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美人请上轿

第7章 有女曰琉璃(1)

美人请上轿 左霏 2136 2016-03-25 15:38:29

  第二日雪霁天晴。有道是,下雪不冷化雪冷。

这一日,却是冷得风吹如刀,寒意削面。

阿璃赖在被窝里不肯起床,聂阿姆也舍不得喊她。她的阿娘却是过来了。

“今日看着有客上门,你不起床,难道是想让人笑话不成?”

阿璃窝在温暖的被窝里,本要赖上一赖,一听有客,立刻想到说的定是昨日出城迎他们的那位极俊雅的崔伯伯,自然重点是那个更俊秀,还送了她许多玩意儿的崔家哥哥。

“崔家哥哥也会来么?”

阿原笑了笑:“阿娘哪里会知道?不过你崔伯伯昨日说了来,除非有要事在身,耽误不得。否则听说了你这赖床的模样,不知道……”

话点一半,以阿璃的聪明,自然知道,崔伯伯知道了,便是崔家哥哥知道了,崔家哥哥知道了,不晓得还会传给谁知道。如果都城传遍了……

立刻脆声喊着“聂阿姆”,裹着被子坐起来:“阿璃要起床了!今日有俊哥哥要上门!”

阿原见说动了女儿,便笑着离了女儿房间,去了前院。

对正坐在餐桌前,等着女儿起床好用早餐的秉淮说道:“崔浩那小子定然是受了崔家兄长的指使,一个照面便收买了阿璃。那孩子不错,给阿璃作个哥哥我还是喜欢的。我只担心崔家兄长动了定亲的心思……”

秉淮笑道:“咱们阿璃才四岁。兄长即使真有此意,也要等到十年后。我们只有这一个女儿,我还想留她到十七岁再嫁。十几年时间,全都城子弟不知凡几,阿璃有的是时间慢慢去寻中意的人,你担心什么。”

阿原却仍是愁眉不展,忧心道:“你看崔浩那小子生得那番模样,全都城子弟虽不知凡几,能比过的又能有几个?若不是南边战乱,怕误了阿璃的婚事,我们何苦扔下那边的家来这北地?阿璃找个什么样的夫君都好,我只不喜欢她嫁入官家府邸。兄长心有报负,是一心要攀高位的人,他这个儿子想必也是个不差的。只不是我们阿璃的良配。”

秉淮却并不担心,笑道:“叫我说,你有时间为十年后空担心,不如带阿璃到寺里去拜拜。这种事情,与其搁在你心中,不如交给菩萨。”

说得阿原却是笑了。

秉淮说得妻子松了心情,才宽慰道:“我不愿阿璃涉身官家,兄长是知道的。他愿意浩儿和我们亲近,大约是存了浩儿求师的心,未必有婚嫁的意思。且崔家乃清河旺族,婚嫁最讲门当户对。我们是白衣俗户,这门亲事即便兄长有意,他家的太爷也不会应。你且宽心罢。”

阿原这才放了心道:“真如你所说,我便念佛了。”

崔浩在这天果真如约前来拜访。

不仅携了崔浩,随同前来的,还有崔浩的一位玩伴,比崔浩年长二岁,名字叫做元韬。

秉淮看这元韬,身量颀高,骨骼宽壮,看身材,比崔浩足足高了一个头,寻常孩子从未见过有如此身量的。这孩子脸正腮方,很有刚毅之风,小小年纪,却深具武者风范。

向秉淮行的也是武者的礼,开口便尊“高公”,说话甚是有方:“听崔公说有高公自南边来居,闻高公盛名已久,甚是仰慕,因此央了崔公上门拜见!知先生平日不拘小节,极爱烹茶。前些日子积了些山巅雪水,今日携来,送与先生煮茶一用。”

一边说着,一边奉上来一只通身玉色别无花纹的柳叶瓶,那瓶中水声荡漾,果是有水相盛。

秉淮并不伸手去接,只是说道:“你既知我,也当知,我向来不收他人之礼,不接他人之物。”

那元韬便笑道:“知道。高公取了水,只将这瓶还我带走便是。”

说得秉淮倒是高看了这元韬两眼,笑道:“年轻一辈里面,倒少见如你一般通达者。”

元韬见秉淮先生肯接他的雪水,脸带了喜意:“因知高公性情,不敢私送物件。这雪水是我今冬第一场雪南山骑猎时采的,崔公言说,武者也当存文人情怀,方体文者雅意。又教我于梅树下埋坛相存。今日却正好用到了实处。”

秉淮点点头,说道:“既你送了水,少不得煮些茶与你们同饮。正值天寒,我却正好于前些日子得了些许好茶,正合适这天气煮来暖胃。”

转头笑着看阿原,“有劳夫人将我那煮茶的器具摆出来。”

阿原正多看了那元韬几眼,一听夫君使唤,当下笑道:“不是什么大事,我这就是摆茶具与你们。”

转身去了茶室。

元韬欢喜笑道:“能得高公亲手煮茶,也不枉了我山巅取的这雪。”

秉淮笑道:“得了好水, 自然要配好茶来煮。”

崔玦看秉淮对元韬带了喜欢之意,悄悄放了心,面上笑道:“元韬与浩儿从前常玩在一处,以后要在一处读书。日后免不了过来讨教课业。他们两个,不是我自夸,都是聪慧通透之人,秉淮替我多操心罢。”

秉淮说道:“我别无所长,书倒确还读过一些。与小辈一起论一论古今,也使得。”

这便是应了的意思了。

崔玦喜得笑容满面,在当下说道:“不若让他们两个拜了你做老师,一并受教。”

秉淮说道:“浩儿本是自家侄儿,元韬既是浩儿玩伴,也非外人。自家人,何须拜师那般生分。但有疑难,只我能解,只管前来便是。”

崔玦说道:“使得使得。”

崔浩和元韬一听,赶忙向秉淮施礼道谢。

秉淮便对崔浩说道:“昨日你送了阿璃礼物,她甚是喜欢。那些礼物甚是有心,做得也精巧,知道你花了心思。阿璃昨日特意挑了一方砚,说要送与你回礼。”

崔浩未曾表示,崔玦先笑道:“阿璃挑的砚,必是好砚。”

心里知道,秉淮的砚哪里用挑?块块是精品。

秉淮笑道:“她在南边,并无兄弟姐妹,少有玩伴,如今多了哥哥,对她如此好,自是欢心。那砚她定要亲手送,却又恐跌了手,因此一直在房里没有过来。让下人领你去,将那砚领了,也了了她的心意。”

又看了看元韬,说道,“元韬若想转一转,也要跟着一并走走。我书房里有一本兵法陈析,你若喜欢,走的时候一并带走就是了。”

元韬大喜,又是数声道谢,却是真心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