病,上位者对其却是推崇极至,全因他一身经世之才,却也无纬国之志。

崔玦看了看儿子,见他虽不服气,却也未强持己见。于是说道:“你世叔此次决定迁到这边,你以为是为了什么?他于乱世之中,尚且无人加害,哪里去不得,非要回到这他并不喜欢回的北地来?”

“世叔为何宁肯避于乱世也不愿回到北地来?”

崔玦却并未回答,只是说道:“当初你祖父携了崔府上下,弃了清河的根基,举家迁到此地,你以为是多么轻松的决定么?你祖父是为了什么,你世叔自然也是为了什么。”

崔浩吃惊道:“父亲曾言,当时清河士族,骄奢糜烂,士族子弟皆不成器,祖父因怕误了父亲,因此狠心弃了清河家业,追着先帝来了此地……世叔居于乱世,并不与外界往来,且阿璃养在闺中……”

崔玦笑着摇摇头:“你只听爹爹一语,你与你世叔亲近,只有你的好处,没有坏处。”

崔浩虽不得解,对父亲却向来是尊崇的,便没有说什么。

一行人在大雪之中,缓行慢走,因着后面的牛车缓慢,到城门的时候,太阳将是西斜欲下了。

崔浩的家人才往城门处递了腰脾,便听对面有人说道:“是崔大人回来了么?赶的正是时候,皇上宫里却是传了口谕来,着崔大人带崔公子入宫相叙。听说大人出了城,正着急要寻找。”

家人一抬头,却正是宫里出来的内侍官。

连忙说道:“中贵人见谅,却是我家大人远道来了朋友,因此去迎接一番。这便告知我家大人,贵人稍待。”

飞速回到车旁告与崔玦。

崔玦很是诧异,日之将落,离宫门下锁不远,这个时候皇上令他带子入宫?

虽有疑惑,不得不从。

只好说道:“事情既急,你去后面跟秉淮先生说一声,顺便护送送他们一家回宅子。说我明天带公子上府拜访。府上你派人回去告知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