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一百零三章吃肉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06 2021-04-08 16:21:29

  “这小狼崽子还怪好看的。”看完小狼崽子,再去看这一地的狼尸,又有些想要晕了。

  闻着作呕的血腥味儿,看着不远处正在给黑狼上药的老七媳妇儿,见她上完药就问

  “这么多狼你准备怎么弄回去?”

  苏苍耳看了看这满地的狼尸道:“没事,一会儿我找个两根树枝和藤条将这些狼给绑上拖回去就行了。”

  “这样也行?”

  “行的!”

  简易的担架苏苍耳还是会做的,说着就要去找适合的材料

  “我跟你一起,可不能一个人在这里,太吓人!”

  李婆子就看着苏苍耳做了个简易担架,挑拣了十头狼尸给带上,还有十来头没有拿,一只手在那建议担架前面一拉,竟然就这么的直接将那担架给抬起来了。

  “娘,走吧,今天下午只能这样了,这些东西咱们先找个地方放起来,等天黑了再运回家。”

  “中!是要等天黑运回家,不然这可不要吓死人啊!”

  她们婆媳两人找个地方将东西给藏了起来,然后就在周围,苏苍耳教她认了几种草药,三七是主要的,她都在想要不要大面积种植三七了。

  如今李家柒一身内力去了战场,战功是不用说的,就是不知道他能走到什么样的高度,能不能真的弄个将军当当。

  而战场上刀剑无眼,难免有受伤的时候,就不是他,别人也会受伤,十年安定,不知道那些药农的地里有几亩是种了三七的。

  摇摇头发现自己想太多了,这些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晚上将石头狼尸都给弄到家里,趁着夜色将狼皮给剥了,好在李家柒那小子听了她的话在家里打了口井,她用水也方便

  “娘你困了就去睡吧,我将这些皮子弄好也去睡了。”

  大半夜的,李婆子是真有些熬不住了,看一眼已经都被剥了皮的狼肉,大晚上的也挺瘆人

  “那行,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李婆子是上炕倒头就睡了,他实在是坚持不住。

  剩下苏苍耳一个人就好弄多了,她将那些狼肉都给分成块,看了看他们家的盐,估计不够腌制这话些狼肉的,而且她其实也不太喜欢吃咸肉,偶尔吃一次还可以,要是经常吃可不行。

  就将那些肉给趁着夜里给炖了,大晚上的这肉香味儿飘出了老远,就连李婆子做梦都是在吃肉。

  将他们家的调料都给用上了,才将那十只狼的肉都给煮熟卤上。

  她一晚上没睡也精神不错,一早上李婆子就是被肉香味儿给香醒的,吸吸鼻子这可真叫一个香啊!

  这些狼肉太柴了,她做的时候就将那些狼肉都‘全身按摩’了一遍,其实就是用内力都给将肉给打的松散了,然后再煮的,这样就不会柴了,而且做好的狼肉软烂好吃。

  将卤好晾凉的狼肉收近空间中两只,剩下八只,足足装了几大盆,被她拿出两只分给其他几家,都给分好了放着,然后剩下的再给葛郎中送一只,她自己和李婆子就有五只狼的肉可以吃。

  当然吃不了的她都给晾干了放进空间,或者挂起来风干这样也不会坏。

  “这是都给炖了?”

  见李婆子起来了,苏苍耳就笑

  “是啊!反正也要弄,就趁着晚上都给煮出来,卤了下,娘您一会儿尝尝,我觉的还挺好吃的。”

  “那行,我尝尝。”

  咽下要流出来的口水,李婆子洗把脸漱个口就赶紧到厨房去吃肉了,别说,这老七媳妇儿之前才成亲那会儿,做个饭都差点将厨房给烧了,这会儿做出来的东西还怪好吃的。

  三嫂何氏她们来了后都闻到了香味

  “你家这是昨晚杀猪炖肉了?咋怎么香呢?”

  李婆子不说话,看她一眼继续吃肉,她都不知道咋跟人说昨天的事,说出去谁信,别再以为她疯了。

  苏苍耳见李婆子不打算说话,就道

  “昨晚儿山上有几只狼跑下来了,正好掉到了老七之前挖的陷阱里,我们半夜被吵醒就将那几只狼给收拾了!”

  两个嫂子一听有狼下来,那还得了?

  “你跟娘没事吧?这咋会有狼下山呢?”

  苏苍耳摇头“不知道,好在老七走之前特地挖了陷阱,这不是没事么,对了你们将你们家的肉拿回去吧,我给分出来几份儿,你们都一家拿点儿,二嫂家和五嫂家的,两位嫂嫂帮忙去送送吧,大哥家的,大妮你先吃点儿,然后带点回去,再让你娘来拿,你可拿不动。”

  大妮儿哎一声,就跑去她奶眼前儿,李婆子看她一眼,递给她一块肉,大妮儿接过去张嘴就是一口,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一块肉,原来大肉的味道是这个样子的,真香,太香了!

  今天李家几兄弟收到肉的都来她家关心了下,看看人有没有事,然后就被李婆子给撵回去了,看什么是看,谁有事她也不能有事!

  时间一晃就过了冬天,这一冬天苏苍耳下午多是去山上练功顺便和她剖腹取出的小白狼玩玩,小白狼的娘也活着。

  头狼每次见到苏苍耳都想告诉她,那次的那批狼群不是无缘无故到这边山头来的,是有原因的,奈何它一头狼实在是无法表达。

  每次只能嗷呜嗷呜的叫,苏苍耳也听不懂,她又不是有那能听懂动物说话的异能。

  头狼每次都很焦急,奈何表达不了只能怏怏的撇一眼苏苍耳,反正她那村子如今也没事,等真有事再说吧!

  也不是它不想带人去那边山头看,实在是那边不是它的地盘,去了就有被灭的危险。

  眼看下雪猫冬的时候她还是依旧的每天上山,李婆子叹气,这儿媳妇是能人啊,她管不起,就帮看着家和家里的兔子鸡鸭吧!

  转眼冬天过去,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李家陆从镇上带了个坏消息来

  “听说荣王的军队要打过来了,而且要经过咱们县,最近县里镇里都人心惶惶的,我们的生意也不好做,县令有不少富裕人家都搬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