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第一百零二章没晕成

农家悍妇又美又飒 南宫婉 2060 2021-04-07 22:27:10

  “娘你放心,我看看这狼是不是难缠了,如果是的话,我看看能不能帮它一把!

  李婆子听天书一样

  “你?”

  “嗯,娘你要是不放心就跟着我。”

  苏苍耳蹲下身看了看这头狼的情况,见果然是难产,而且有些快不行了,伸手摸摸它的肚子,感受了一下,里面的狼崽还有微弱的动静,如不快点拿出来的话怕是这头母狼和肚子里的小狼都不成了。

  剖腹产,这个东西,她没有实践过啊!

  就是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宿舍里有个室友,她是学医的,然后一次回来给他们说起过剖腹产看似一刀下去,等缝针的时候那肚子里的肉什么的有好几层,当时她为了吓唬我们,特地说的很详细。

  这个时候自己只能姑且试一试了,不然这头母狼和它肚子里的小狼也是要死的。

  转身从背篓里拿出半路挖的三七放在一边,又从空间里找出了创伤药,还有缝针的针线,看的李婆子一脸呆愣,忍不住探头去看看,这老七媳妇的背篓里到底藏了多少东西,咋还有缝针的针线呢?

  然后就见老七媳妇儿开始,好家伙,这是要干啥,哎呦,不能看了。

  她赶紧将头给撇向一边儿去,因为这个时候苏苍耳已经用刀开始将那母狼的肚子给划开了,要不李婆子怎么能转开头,实在是这样的场景太骇人!

  但她眼角余光还是忍不住的看过去,就见这老七媳妇儿的手伸进了那母狼的肚子里,将那母狼肚子里的小狼崽子给掏了出来。

  “嘶!”

  一旁的狼群也是躁动不安的,有狼想要上去阻止苏苍耳,被两头狼给拱了回去,这就能看出来这头狼在狼群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嗷呜~嗷呜~”

  苏苍耳蹙眉,她正将小狼给清理干净,然后清理出胎盘等准备给母狼缝合伤口,就听到不远处有又有狼叫了?

  片刻后不远处就跑来一群狼,这边的狼群和另外一边的狼群瞬间对持起来,明显两边的狼群不是一伙儿的。

  李婆子真是活久见了,这都叫什么事啊!

  早知道不跟着上山了,这遇到一群狼还不算,还要给狼接生,而且是那么血腥的剖腹,取崽儿,这会儿又遇到了一群狼,看样子这是要打起来啊!

  她腿之前就是抖的,这会儿直接坐到地上了,吓软了,站不起来了,没有吓尿已经还是她定力好了。

  苏苍耳正在给母狼缝合伤口,余光瞟见两拨正在对持的狼也是蹙眉。

  在李婆子面前不能使用异能,但是内功这事是交过底儿的,只是她这会儿在缝针,无法动手。

  却是见那两边儿的狼群头狼之间嗷呜,嗷呜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然后两边儿就打在一起。

  李婆子真是要吓死了,这狼群是打起来了,这互相撕咬的,哎呦,不行了,太刺激了!

  眼看一头狼要冲过来咬李婆子,吓的她嗷一声,本能的举起棍子就要挡,却是被这边儿的头狼一爪子将对面的狼给拦住,然后和那只狼撕咬在一起,竟然将那只狼给咬死了!

  这场面,堪比大片儿,李婆子好悬没有晕过去。

  苏苍耳加快速度,用三七汁液消毒,缝一层用金疮药撒一点,直到最后缝完。

  另外一边儿,又有一头狼朝着她来了,她才倒出手,正好试试手腕上的藤丝好不好用。

  用布巾擦了擦手,然后手腕一抖,藤丝就朝着那头狼打去,她特地控制了一下长短,没想还是一下将那头狼给切成了两半儿,这就有点血腥了。

  李婆子正好见到这一幕,一翻白眼儿就要晕倒,苏苍耳赶紧过去掐人中,又将人给掐清醒了。

  大口喘口气,李婆子真是觉得要死了,心脏受不了。

  “你,”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又有两头狼突破了这边狼群的防御冲了进来,蹙眉说了声“娘等会儿再说,我先将这些狼给解决了!”

  这个时候她想着,可不能再用藤丝直接将狼给切成两半儿了,这狼皮看着不错,不如弄回去做衣服。

  卖是卖不上价钱的,毕竟它们打斗的时候都是抓咬的,身上的皮毛都受伤了。

  这么想着她就干脆直接用内力灌入藤丝,拿着藤丝对着一头狼的脑袋斩去,就跟切豆腐一样,一下就将那头狼的脑袋给切下来了。

  藤丝上竟然是半点儿血迹都未沾上,不得不再次感叹,葛郎中当真给了她一件好宝贝。

  藤丝一甩,又将另外一只狼头斩下后,她想着这样太血腥了,就改成直接用藤丝穿透狼的脑袋算了。

  一头狼从她背后偷袭,李婆子要吓死了,就见老七媳妇儿,抬脚就将那冲来的狼给踢飞,撞在树上滑落下来,再也起不来了。

  咽咽口水,小心的看着自己家老七娶的这个媳妇儿,怪不得老七死活非要娶,这也太厉害了!

  想想老七如今也厉害,哎吗!这两人在一起正好,就是不能打架,不然,感觉老七好像不一定能打过老七媳妇儿呢?

  而且这两人一打架,这屋里的东西还能有件好的么?

  哎吗,她都在想什么了,这,这,到处都是狼血和狼的尸体,看着她用那细细的线,抬手一下就取走了一头狼的性命,这不上战场都可惜了,太厉害了!

  等将来犯的狼群里的狼都给解决了,她这才手腕一阵,将藤丝给收起来。

  李婆子看看她手腕上的镯子,感情那细线还是藏在镯子里的。

  这一年苏苍耳都在这片山里转悠,都没有见到第二波狼群,真是怪了,怎么会突然多出一群狼呢?

  想要问问这边的头狼,见它也是受了不少伤的样子,而且自己说了它也不会动,算了,直接拿起金疮药对它招手

  “过来,给你上点药吧!”

  头狼乖乖的过去,任由她上药,这会儿她家跟上山的狗子来福,才怂怂的从那肚子上缝针的母狼身后出来。

  李婆子没好气的用手里的棍子敲它一下“要你能干点啥?”

  见苏苍耳给那几头狼上药了,然后去看那头才从狼肚子里逃出来的小狼,这毛还挺白的,四只爪子是黑的,跟穿了鞋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