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一百一十五章吴氏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35 2021-04-14 18:21:31

  京城,镇国公府

  “夫人,这是世子的来信。”

  书香气息浓厚,布置高雅的书房中,镇国公世子夫人吴氏,一身低调奢华的暗金秀牡丹花纹的华衣,正在拿着一卷书在看的入神,身边的嬷嬷推门进来将书信放在她手边。

  这位世子夫人吴氏虽然是三十多岁的年纪,可保养的很好,就如同二八少女般,鹅蛋儿脸上一双美目眨了眨,放下手里的书,素手拿起手边的信问身边的嬷嬷

  “听说国公他们打了胜仗,应该不日就可以回京了吧?”

  身边的嬷嬷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年纪,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脸上的皱纹也不多,一看就知道,即便这嬷嬷是个下人,也是没有干过什么重活儿的。

  “回夫人,是快要回京了,只是不知为何忽然又让人快马加鞭的传来一封信。”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看向这位自己伺候多年的主子,就见这位主子在看到了信后,面色沉沉的,似乎是生气,或者很愤怒的样子,这可是只有在当年世子纳妾的时候才见到过,莫非这次世子出去打仗,又纳妾回来了?

  这么一想这位嬷嬷立刻大气都不敢出了,就等着夫人吩咐去收拾哪个院子出来。

  将信给折叠好后,世子夫人面色阴沉的闭了闭眼睛,随即睁开眼睛看向一个方向,书房内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一旁的嬷嬷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仗着自己伺候主子多年有些情分,犹豫的小声开口问“夫人?”

  就见世子夫人的手指在书桌上敲了敲,半响没有回答她的话,随即才道:

  “去将小姐叫来!”

  嬷嬷心中一万个为什么在酝酿,真的很想知道那疯信到底写了什么,为何夫人会这个样子?

  而且,又为何要叫小姐过来,难道是关于小姐的婚事?

  这位嬷嬷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就急急的去找大小姐去了,如今这位大小姐可是跟郑国公府的世子定亲了的,可别是亲事有什么变化啊?

  嬷嬷走后,这位身材保持很好的世子夫人也起身,她起身的时候晃了晃,实在是被信上的事给震惊到了,不过,她要稳住,对着外面道:

  “善琴,去给我端一盏白水来。”

  “是夫人!”

  站在外面的善琴应声而去,随即给她端了一盏清水过来

  “夫人怎么想起要喝白水了?”

  “嗯!”

  善琴见夫人面色不好,口气也不好便缩缩脖子,平时夫人对她可是最好的,这会儿怎么气压这么低了?

  不时一位身穿火红撒花百褶裙,行走间环佩叮当的娇俏少女,面容不像是世子夫人吴氏,反倒是更像世子多些,她走进来就朝着世子夫人扑去,来到她身前撒娇

  “娘亲您唤我来可算是将我从郝嬷嬷的魔爪中解救出来了,你不知道,郝嬷嬷教的规矩格外严厉,您的宝贝女儿我的腰都快累断了。”

  世子夫人深吸一口气,淡淡笑了笑,拿出一块羊脂白玉,说出刚才想好的说辞

  “郝嬷嬷虽然严厉,可她是宫里出来的,教导的规矩都是极好的,你跟着学是不会有错的,日后你嫁入郑国公府也会让人对你另眼相看。”

  说起自己的婚事,这娇俏少女脸上就是一道绯红

  “娘亲打趣玉儿,玉儿不依啦!”

  吴氏扯扯嘴角道:“这羊脂白玉可是我的传家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赵美玉就伸手要拿过她手里的玉佩,被她伸手挡回去,并且对一旁伺候的人道:

  “你们都出去。”

  一旁伺候的人对视一眼齐齐躬身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吴事和赵美玉母女二人

  赵美玉不解的看向一旁的母亲

  “母亲?”

  吴氏面色淡淡道:

  “这传家宝需要滴血认主,玉儿你将你的手指扎破,血滴在这玉佩上看有何反应,这玉佩若是认你为主,就会将你的是这滴血吸收。”

  赵美玉听了眼睛一亮,果然拿出自己头上的簪子在手指上轻轻一扎,便有一滴血珠渗出。

  大周朝民风还算是开放,不少女子都可以学习骑射,镇国公家还是以军功起家,女子学点功夫和骑射都是可以的。

  她手指上渗出的这滴血滴在羊脂白玉上确是没有任何反应,吴氏眉眼间有些凌厉之色一闪而过,不过此时的赵美玉并没有发现,她一心都在这枚白玉佩上。

  她看手指上的血滴出的那枚羊脂白玉上没有什么反应,不由觉得有些怏怏的。

  “母亲,”

  “出去!”

  赵美玉惊讶极了,她没想到娘亲竟然会这么冷漠的对她说出这两个字,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一旁的娘亲

  “娘亲?”

  “我说出去,你没听到吗?”

  赵美玉吓的脖子缩了缩,这样的母亲是她十五年来从未见过的。

  委屈的大眼眨巴眨巴,眼睛里面瞬间就蕴含了泪水,哼一声,转身跑出了书房。

  外面的下人见大小姐这样跑出去,都有些大气不敢出,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那句神音凌厉的出去她们还是听到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进去,就听里面一声

  “将门关上!”

  刚才去传大小姐的嬷嬷赶紧上前将门关上。

  书房内,吴氏看着手中的羊脂白玉佩上面那滴殷红的鲜血。

  眼神犹疑,将白玉佩上的那滴殷红的血珠给倒入白水中,然后从一旁那出裁纸的小刀在自己手上划了一道口子,一滴血珠滚落在那盏白水中。

  看着两滴血珠久久没有融合在一起,吴氏颓然,身形一晃坐在凳子上,眼神有些茫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如果美玉不是自己的女儿,那她生的女儿去了哪里?

  是谁?是谁换走了她的女儿?

  能在她眼皮底下换走她女儿的人,必然是这镇国公府内之人。

  吴氏嫁入镇国公府后,只生了一儿一女,儿子便是如今世子爷的长子,女儿就是这赵美玉了。

  儿子七岁就被世子爷带去外书房培养,能见到的次数也只有每天晚上用膳之时。

  这女儿却是在她身边长大,是谁,让她一腔慈母之心错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