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一百一十四章身世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50 2021-04-14 16:47:47

  随后李家柒将阵法一奉上直接就升上了千户,他的升值速度跟他的武力是成正比的,当上了千户之后,练习几场仗下来,他带领的那千人伤亡是最少的,他自己也在对战之时趁机杀了对方的一名主将,再加上他的表现,直接就被封为了副将。

  苏苍耳这边的事就是发生在他被封副将之后的一个月里,那天晚上,苏苍耳回到家后就见李家几人大晚上的都在院子里等着她,见她回来都松了口气。

  “你这是玩儿疯了啊!这个点儿了还知道回来,咋不直接在山上过夜呢!天都黑了也不知道回来做饭,你那锅谁能用的好?”

  这把李婆子给气的,天都黑了她还不回来,李婆子都以为她走了,真是又气又急,将她给吓的不行,这会儿可算是见到人了,她这口气才算是顺畅了。

  苏苍耳挑眉问

  “你们还没吃饭?”

  “吃了!”

  这回答差点将她给逗笑“咳!那个我在山上也吃了,这都快半夜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要不是等你俺们还不早就睡了,折腾,睡了睡了!”

  李家捌和李家玖,李家拾见她无事回来,也都松了口气回屋睡觉去,李老爹也跟着李婆回屋睡了,苏苍耳站在原地笑笑,这是李家人担心自己一走了之了?

  她是回家睡觉了,荣王那边可是乱成了一锅粥,原本苏苍耳想的是挺好的,荣王死后,荣王的势力必定人心浮动。

  其实主要还是荣王自己没有孩子,如果有个继承人也不至于这样,就是有个女孩子,或者两三岁的儿子,他的幕僚们都能将其给弄到前面来当噱头。

  可荣王没有啊,别说荣王了,就是贤王都也只后一个世子,然后膝下再也没有所处过。

  倒是当今皇帝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公主,然后就膝下就再也没有所处过,至于为何,这事就是他们几兄弟互相斗法的结果了。

  谁让荣王最倒霉,两个哥哥都给让人给他下药,然后他就种了两种绝子药,导致一个孩子也没有生出来。

  他造反纯粹就是为了泄愤,一生无子这个事实他后来知道以后,就一直在准备造反的事。

  如今他死了他的势力分成了两股,一股去了贤王那里,一股往京城,直接投向了当今皇上,以前的齐王。

  贤王那里正缺人呢,原本这些人去了正好可以让连续的战败多一些缓冲,结果那些人见贤王的大军连战连败,念头一拐就去了镇国公那里。

  镇国公得了这些人荣王的人,并且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知道荣王被神秘人给杀了,正好,一鼓作气的连续几个月的猛攻,就贤王给拿下了。

  这一消息就振奋人心了,镇国公拿下的贤王,贤王自刎,贤王世子也自戕,贤王一脉算是彻底完了,此时已经秋收,逃走的县令又回来了,用一张春秋笔法的奏折解释了他为何逃走,然后将功补过的在治理百姓。

  靠山村的村民们也算是松一口气了,正好如今秋收,他们也能放心的收稻子,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大仗波及到他们没法收稻子。

  作坊也开始干活,贤王都被杀了,这如今是皇帝一家独大,也乱不起来了,那这生意就还能继续做。

  李家陆带着被苏苍耳吓的跟鹌鹑一样的苏三回了镇上,准备继续做腐竹的批发。

  这个时候,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了,靠山村又被一个消息炸锅了。

  始作俑者还是李家柒这小子造成的,他之前见那镇国公世子将军有些眼熟,后来仗打赢了,他两个多月没有洗澡了自然是要找个地方洗澡的。

  镇国公世子就带着几个他看好的福将,为了表示亲近,就带着他们一起去这城中开的澡堂子里洗澡,两个月没有洗澡真是一点都不夸张,如今能洗澡了还是跟世子将军一起去,他自然是高兴的。

  就是洗澡的时候,见到镇国公世子的肩头一枚铜钱一样的红色胎记,他脑子立刻就想到了当初那次见到他家媳妇儿穿着那奇怪的吊带小衣,露出肩膀和手臂,肩膀的位置也有这么一个铜钱胎记。

  难道?

  “世子将军,你这肩膀上的胎记还真特别!”

  世子被问就哈哈哈的大笑,一旁和他关系好的将军就道:“你小子眼睛还挺好用,这可是咱们世子家的标记,世子的两个儿子身上都有,这才叫奇特呢!”

  “那女儿身上有么?”

  这话一出,在场之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你小子,问的什么问题,这种事我们可不知道,只能问将军自己了。”

  将军就道:“女子应该是没有的,而且就是有也是十岁之后才会显现出来,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你小子怎么对我这胎记感兴趣了?”

  李家柒挠挠头“这个,”

  他小子是个奸猾的,看看这里十几号人呢,他自然是不肯说的,就道:“没事,就是好奇而已,嘿嘿,我还没有见过这种遗传胎记呢,怪稀奇的。”

  众人听了他的话都笑,之后世子没有笑,他眼神微眯的看了眼李家柒,事后将李家柒单独叫到营帐中谈话

  当营帐中只有他们二人的时候,这位世子才问

  “说吧,你今天问本世子胎记的事,可是还有别的什么问题?”

  李家柒就再次打量一番这位世子,蹙眉想了想还是道:

  “不瞒世子将军,我媳妇儿身上也有这么个一摸一样的胎记。”

  “哦?这世上之事无奇不有,可能,只是巧合罢了!”

  他虽然是这样说,面上还是多了几分狐疑,就听李家柒继续道:“我媳妇儿是我那岳父在她还是襁褓中婴儿之时从我们村里那条河里捞上来的,我看了剥着她的襁褓,应该是富贵人家才有的东西,就是不知是什么样的人家,将一个婴儿给放入河中?”

  镇国公世子面色凝重,想到了一件事,当初他家夫人和老二家的同一天生产,他家夫人生下一女,老二家生下一个死胎,难道,这里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这件事你暂时不要对别人说,我休书一封让人去查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